法轮大法翻开了我生命新的一页

更新: 2020年05月02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一年六月十四日】我是渥太华的大法弟子。时间过得真快,从我得法到现在已快两年了。回顾自己的修炼过程,自己身心的巨大变化,使我由衷的发自内心的呼喊:“法轮大法好!” 在师父传大法九周年之际,我想以我在大法中的修炼历程,来向师父及广大同修们做个汇报。

一、“四.二五” -- 我人生的转折

修炼法轮功以前,我因全身疼痛,任何止痛药物都不管用,经常疼痛难忍而满地打滚。我虔诚的跪下来祈求天主,圣母,佛,神来拯救我,但都无效。后来我被诊断为红斑狼疮,每天用药强压住疼痛,每三个月到医生那里抽血化验等。朋友们也介绍我学了些气功,但都没有任何效果。1999年4月25日,从CBC新闻得知中国法轮功学员在国务院信访办和平请愿,这是我第一次听到“法轮功”。我向周围的人们打听,但没有人真正的了解。一直到1999年7月3日,我接触到《转法轮》这本书,我被书中的内容所震撼,我一口气读完了全本书。我豁然明白了许多道理,明白了人生的真正意义。我知道这就是我一直在寻找的,当时我内心的感觉是无法用语言形容的,那是我人生中最有意义的一天,是我人生的转折,从此我走上了修炼之路。

二、 告别沉疴与药罐,得大法枯木逢春

李老师要求真正修炼的人要修炼自己的这颗心,叫修心性。并且看淡名利情,按照“真善忍”要求自己。我当时就知道这是一本天书,我知道了得病的真正原因,既然我已下决心修炼了,我就要把自己当成一个真正修炼的人。当天,我就把全部的中药,西药及维他命全停了。我先生认为我疯了,只有我最明白,不要说生生世世我做了多少坏事,就是今世都做了不少错事,讲了多少错话,真是庆幸师父慈悲让我得法。

2000年2月我回台南过年,就地参加了九天学法班,第一天晚上在回家的路上,就与另外的机车相撞,从机车上飞出去。没过几天我又与汽车相碰。正如师父在《转法轮》第三讲117页所说的,欠债要还,所以在修炼的路上可能要发生一些危险的事情。但是出现这类事情的时候,你不会害怕,也不会让你真正地出现危险。九天学法班过后,我每天早上四五点钟就骑机车到公园与台南的同修们炼功学法。大约三个月的时间,我五月份回到渥太华,同修们发现我变了!因为我不但身体好了,而且脸上的皱纹也减少了,黑斑也不翼而飞了。就像师父在《转法轮》中写的:“性命双修的功法,从外观上给人感觉很年轻”。

我是一名修炼法轮大法的真正受益者,大法不仅使我身体发生了巨大的变化,我的心灵也得到了不断的净化,现在我心态祥和了,平静了,是法轮大法让我脱离了病魔缠身的苦海,我在法轮大法中重获新生。

三、 在正法中得法,融入正法进程中

邪恶历时近两年的对法轮功的诬蔑攻击、对法轮功学员的残酷迫害是令人发指的,这一切已遭到国际文明社会的一致谴责。在这个全宇宙正法的特殊历史时期,我有幸在正法过程中得法,我倍感大法的珍贵与殊胜,我心中升起无限的神圣与坚定,我一定要坚定正信正念,坚修大法紧随师,尽一个大法粒子应该做的:用理智去证实法、用智慧去讲清真相、用慈悲去洪法与救渡世人。

2000年元旦,我第一次参加波士顿法会,让我了解了为何要参加法会!让我真正体会到那真是一块净土。学员之间倾心的交流,如何在法上提高,对我的帮助和震撼都是无法用言语形容的,让我看到差距,我发誓要迎头赶上。此后,每有法会我都尽量参加,不放过任何提高的机会,同时也是向世人讲清真相和洪法的好机会。五月份我从台湾赶回来参加了多伦多学法,听到同修们的心得体会,才真正体会到学法的重要性,我知道我不能只停留在感性上认识法,我要真正地在法上提高,在法上认识法,同时将自己融入正法进程中,在正法修炼中无条件向内找,在正法中升华。九月份我参加了纽约法会,在联合国前炼功,游行,在大街小巷发资料,一眼望去都是穿黄色T恤衫的大法弟子,吓得江泽民一夥闻风丧胆,有力地窒息了邪恶,向世人讲清了真相。

