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省浠水县大法弟子遭受迫害实录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1年6月21日】浠水县610办公室,公安局及下属派出所在迫害法轮功的邪恶运动中,疯狂地迫害法轮大法和大法学员(年龄最大的80多岁,最小的11岁)。他们用尽了抄家,毁书,散布谣言,恶毒攻击,乱抓乱捕,长期关押,严刑拷打,巨额罚款,株连九族,逼人担保,错判乱判,劳教等等野蛮手段,恶毒地威逼学员写悔过书,踩师父法像,骂大法,骂师父等等。在它们的邪恶迫害中许多大法弟子家贫如洗,有的被迫流离失所,妻离子散。它们严密封锁消息,至今有许多大法弟子遭到迫害的真相还鲜为人知,迫害还在继续,狱中的大法弟子生命已危在旦夕,我们呼吁世上善良的人们,让我们一起铲除这场邪恶。下面是部分大法弟子遭迫害真相。还有数百人遭迫害的情况因姓名不详,罚款数不详等原因未能记载。

一九九九年以来,因坚持炼功和依法上访被非法劳教的大法学员有:
郭 云 女 教期一年 南敏仙 女 教期一年 南敏君 女 教期一年
南溪芬 女 教期一年半 南初寅 男 教期一年半(已被迫害致死)
南凤花 女 教期一年 郝江平 男 教期一年 徐丽秀 女 教期一年
杨淑荣 女 教期一年 夏国平 女 教期一年半 陈又鼎 男 教期一年
林永佳 男 教期一年 王正安 男 教期一年半 马松林 男 教期一年
付 刚 男 教期一年半 郭艳秋 女 教期一年 石 泉 男 教期两年
胡美桂 女 教期一年 周 绮 女 教期一年 谢丽锋 女 教期一年
汪友初 男 教期一年 饶银英 女 教期两年 杨云华 男 超期关押一年半

部分大法弟子被迫害的事实简录:
1、 胡霞 女 下岗职工,因1999年10月依法上访被抓,浠水公安局一科恶警要她脱了外衣只穿衬衣衬裤,双手上举,举歪了就打,恶警杨俭左右开弓打她耳光,手打痛了用脚踢,脚踢累了用棍子打,后被非法关押22天,共被非法罚款2000元,无收据,还要她打了600元欠条,并被非法抄家两次。
2、 孟巧云 女 下岗职工,1999年10月因依法上访被抓,在北京丰台体育馆关一天一夜,不许上厕所,不许吃饭,送回浠水后被恶警杨俭毒打,并要她双手上举,脱衣服搜身,后拘留16天,罚款3800元,打欠条600元。

2000年5月2日,两个公安说找她有事,将其骗至公安局,结果一去就被关15天,并一直强迫劳动,出来时交伙食费400元,并抄家两次。
3、 丰腊梅 女 70岁 老党员,因坚修大法和依法上访,被拘留两次,共25天,开除党籍,罚款共计4000元,其中部分没有收条。
4、 赵小玉 女 下岗职工,因炼功被拘留23天,并被一科恶警李勋华毒打,罚款1222元,其中7元钱是它们恬不知耻地从她口袋里抢走的。
5、 顿双华 女 某单位职工,7.20以后公安经常上门骚扰,抄家,2000年7月,甘世涛说有人举报她炼功,强行将她带走,甘抓住她的头发往墙上撞,并猛击其脸部,后拘留18天,罚款2450元。
6、 胡香玉 女 农民 在浠水火车站被抓,一恶警将开水往她脖子里灌,后又打耳光,旁边一位70多岁的太婆说:“不能打人”,立即也遭到毒打。有三个恶警搜她身时问:“有没有钱?”她说没有,一个恶警说:“哎,白跑一趟。”接着用玻璃杯打她的头,她的脸,手,脚全都肿变了色,后被拘留14天,罚款3000元,恶警:李其辉,甘世涛。
7、 綦毛毛 女 下岗职工 炼功前是癌症患者,是法轮大法救了她,因坚修大法和依法上访两次被拘共56天,罚款1350元。
8、 李九如 男 下岗职工 53岁,因上访和炼功,两次被拘两个多月,在公安局被杨俭强迫下跪并用皮带抽打全身。
9、 杨爱枝 女 因独自在外炼功,被以“扰乱社会秩序”为名拘留15天,罚款900多元,家中被抄。
