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忍能忍、难行能行--徒步进京上访的经历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1年6月21日】四月初八师父生日那天,单位领导又一次要找我谈话,逼我就范。为了窒息邪恶、为了证实大法、卫护大法,我第三次踏上了北上的路。由于身无分文,我决定徒步进京。下面就是我这次进京的一些经历。

第一天上午走路还挺带劲,过了中午就觉得又渴又饿,腿也重了起来,讨了杯水喝后,强忍着一步步往前迈。到了晚上就实在难以走动了,怎么办呢?"要饭"还真有点不好意思。正好看到一户人家开着门,小俩口抱着孩子正在吃饭,就走过去,先说讨口水喝,喝完后才又鼓起勇气说:"你们有没有多的饭?有就给点,没有就算了。"说完侧过身子准备走。小俩口还真善良,孩子的妈妈说:"给他盛一碗吧。"孩子的爸爸给我满满地盛了一碗饭菜,边吃我就边和他们聊了起来。我问他们是否知道"法轮功"。他们说只是从电视上知道一点,我就跟他们洪法讲真相。吃完饭道谢出门,天已大黑,又走了一程,看见路边有一间民房,就在房外一个墙角边打扫了一块地方,准备在这过夜。睡前想炼炼功,正在抱轮时,有人过来问我,在得知我是炼法轮功的之后,他叫来一个骑摩托车的把我送到当地派出所。我乘机给他洪法讲真相,在派出所里,我拒绝说出姓名地址。并跑过一次,却被追回打了一顿。我想既然走不了就安心在这给他们讲讲真相,洪洪法,并清除自己思想中的怕及其它不纯的念头。随着不断地给他们洪法讲真相,我感觉到了他们心里的变化,在得知我是大学本科学历之后,他们心里变化更大了,对我态度逐渐好起来,也越来越宽松。在做了简单的笔录后,第二天晚上把我放了,我从派出所里出来,看见高高挂在天上的月亮好美、好亮!

接下来的几天里主要麻烦出在腿上、脚上。走着走着,先是两腿膝盖后面的筋发酸,用力时有撕裂的感觉。接着左脚磨起了水泡,快到荆门(湖北省)时右脚也起了泡。找了根刺扎破水泡想让它快点好,没想到扎破后特别疼。我就尽量用脚跟走。饿了就捡着吃,困了就在路边树林里睡,躺在微湿的草地上,一夜总要冻醒一两次,朦胧中不知自己身在何方。过了荆门,两只脚痛得实在厉害,忍耐着走了三四个小时后,就在路边树林里休息。脚上的水泡局部化了脓,就撕破水泡挤出脓水。趁着休息时学学法炼炼功。休息了半天后第二天上路两只脚痛得更厉害。"不怕慢,只怕站",不能再歇了!用脚后跟慢慢往前走,并逐渐往脚掌上加力。走过几里之后,疼痛减轻了许多。歇下来时就觉得伤处发胀,象要撑破似的,再走时开始总是痛得厉害,走过几里地之后,疼痛就减轻,就是这种状态。脚上伤处渗出的水常把鞋袜打湿一片,和着灰尘在袜子上形成了一个个黑圈。就用水淋着把袜子搓揉乾净后擦擦脚,清理一下鞋,再穿上湿袜子(只此一双),套上鞋继续赶路。不知不觉膝盖后面的酸劲好了,可跟腱又发酸,用力时也象撕裂一般,一看原来跟腱处肿了,微微发红,我没管它,忍耐着继续往前走,不知不觉跟腱也好了。脚上的水泡十一、二天才好。紧接着左脚又起了更大的小泡,左脚拇指也起了泡,直到半月后才好。

有一天正走着路,往前迈左脚时,突然左边髋关节象脱臼似的,用力的那块肌肉撕裂般疼痛,根本迈不出步去,只得侧着身拧着腰,让腰部的转动带着髋及整条左腿向前迈步。走不多远,右边也出现这种情况,当时脑子里就一个"走"字。站那喘了两口气,象企鹅似的左右摇摆着向前走,走了不到十步,右边就好了,又走了不远,左边也好了。这让我体会到"难忍能忍、难行能行"。

走累了有时也拦车,有好心的司机就带我一程。到了宜城,天下起了小雨这时捡到了一个一次性雨衣,我知道这是师父在看护着弟子。冒雨继续赶路,身后传来拖拉机的声音,我向司机挥挥手拖拉机没停,后面的小客车却停了下来,好心的车主一直把我带到襄樊汽车站。我主动帮着扫车,交谈中我说是炼法轮功的,要上北京。那位售票的女士很理解,对我说:"祝你成功!"