12月我有幸在北美大湖区第一次见到了我们的师父,也许当时太兴奋,太激动了吧,等到师父离开后,我发现我脑袋空空的,什么也没记住。

2001年,我决定回台湾参加台湾法会,在中正纪念堂前的烛光晚会上,那片宁静,祥和,纯净的场面,深深地感动着我,激励着我--我一定要勇猛精进跟上正法进。从台湾回来的路上,我又参加了温哥华的法会,虽然规模不大,但通过与学员们的交流,使我又提高一大步。

2001年3月,我又参加了洛杉矶法会,真正体会到了邪恶势力是多么的猖狂,居然有几个被邪恶操纵的人拿着牌子在那里大喊大叫,一正压百邪,不给它们任何市场。

2001年3月、4月,我两次前往日内瓦,我觉得我应该去日内瓦揭露江泽民犯罪集团的邪恶,向世人讲清真相,阻止江泽民及其帮凶欺骗、毒害世界上无辜的人民。抱着这种纯净的心态来到日内瓦。两次来到日内瓦的感受差异很大,第一次来日内瓦,我们学员人数多,活动也多,人人不用怎么想就可以“随大流”,好像是只要想做什么正法的事,就有已经安排妥当的活动。但第二次来日内瓦,情况就完全不同了。住处不好找,一直处于动荡状态。前四天没有大规模集体活动,而且人数少,学员外出洪法炼功只能两个人在一起,这对于学员自发寻找自己一粒子的位置且在该位置上“发出纯正的光芒来”的要求比第一次日内瓦之行要高很多,在集体学法中,大家讨论如何在法理上认识到我们每一个弟子的行为都是最有意义的,同时也体会到正念正信在正法进程中是多么的重要,我们每到之处,发出纯正的正念之场,一切邪恶便荡然无存,我想只要是在正法修炼的状态上,修好的那部份自会知道该怎么做。这也正是充分发挥我们每一个大法弟子作用的时刻。

日内瓦之行使我明白了许多,其实最重要的就是我们的那颗为大法、为正法的心。
师父讲“无论是在国内也好,在国外也好,表现出来的都是一样,都存在走出来、走不出来,对正法这件事情用的心大小”(师父在北美大湖区法会上的讲法)。通过交流使我明白了,所谓走出来,并非自己的身体能不能走出来,更重要的是能不能真正的把心放在法上,使自己从内心中走出人来,从人的壳中走出来。

从到日内瓦发生的一些“不拘小节的有漏之处”,如大声说话等,使我更加体会到这些都能对正法洪法活动产生一定的负面影响,给正法洪法带来障碍和损失。在“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的经文里,师父已经提出了“时刻用正念”的要求,我想这也是到了必须改变我们最表层的时候了。

我也深刻体会到,当我们在纯净心态下,洪法的效果是最好的,师父的法身会带着有缘之人来得法。

日内瓦的湖边游客很多,我们就俩俩一组炼功。感兴趣的人很多,其中有一个男士当场就要学第五套功法,而且马上就能双盘。他向我们询问了许多有关“法轮功”的情况,并说要帮助我们。他说他义父是人权组织的官员,但现在在夏威夷渡假,但他还有别的朋友可以帮忙。看到他诚心诚意的表情,我真是由衷的为他高兴,又是一个明白了真相的有缘之人。

又有一次我们在火车站吃早点,有一位女士走过来,她在联合国工作,她说她看到了我们所作的一切,并告诉我们要安静的继续努力到底,并且想进一步了解“法轮功”,说希望下一次有机会到她家去住,并留下了她的名片。当时我的眼泪都要掉下来了,我忽然深刻的感受到,不是我能为大法做些什么,而是我们都需要大法。

我感谢师父的慈悲,决心更加精进,不断冲破人的观念,“时刻用正念”讲清真相、揭露邪恶,真正做到坚修大法紧随师。

另外,我想向世人说明的一点是,现在中国江泽民那伙人造谣说法轮功拿美国中央情报局的钱如何如何。我想告诉大家,那纯粹是无中生有的谎言。我们学了法轮功,身心受益匪浅,凭着自己的一片真心为法轮功说真话,无论到哪里去开法会、请愿、洪法、散发真相材料都是自觉自愿地自理费用,量入为出,因为我们是发自内心地为了更多的人能够了解法轮功真相,从中受益,不再受谎言欺骗。我们不但不反华,而且是真正在为更多的华人能够有一个光明的未来而无私奉献。

以上是我的一点修炼体会,如有不正确之处,恳请指正。

(2001年加拿大渥太华法会发言稿)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