10、 韩长林 男 农民 因依法上访被北京恶警毒打,关进看守所后警察又唆使犯人毒打他,后被送回浠水又再次遭恶警毒打和罚跪四个多小时,拘留18天,罚款3000元,伙食费600元。
11、 黄四美 女 50多岁,下岗职工,因坚修大法被拘两次共30天,遭到恶警夏松涛、杨俭的毒打,她质问道:“我犯了什么罪?”甘世涛答:“你没犯什么罪就是这么回事。”
12、 何烂 2000年夏,因从别人手里拿了一份传单看,被恶警李勋华知道后,就抄了家,并毒打一顿后将她拘留一个多月,罚款数目不详。
13、 蔡淑芳 女 教师 50多岁,因传看传单被拘留27天,罚款二千多元,并实行全天候监控,上街买菜也有人跟踪。(她曾是无药可医的类风湿患者,炼功后痊愈)。
14、 李洁 女 下岗 99年因依法上访被拘留15天,2000年因公安怀疑她有传单,被李勋华毒打,后查清没有此事才放人。
15、 韩续中 男 农民,因依法上访被抓,被警察毒打后,又遭牢中被唆使的犯人毒打逼供,数九寒天不准穿衣服,并强迫下跪几个小时,出狱时被罚款3000元。
16、 张腊香 女 农民 因依法上访何炼功两次被拘共30天左右,并两次被夏松涛,杨俭,李勋华,甘世涛毒打,虽然一贫如洗,但还是被恶警榨走1000多元。
17、 杨松柏 男 农民 54岁,被骗至派出所,以“串联”等罪名拘留21天,罚款二千多元,并遭恶警李勋华,甘世涛毒打。
18、 程治平 男 53岁 农民 被骗至派出所,关押15天,罚款450元。
19、 程亚雄 男 57岁 农民 被骗至派出所以“串联”等罪名拘留25天,罚款650元,并被李勋华,甘世涛毒打。
20、 程大平 女 农民 因依法上访被拘28天,罚款四千多元。
21、 杨彩华 女 农民 因依法上访被拘留30天,并被甘世涛毒打数次,罚款2400元。
22、 徐春莲 女 农民 因依法上访被拘留28天,罚款等开支6800元。
23、 陈善元 女 农民 2001年1月13日被骗至派出所说她发传单,关押数天,罚款1000元。
24、 程亚飞 男 农民 68岁,2000年12月的一天被骗至派出所,说他组织人上访,发传单,拘留22 天,罚款1300元。
25、 杨美容 女 农民 55岁,在家中被抓,无故拘留18天,绝食后才放。
26、 赵英台 女 农民 在家被抓,无故拘留50天,罚款1200元。
27、 雨连 女 农民 50岁,因依法上访,被拘留一个多月。
28、 王桂红 女 农民 因进京上访被拘留40天,罚款2000元。
29、 夏春英 女 农民 50岁,因依法上访拘留50天,罚款2400元。
30、 杨细容 女 农民 49岁,因依法上访被拘留一个月,罚款2400元。
31、 杨秋云 女 农民 50岁,2001年2月11日无故被抓,拘留10天,罚款3000元。
32、 汪梦元 女 农民,2001年2月11日无故被抓,拘留15天,罚款2500元
33、 陈红梅 女 农民,50岁,2001年2月11日无故被抓,拘留5天,罚款2000元 。
34、 周新春 女 农民 ,2001年2月11日无故被抓,拘留15天,罚款2500元。
35、 夏国平 女 农民,因依法上访和坚持修炼三次被抓并强迫劳教一年半,罚款3700元。
36、 汪友初 男 农民 55岁,因依法上访和坚持修炼三次被抓并强迫劳教一年半,罚款1400元。
37、 毛杰权 男 工人 50岁,因依法上访和坚持修炼三次被拘留,并遭到杨俭,甘世涛等毒打,家中被抄,家具撬坏,罚款8000元。
38、 杨淑容 女 农民,因依法上访和坚持修炼被拘留一年多,因抗议恶警暴行而绝食,被铐在铁床上强行灌食,气管扎破,当时吐血,下身也流血,与此同时还遭甘世涛等毒打,被关11个多月时才被通知劳教一年。
39、 石泉 男 个体,因依法上访三次被拘留后又被劳教,在他被抓后,地方干部趁火打劫,将其父母家中口粮,食油等抢劫一空,理由是“教子无方”。