在襄樊到邓州的路上,一位走路回家的孤独老人问我到南阳的路,我告诉他并把讨来的一个烧饼给了老人,老人接过烧饼又分了一半给我吃,我们同走了一程路。

过许昌时,我在报亭查地图,知道从许昌到北京的路是107国道,最近的一个小城是长庚,顺道往北依次是郑州、新乡、安阳、邯郸、邢台、石家庄、保定、涿州、北京。快到郑州时我坐上了一辆小客车,到站后帮着扫车,车主见我干活挺尽心,车扫得乾净,就想留我跟车,说管吃管住一月一百伍拾元钱,一看没身份证就不敢留了。车主给我一袋馍吃,边吃边聊,我告诉他们我因炼法轮功单位不让上班,还天天找麻烦。我们炼法轮功的在任何环境中都要求做个好人,有啥错啊。他们也认为那是个人信仰问题,对江泽民这样大动干戈不屑一顾。我又给他们讲了一些真相,他们善意地告诉我在郑州有危险。谢过他们之后,我便继续我的行程。

走到黄河大桥时,遇到了一点小麻烦:桥上不许过行人。正好过来一辆三轮车,就让车主带我过桥。我以为车主是好心顺路带我,谁知他是专做这种生意的。过去后他向我要钱,没钱不让走,说了半天好话,他也见我真没钱,才放我走了。

在从邢台到石家庄的路上,搭上了一辆拖拉机,站在拖拉机上也过了一关。车开着开着我就觉得不行,直想睡觉,眼睛也睁不开了,手也扶不住了,好几次都差点掉下车,若掉下去,车轮就得从我身上轧过去。我意识到这是一种魔的干扰。一定要排除它,我一边加强自己的主意识让自己清醒,一边强瞪着眼,一边让手抓紧。过了好一会才恢复正常。

到了石家庄捡了许多吃的,包括几乎没动筷的满满的盒饭。师父讲释迦牟尼佛的弟子存要饭碗的事,我却存了些食品,怕走到上不着村下不着店时饿肚子,明知是执著也难放下。刚过涿州看见地上有拾元钱,正是需要的时候,犹豫着捡起来了,想到大法弟子要严格要求自己,又把钱放下了。

乘车过望都时,车被警察拦下,说是要查法轮功。我没怕什么,虽然身上带着书,也没想到他会上来抄,果然,车停了一会,没有上来查就开走了。从保定往北京拦不到车了,我想最后这一段路该全靠自己走了。

这些日子走在路上,不到八点就感到太阳的灼热。走在马路上就象在烤着火炉。路边有大树还好点,有时一长段路两边都是些矮小的树无荫可遮,顺路往前望去是白晃晃的一片看不到头,还没有一丝风。这时不能大口的喝水,那水一下去就变成汗了。只能过一会喝一小口,真有师父在登泰山中写的"恒心举足万斤腿,忍苦精进去执著"的感觉。

路上还捡到了北京地图的三张碎片,刚好我需要的基本上都能在上面找到。还捡到一张进京证,背面有北京近郊路线图,这都给我很大的帮助。我知道这都是师父在帮我。

在进京证背后的线路图上,我看到了"大觉寺"这个地方,附近的山上是我上次进京时一个落脚点,很多弟子都在这儿呆过,当地也有大法弟子。我希望能和他们联系上,又能故地"重游一番"。于是顺着图上的路线到了大觉寺,在山上呆了两天,期间学法炼功。找了一次当地弟子,因环境变化很大没有找到。

闰四月初二,我坚定地走上了天安门广场,用从山上带来的泉水在广场上写下了我的心声"法轮大法好!"

在警车里我忍受着邪恶之徒的烟熏、拧耳朵、拧鼻子、打耳光、挠痒痒等折磨。在天安门派出所里面对邪恶之徒的威胁、恐吓及拳脚不为所动,时刻以正念正视之,始终不报姓名地址。在铁笼子里遇到两位大竹(音)的弟子,他们告诉我,他俩及刚被送走的八个弟子都被毒打,并被灌了毒药。药水打湿了衣服贴在身上皮肤都溃烂了。也有一个被称为所长的警察常背着人向大法弟子竖大拇指,他不打人。我们三人一起背《论语》、打坐、炼功清除邪恶。到了晚上,警察把我们仨都放了。"……不要消极承受,时刻用正念正视恶人。"(《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正是靠着这一正念,无形之中、我闯过了这一关。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