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1年6月23日大陆综合消息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1年6月23日】
1.沈阳大法弟子决定集体除恶
2.希望全世界善良的人们共同关注云南大法弟子林波全家受迫害情况
3.安徽淮北市公安局长遭恶报
4.一位普通公民在天安门广场见闻
5.我在看守所的经历
6.武汉何湾劳教所多名大法弟子被非法延教
7.哈尔滨市张兆义诽谤大法,造下无边罪业
8.云南省魔变的邪恶生命迫害大法,其罪如山如天
9. 破坏大法 现世现报
10.仇恨大法者遭报
11.希望编制大法报章的同修选用稍大一些的字号,以增加可读性


沈阳大法弟子决定集体除恶

鉴于邪恶的马三家子是邪恶势力的黑窝与毒根,马三家子对大法弟子的残暴已使其成为人类最邪恶的犯罪场所,其歪曲破坏宇宙大法的罪行罄竹难书。

为了对宇宙中一切正的因素负责,大法弟子不能无视邪恶势力无法无天的继续破坏大法与众生,沈阳大法弟子定于下周一早晨5时整集体发正念铲除三界中利用马三家子邪恶之徒迫害大法的所有邪恶势力和马三家子里已经没有人性的那些罪恶的生命,无所不包,无所遗漏,将地狱的小鬼重新打入地狱,同时默念师父口诀“法正乾坤,邪恶全灭”,至少5分钟。



希望全世界善良的人们共同关注云南大法弟子林波全家受迫害情况

2001年6月13日,云南昆明大法弟子林波(因单位停产放假半年)被昆明官渡区公安分局骗至单位抓捕,理由为全家多人修炼法轮大法,警察没收其身上携带的两千多元钱及手机、BP机。

次日,公安以要其家人来取钱为由,诱捕其妻未遂。后官渡区公安分局一行十六人闯入林家抄家,同时在无任何法律依据的情况下,将林波十二岁的儿子、弟弟、妹妹、妹夫、侄女、表妹等共十一人抓入官渡区公安分局非法审讯。以威胁、恐吓等手段逼迫林波十二岁的孩子及侄女说出林波妻、弟媳及小妹的下落。审讯后,又将林波两弟、一妹非法押入大牢。同时封闭了林波妻及其小妹仅以维持生活的两个小店。

被押入大牢的林家四兄妹在公安的迫害下,受到非人的折磨。目前,林波妻、弟媳及小妹被迫流离失所。公安抓捕不到他们,竟非法抄了林波小妹男朋友的家。

就这样,一个美好幸福的家庭破碎了。

昆明官渡区公安分局电话
0871-7190151
0871-7173110
0871-7190110



安徽淮北市公安局长遭恶报

淮北市公安局长因执法犯法及贪污腐败等原因,近日已被逮捕。直接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首恶分子,已经和正在遭到报应。

安徽淮北市大法学员李霜、詹立群6月4日上午在发大法真相材料时,遭恶人举报被渠沟派出所恶警非法抓捕,现仍被非法关押。

淮北市相山公安分局以陶某为首的国安大队近期已疯狂抓捕大法弟子十多人,他们残酷地连续数天不让学员睡觉,企图从精神上将学员拖垮,以达到其邪恶的目的。他们肆意践踏基本人权,无任何法律手续随意到学员家搜查,并以收取保证金名义敲诈学员钱财,动辄三四千元。

淮北市濉溪县国安大队张守建、王旭,自“7.20”以后一直负责迫害法轮功,且不遗余力,并于今年4月份将6名法轮大法学员非法抓捕,并以此被邪恶势力授予了罪恶的三等“功”。

据悉,淮北市公安局长因执法犯法及贪污腐败等原因,近日已被逮捕。直接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首恶分子,已经和正在遭到报应。更严厉的惩罚还在后头!

淮北市相山公安分局电话:0561-3193348
淮北市相山公安分局恶警陶科长:0561-3193140
淮北市濉溪县公安局电话总机:0561-6077591



一位普通公民在天安门广场见闻

因为我厂给我们这批工人办理退休手续,三个月没开工资,我做了一个半月生意,收到250元假币,当时就想毛主席在世就不会出现这种现象了。我想念毛主席,自己拿钱坐2000年11月26日的长途汽车到北京,到毛主席纪念堂前看毛主席遗容。因为星期天,毛主席纪念堂不开门,我想到毛主席像前鞠三个躬回家。走到广场中间,突然乱了起来,看见一个警察对着另一个警察说:“你拉了几个(法轮功学员)?”“我一个也没拉上,让给我一个。”我小声问警察怎么回事,他说:“没你的事,问,你也上车!”他们把我连拉带推拉上了警车,我要下车,开车的警察冲我背后就是一拳,又冲我太阳穴一拳,把我拉到天安门分局。他们问我是不是炼法轮功的,我说:“不是。别管我是干什么的,你们不该随便抓人!”他们当时把我放了出来。做为一个生长在红旗下的公民,连瞻仰毛主席遗容的权利都没有了,警察队伍应该整顿,警察凑人数拿奖金破坏我们国家形像。

(注:上述这名退休工人文化水平不高,为了真实,本文未作改动。由于此次北京之行,他更加看清了江泽民政治流氓集团的邪恶本质,现已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并投入正法洪流中。)



广州大法弟子韩月娟被绑架后受酷刑折磨

原在广州东山区宣传部工作的大法弟子韩月娟,日前与大法弟子林刚、及另一位弟子一同被广州公安绑架,现被关在东山区天平架拘留所,同在那里被非法关押的有十多位大法弟子。在她被绑架后的前三天,被关在一个不知名的地方,连续三天公安不让其睡觉,每两个小时一拨,轮番提问;之后被关到东山区天平架拘留所一天后,又开始连续三天的如上折磨,屁股都坐烂了。