40、 林永佳 男 农民 因依法上访被北京和地方恶警以各种狠毒的方式折磨,毒打,关押近一年,因长期受折磨,身体极虚,腿几乎瘫痪,才被宣布劳教一年后释放,待其有所好转又被抓,直至教期满。家中电视机,缝纫机等稍微值钱一点的东西被洗劫一空。
41、 岑淑英 女 75岁 因依法上访和坚持炼功,两次被拘留共41天,罚款2000元左右,并被罚跪。
42、 姚云连 女 因上访被拘留11天,期间被杨俭毒打,罚款2000元并抄家。
43、 程宜芬 女 60岁 因依法上访和炼功,两次被拘留共一个多月天,罚款3500元,伙食费1000元,并被恶警抓住头发摇。
44、 毕慈惠 女 61岁 因上访半路被截,被甘世涛照她脸一阵猛踢后又被关九天,罚款800元,伙食费450元,身上100多元也被搜身的私吞。
45、 徐老师 女 50多岁,上街时被公安跟踪,后追到其家中搜查。因搜出了一些大法资料,就将其拘留24天。这期间,每次提审都遭恶警甘世涛的毒打逼供和辱骂。释放时罚款1000多元,回单位后又受监控,扣发两月工资并处以记过处分。
46、 刘光荣 女 69岁 退休职工,1999年10月因去北京上访,被“接”回浠水县公安局,身上的钱被搜走,关押10天,伙食费300元。
2000年夏,公安恶警恐其上访,无故将她抓走,提审时问不出什么名堂,恶警杨俭就用一把尺狠毒地打她,并以“在家扰乱社会秩序”为由拘留20多天,伙食费300元。
2000年腊月,她又准备去北京请愿,在车站被“蹲点的便衣 发现,带到公安局,以恶警要她跪下,她不跪,恶警甘世涛就强行脱下她的棉衣,拉到门外受冻,司机余XX朝她头部连击十几下,在送往看守所的路上,恶警甘世涛打另一功友,她叫别打,甘世涛就像疯子一样打她,掐她的脸。后被拘留20多天,伙食费400元。
47、 王香英 女 56岁 退休职工,2000年正月十五晚,恶警李勋华,甘世涛到其家中发现了大法真相资料,就将她带到公安局搜身,毒打。嘴巴流血还不准吐出来,牙也被打松动了 ,后被拘留15天,罚款及伙食费共2000多元。
48、 南金容 女 33岁 农民,因发放大法真相资料被抓,恶警抓住她的头发往墙上猛撞,边打边骂一些不堪入耳的话。后来审不出什么名堂就要她写保证书,她坚决不写,就被劳教一年,现被解往武汉狮子山戒毒所。
49、 艾月平 女 26岁 农民,2000年12月到北京请愿,在河南新县被扣,后浠水公安局一科恶警李勋华一到就抓住她的头发打耳光,还用皮鞋劈头盖脸地打她,回来时,把她及同伴塞到火车的餐桌底下,李勋华还用脚踢她的嘴,鲜血直流。她要小便,恶警就说:“尿到裤子里。”在浠水公安局被恶警李勋华等毒打,逼她下跪,用脚踢她头部,打耳光,后又强行脱下她的棉衣和鞋子冻她,又将她扣在办公桌底下,她的大脚趾甲被打掉,被扣留42天,罚款1150元。
50、 曾小春 女 农民 ,1999年10月进京上访,在信访局被“接待人员”套出姓名,地址后扣住,在浠水看守所拘留15天,伙食费300元,身上的钱也被搜走了,没有收据。由于交不出3000元罚款,地方派出所就将她家的彩电,猪等抢走。
51、 李志明 男 35岁 农民,因向世人讲法轮功真相被抓。恶警甘世涛将她打得几天不能吃饭,被拘留18天,罚款800元。
52、 南榴鲜 女 50岁 农民,2001年正月初四到北京和平请愿,在河南被发现,送回浠水后,恶警李勋华对她百般侮辱,用脚踏在她的脸在地上搓,并把她身上的200多元现金搜走,将她关进看守所拘留37天,罚款1150元。被关押期间,她丈夫在探视她的途中出了车祸,住院十几天,花费5000多元。
53、 闫艳枝 女 36岁 农民,1999年12月30日去北京上访,在大兴县被扣,不给饭吃,并被强行脱下棉衣受冻,回浠水后,公安局恶警李勋华,甘世涛在提审中毒打她,辱骂她,并拘留19天,罚款3500元。
