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人发表声明——声明强化洗脑作废

关注度:

【明慧网2001年6月23日】
严正声明


一种潜在的向往绝对自由的变异观念,使我对“大道无形”的法理产生了邪悟。2000年3月在香港那个败类的煽动下,使我对佛学会产生了抵触情绪。因此,在瑞士,不顾各国佛学会、总会的劝阻,执意带领几名学员要去联合国做一些偏激的事情,结果给大法造成了极大的损失。事后,不但没有慎重对待佛学会的告诫、深刻地向内找、认识自己破坏大法行为的危险性、严重性,反到还觉得自己了不起。

由于我一意孤行,2000年5月再次被香港那个败类所利用。当那个败类宣称要办个人国际法会时,我不但没有从法上认识到是破坏大法的行为,还极力地支持和配合了那场从内部破坏大法的邪恶。再次不顾佛学会的劝告,鼓动一些日本学员参加了5月7日大屿山的邪恶集会和5月11日的邪恶游行。我不但没有认识到这些行为给师父正法造成了多么严重的干扰和破坏,反到邪悟地认为是证实了“大道无形”。

由于强烈的欢喜心、显示心以及追求自己的所谓圆融境界的根本执著,使我最后完全失去了理智。在神志不清的情况下,竟罪恶地认了香港那个败类为师,并陶醉在自己邪悟的所谓高层法理中。直到《排除干扰》经文发表的前一天,在师父的一再点悟下、同修的一再提醒下,才彻底地否定了自己的邪悟,从噩梦中醒悟过来。当时我真是痛苦至极!我感到非常对不起师父、对不起法、对不起同修。第二天我看到《排除干扰》经文更感到可怕至极!我知道自己犯下了破坏法、背叛大法、背叛师父的大罪。紧接着是我看到了明慧网发表的《慈悲伟大的师父》,当我读到“师父的头发白了”,我几乎悲痛欲绝,深深地感受到师父洪大的慈悲和法的威严。在2000年5月到7月那段神志不清期间,由于强烈的执著圆满,因而轻信了“已经圆满了”的鬼话,并邪悟某某日圆满,故而做出辞去工作、扔掉大法资料等待圆满等破坏大法的事,给弟子、世人造成了极坏的影响。此外,在对师父写的《心自明》这篇经文也没有坚持正念的主见,为了开脱自己,我有意接受了邪悟,曾一时间把师父的经文说成是假的,并有过污蔑明慧网的邪恶言论。

虽然最后一次没有去香港,但由于我已经把一些学员引向了邪路,无法挽回、坑害了日本学员、消弱了日本的大法力量,给日后大法洪扬造成了困难。

这一切都是由于我自1998年修炼以来没能按照师父讲的法真正去实修造成的。执著自己悟的法理,认为自己悟得高、悟得好、最后导致自心生魔。说是把师父、法放在第一位,但是强烈的为私为我的变异观念却占了主导地位。实际上造成了适得其反的可怕后果。

在此,我郑重地向师父、向大法、向佛学会、向所有大法弟子和世人深深地忏悔,并严正声明:我修炼以来所说、所写、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标准的言行,一律作废!彻底与那个香港败类、邪恶势力、败坏观念决裂!

我今后一定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跟上师父的正法进程。珍惜师父用巨大的付出为我们创造的修炼机会,修成纯纯正正的大法一粒子。

日本学员:李锐 2001年6月14日


严正声明


在正法修炼中,由于我学法不深,对法理认识不够,也被常人的思想和执著带动,1999年7月28日,我在派出所的警察写的“保证书”上签了字,2000年3月底街道办事处的主任问我你还炼不炼了,我又违心地说:“中央有文件叫不练了,我不练。”当时我心里说不出的内疚,深感对不起师父的慈悲苦度。现在我严正声明,所有不利于大法的一切言行统统作废,今后我要加倍努力,学好法,坚修大法,跟上正法进程。加倍弥补过错。

大法弟子:王书莲 2001年3月


严正声明


在邪恶高压迫害下,神志不清时所写的有损于师父及法轮大法的“保证书”、“悔过书”、“揭批材料”以及别人代写、代签的“不练功”、“悔过书”之类的东西一律作废。坚定修炼法轮大法。今后加倍弥补以前的罪过。

大法弟子:周向梅、李永廷、孟凡芳、李文花、李天天、李永欣、李相华、李月、郑云兰、李春芝、谢成彬、谢成才、李宁、李宇、李洪英、周晓风、郑金燕、何登平
2001年6月18日


严正声明


自修炼以来,我一直没有把自己的位置摆正,没有把自己当作真正的大法弟子,以至在大法和大法弟子遭到迫害时,竟听信了邪恶的谎言,放弃了自己的修炼,还出口对师父和大法弟子不敬。如今在同修的帮助下,我又重新走入到大法中,我感到了师父的洪大慈悲和正法的神圣,我决心加倍努力,走入正法的洪流,作一个大法的粒子。特此声明,以前所说、所写的一切不利于大法的言行统统作废。今后加倍弥补罪过。