我在看守所的经历

我是因散发大法资料、向世人讲清真相。被送进看守所的。那些天警察们编造事实、伪造证据、对大法学员进行酷刑折磨,任意打骂。那些天警察施行的刑法是把人提出去,一提就是几天几夜。最多的八天八夜不让睡觉,连续提审、轮流值班。后半夜就是打人凶手李某值班。此暴徒用钳子把大法学员十指都夹出了紫包。他怕自己的罪行曝光,就用针把大法弟子被他夹出紫包攉开,让血流出去后才让大法弟子回号室。他还对大法弟子过电等等。最无耻的是,他打哪儿说是治哪儿的病。一位女同修说:“别打了,我以前有妇科病。”话音未落,暴徒飞起一脚向女同修的阴部踢去,随后那位女同修小便都成问题。踢腰说是治腰疼、撞腿说是治腿疼、打头用手抓着头发还不解恨找来竹竿棍打。女同修说:“你是畜生。”这一说不打紧又是一顿毒打。一直把竹棍打碎为止。经过八天八夜的提审回来整个人都变样了。脸青了身上的肉都变成红色了,睡也不能睡,坐也不能坐,手也不能拿东西。出来进去都是脚镣手铐。天那,这些姐妹们犯了什么法,受这么大的刑。

我们整天"学"在押人员十项权利。第一就是生命保障,难道这样的待遇就是生命保障权?照这样下去只有活着进来死着出去。还有人身不受刑讯、体罚、侮辱、虐待权,这不是体罚侮辱是什么?这能是精神文明的警察做的事吗?我们知道三大纪律八项注意中,对待俘虏都不许打骂不许收腰包。现在对养活他们的百姓们都是又打又骂。他们也知道打人骂人是不对的,有一次警察打学员时学员大声喊警察打人啦。他说:“警察没打人,我是小工。”他们自己都不承认自己是警察。自己知道是执法犯法的。

再说到学员家收大法资料时,收不出资料便顺手牵羊把学员的退休金600元也拿走。这是什么行为?人身合法财产不受侵犯,这不是侵犯是什么?再有,年前大法弟子给看守所的同修捐300元生活费,不知哪个所谓的领导给挪用了。大家想一想这道德水准一反一正差多远啊!



武汉何湾劳教所多名大法弟子被非法延教

武汉何湾劳教所准备对多名坚持大法立场,拒不接受转化的弟子加期。其中王莉、徐向秀、姚慧等一年劳教期满后,已于三月份加期三个月。她们仍然坚修大法心不动。对此,何湾劳教所将对她们再一次加期九个月。



哈尔滨市张兆义诽谤大法,造下无边罪业

张兆义,哈尔滨市振兴程控定时电器厂厂长,该人曾多次自制反对大法的宣传车,在公共场所恶意诽谤大法。近日其人又主动与哈尔滨电视台联系上电视宣传。大法弟子善意告诫他恶有恶报,并问他为什么反对大法。他自称自己已七十多岁了,要以此加入中国共产党。我们不管共产党是否希罕这种卑鄙小人,只希望当地所有大法弟子共同抵制他破坏大法的罪恶行为。

张兆义的电话:0451-2128086(单位)0451-2118213(住宅)



云南省魔变的邪恶生命迫害大法,其罪如山如天

云南几个所谓"被转化者"不但到处散布邪悟,还干出助纣为虐的坏事。在马三家转化团第二次来云南之后,他们为了邀功,扬言要把云南变成比马三家还马三家的地方。徐太原和陈艳艳还在全国各地散布他们的邪悟,妄图迫害坚定的大法修炼者。他们还参与了迫害法轮功的邪恶电视《较量》的拍摄。

在此,我们警告这些助纣为虐者,迫害大法天理难容!如不悬崖勒马,等待你们的将是地狱中永远的痛苦和绝望。

恶人名单:陈艳艳(电话:0871-3846686)、徐太原(0871-5017251)、倪昆萍(0871-5361054)、王岚(0871-4159055)、李树鸣(0871-5527375)



破坏大法现世现报

河北省平山县古月村支书社平,在今年6月的一天到大街上大喊:谁家有法轮功传单交上来有奖。事不过三天,他家被小偷偷了7000元左右。

善有善报,恶有恶报,是人人皆知的。法轮大法更是一部伟大的高德大法。希望所有被当作工具的坏人及被蒙蔽的世人清醒过来吧!只有真心向善,才是唯一的出路,否则在这法正乾坤的伟大时代,所有的邪恶之徒对大法所干的一切坏事,一定会在做恶者得到恶报的过程中一一清算。



仇恨大法者遭报

吉林市某厂区住宅楼,有一位女职工对人讲,自己下楼时还没有这个法轮功不干胶的小条,就几分钟的功夫上楼时就出现了,心想干这事的一定是附近的人,真想打电话报告派出所来抓人。

第二天,这个职工上街时,身背的小皮包被歹徒抢劫,在挣扎中她的一个手指头被歹徒用刀削掉半个,头还挨了好几刀。

难道这不是仇恨大法遭到的报应吗?请记住吧!支持法轮大法将使你的生命受益无穷;相反那些善恶不分、正邪不分,还在迫害法轮功的人,受害最深的将是你们自己!



大陆部分学员希望编制大法报章的同修选用稍大一些的字号,以增加可读性

字号参照请见最近的“天地苍生”。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