2001年1月2日,她在家做家务,被派出所以“在家扰乱社会秩序”为由带走,关押16天,后绝食抗议丈夫交了200元钱才获释。
54、 夏桂花 女 32岁 农民,2000年7月在家被以“在家扰乱社会秩序”为由带走。当时丈夫在外地打工,两个孩子无人照看,又值农忙双抢期间,田地无人管,就这样还被关20多天,罚款1000元。
55、 郭育元 女 38岁 农民,1999年腊月初十被以“在家扰乱社会秩序”为由拘留5天,罚款1000元。
56、 谈桂时 女 52岁 农民,第一次因洪法被拘留15天,罚款3400元;第二次(2000年11月4日)因发放大法真相资料被抓,受尽恶警的折磨和侮辱,后被强迫劳教一年半,送往劳教所因体检不合格送回,公安又叫其家人交1500元钱,但至今未放人。
57、 杨菊英 女 30 多岁 农民,因依法上访,被拘留15天,罚款3000元。
58、 刘小林 女 30 多岁 农民,因依法上访,被拘留15天,罚款2500元。
59、 王国芬 女 30 多岁 农民,因依法上访,被拘留20天,罚款3000元。
60、 鲁柳言 女 36岁 农民,因依法上访,被拘留16天,罚款1480元。
61、 肖天永 女 30 多岁 农民,因依法上访,被拘留15天,罚款2500元。
62、 夏亚林 男 37岁 下岗职工,99年12月25日因在广场炼功被抓到公安局后衣服被脱光搜身检查。恶警李勋华假惺惺地“劝善”后不成就原形毕露破口大骂,脏话不堪入耳,拳脚相加一顿毒打。拘留30多天,罚款一千多元,伙食费600元,至今无收据。
2000年7月,因依法进京上访,在北京被抓,“接回”浠水公安局后,恶警甘世涛,杨俭等强迫其跪在地上,甘世涛用脚踢其脸及头部,口里骂着脏话;杨俭用皮带抽打。后被拘留40多天,罚款几千元,伙食费几百元,无收据。
63、 杨淑芬 女 38岁 营业员,1999年10月因依法去北京上访被拘留51天,
单位被逼迫开除其公职,在浠水第一看守所因坚持炼功被恶警陶劲松打骂,并戴上脚镣,释放时罚款1200元,伙食费400元,白条一张,至今无收据。
2000年1月18日,公安局一科怀疑她组织了集体炼功,将她在无任何手续的情况下非法拘留7个多月。其丈夫郝江平也因此事被非法劳教一年,开除公职。
她在天安门因说一句:“法轮大法好!”被扑过来的一群恶警毒打,后用电棍打,拳打脚踢,推到外面光着脚受冻,现夫妻二人被逼流离失所。
63、 XXX 男 农民 2001年1月,因到天安门和平请愿,被恶警将其眼睛打伤,送入看守所后,在零下十几度的天气下,被逼脱光衣服淋了八桶冷水,并将其腰部打伤。送回浠水后,恶警又脱光其衣服,把他推到大风大雨中淋着冻着,恶警李勋华还用皮带抽打他,皮带打断了,又将他按在地上趴着。“提审”后,因拒绝签字,被恶警甘世涛毒打,后被拘留26天,罚款1000元,无收据。
64、 郭春六 男 56岁 炼法轮功前人称“恶老虎”,得法后,修心向善,恶习全无,群众交口称赞。
1999年10月4日,因不愿做不炼功的保证,被拘留15天,伙食费450元。
2000年10月10日,浠水县一科恶警李勋华,甘世涛等听说他传经文,就将他骗到派出所强行救了45天,罚款2000多元,伙食费900多元。
在此期间,恶警甘世涛在提审他的时候,抓住他的头发,使劲往下按,强迫他跪在地上,左右开弓打他的脸,用拳头击下巴,顿时把他打得血流满面,几颗牙也掉了,嘴里的血还不准吐在地上,要吞进去。此后过几天提审时,又用同样方式打他,并用一根木棒打他的腿和手臂,直至木棒断为两截。
2001年4月2日晚11点左右,一群恶警突然闯入他家搜查,搜出了一份大法资料,就以此为借口要带他走。他大喊:“大家看啦,我没犯法,他们无故抓人。”一恶警上来抓住他的衣领,用大拇指顶住他的喉咙。这时周围的群众闻讯赶来,指责它们说:“你们凭什么抓人,他是好人,不能带他走。”几个恶警自知理亏,灰溜溜地走了。
65、 汪冬梅 女 62岁 2000年10月的一天,她与本单位的一位功友一起上街买东西,被恶警发现抓走。李勋华,甘世涛对他拳打脚踢,逼她承认上街“搞活动”的情况。她被打得满嘴流血,脸也打肿了,后被拘留15天,罚款共计2025元。
66、 万来青 男 32岁 1999年7月22日,县公安局一科甘世涛等及某电视台一行人强行抄家,撬坏抽屉。并被非法拘留15天,伙食费400元。
1999年10月,因去被拘上访,被石景山派出所警察殴打,并将其现金,手表等物私吞。10月23日送回浠水后,被恶警杨俭辱骂毒打,2被迫双手上举两个小时,后拘留两个多月,罚款1500元,伙食费1200元。
2000年6月28日,恶警李勋华,甘世涛等再次抄其家,并将其带到公安局。恶警杨俭用鞋底打他耳光,逼供经文底来源,后拘留近两个月,罚款2000元,伙食费400元。
67、 张青红 女 30多岁 1999年10月11日她们一行三人去北京上访,在浠水火车站被公安发现,强迫她们把火车票退了,并当场搜身搜包,搜走了她们身上底一千多元钱。在公安局,通夜不准她们睡觉,天一亮,夏松涛就来打人,她已有身孕,拘留3天后释放,伙食费200元。
68、 方德三 男 50多岁 教师,2000年7月19日他进京上访,但信访局非但不接待还抓人。他就与同伴去了天安门广场,见警察四处狂奔抓人,他们就去和警察讲道理,谁知也被推上了警车。
送回浠水后被拘留44天罚款9000元,伙食费1000元,并被开除工作。在拘留期间恶警李勋华提审时见问不出什么,就气急败坏地打他,用竹片打他的手,三根竹片都打劈了,后来打断了才罢休。他被打得手上鼓起了一个血球。李勋华还不解恨,又用拳头击他的下巴,折磨了很长时间。又有一次甘世涛提审,上前就打他耳光,说他“不守规矩”。与此同时它们骗其妻子到派出所假说做工作,去后拘留10天。
2001年1月16日,公安局 怕他进京上访,强行无理将他带走,后全家老小到派出所要人评理,关了七天才放人。
69、 杜娟 女 30岁 下岗职工 2001年1月上旬,她带着一岁的女儿准备进京请愿,在火车站被抓,恶警甘世涛毒打她,她的头发被扯下了许多,脸部很多淤血,绝食六天才释放,交伙食费300元。
70、 袁培春 女 55岁 因依法到北京上访被拘留15天,罚款2000元。拘留期间,恶警李勋华用棍子打她的手,手肿得很高,后来甘世涛抓住她的头发强迫她脱下棉衣受冻。
71、 2000年6-7月份,浠水县第二看守所耕耘者一批大法弟子,约40~50人,他(她)们每天被强迫劳动。有一次把李九如,夏亚林,付刚,毛杰权,郭宗权,万来青,岳汉青,郭敏,杨枣元,石泉等拉到建筑工地干重活,劳动强度非常大,其中郭宗权,杨枣元都是60多岁的人,他们每天早上7:30开工一直要干到第二天凌晨几点才收工,有时一直干到第二天9:30。其间除吃饭外,只准休息半小时,有的累得要吐,疲惫不堪。这些大法弟子忍受着比劳改犯还要重的超强度的折磨。
72、 饶银英 女 35岁 因发真相资料在罗田县被抓,被罗田县恶警打昏死过去。送到浠水后被恶警李勋华毒打,并把她的头往火盆里按,口里叫道:“让你自焚,让你自焚”她的嘴被打肿,头发被扯掉很多,脚被踩得走不了路,后被罚款6000元,劳教两年,现被解往武汉狮子山解毒所。
73、 王海英 女 26岁 2000年12月19日到关于家拿衣服,正碰一科恶警找该学员,它们从她包中搜出两本书,就将她带走。在公安局遭杨俭毒打,按在地上用脚踩。提审时李勋华把不是她说的话也写上笔录,她不签字,就被毒打一顿。她以绝食抗议恶警的暴行,被灌食两次,昏倒一次,待脚镣半个月,绝食15天才释放,共被非法关押3个月。

(大陆大法弟子 2001年6月20日)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