大法弟子:李雪松 胡永梅 2001年6月15日


严正声明


自1999年7月22日以来,由于自己不能从法上认识法,作出了对不起师父的事,交书、交法像、交录音带,同时别人写好的材料自己连看都不看就签了字,给大法和师父带来了负面影响,现在我郑重声明所有不符合大法的,不利于大法的一切言行统统作废,今后我要多学法,作一个真正的粒子,跟上正法进程。加倍弥补损失。

大法弟子:周秋菊 2001年3月20日


严正声明


由于我学法不深,曾在2000年4月写了“决裂书”,这不是发自我内心的。在此我郑重声明所写、所说的一切不利于大法的东西统统作废,今后我要走入正法的行列,加倍弥补损失,跟上正法进程。

大法弟子:李春杰 2001年6月17日


严正声明


前一段时间在江泽民一伙的高压下所说、所写的“保证书”及做的一切不利于大法的事全部作废,今后更加清醒、更加坚定正念,做一个真正坚定的大法弟子。

大法弟子:孙茂琴、曹淑芳 2001年6月16日


严正声明


我声明在转化班中家里人替我写的保证书以及我为了应付而说的所有不符合大法要求的东西作废。做一颗大法粒子,跟上正法进程,铲除邪恶。

大法弟子:李 红 2001年6月12


严正声明


由于我学法不深,曾在2000年11月至2001年4月向公安办事处写过“保证”,配合了邪恶破坏法,没有达到大法弟子的标准,没有证实大法,现严正声明所写的“保证”作废,重新走入正法的行列中。

大法弟子:白兰柱 李常连 徐利英 2001年6月16日


严正声明


我于1999年7月21日以后,在看守所和派出所警察面前说过的:“我不练了”,在他们写的东西上签的字。1999年9月末我写给单位党委的“我不练了”等材料,现在严正声明统统作废,我要坚修大法,跟上正法进程。

大法弟子:霍金玉 刘常连 李四 2001年6月16日


声明


“得了法而不能证实法”,我深感愧对我们大慈大悲的师父,我愿在今后的正法道路上加倍弥补,“坚修大法紧随师”。

王海军 2001年6月18日


严正声明


我们过去在邪恶的威逼下,不情愿地说过、写过“不练法轮功”的保证书和悔过书,以及他人代写的“保证书”(包括家人所说、所写的),从今日起统统作废。今后我们一定会加倍弥补,坚修大法,跟上正法的进程。兑现誓约。

大法弟子:王桂珍 海杰 孙晓云 2001年5月30日


严正声明


在正法修炼中,在邪恶的威逼高压下,我们不情愿地给管区民警写了“不进京上访、不练功”等不符合修炼人标准的东西,其中还有家人代写或说过的那些对大法不利的东西,现在我们严正声明,以前所说、所写的对大法不利的一切东西统统作废。今后我们会坚修大法,跟上正法进程。

大法弟子:崔雪琴 敖登 格日勒 崔壁军 2001年5月30日


严正声明


由于高压迫害,在神志不清时所说、所写的“保证书”、“悔过书”,声明全部作废,坚定修炼大法。加倍弥补。

刘海英 2001年6月22日


严正声明


我是一名大法弟子,自1999年7月23日从北京回来之后,在高压政策下,在单位和派出所写了很多份“保证书”,并抱有侥幸心理,认为只要心中坚定,那只是表面行为,不知这已经给大法造成了很大损失。现在我幡然醒悟,特严正声明以往所写、所说的一切统统作废,今后会更加坚定地修炼大法,紧跟师父正法进程!

大法弟子:李丽君 2001年6月13日


严正声明


一切违背大法的东西作废。由于我们有常人的执著和学法不深,在2000年5月份由派出所某人写了于大法不利和“不炼”的一些材料让我们签名。我们看都没看就签了名。没能过好关。现在我们严正声明,以前所写的一切材料作废。还我们师父清白,还大法清白,坚修大法,加倍弥补,跟上正法进程。

大法弟子 李桂荣 委振业 2001年6月6日


严正声明


由于高压迫害,在神志不清时所说、所写的“保证书”、“悔过书”声明全部作废,坚定修炼大法。加倍弥补。

大法弟子:彭洪豹、张宝泉 2001年6月17日


严正声明


由于学法不深,在邪恶的迫害中,在邪恶的谎言欺骗和引诱下做了违背大法的事,师父慈悲,一再等待,现在我严正声明过去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要求的言行统统作废,我会加倍弥补,跟上正法进程。

大法弟子:李新华 2001年6月20日


严正声明


我声明过去在怕心等执著心的带动下所写的“保证、检查”一律作废。在过去的修炼中所说、所做的与大法相违背的东西一律作废。今后我要坚修大法紧随师父正法进程,溶入正法的洪流。

大法弟子:朱晓英 2001年6月10日


严正声明


由于高压而违心写的所谓“保证不练功”的书面材料一律作废。

马兴源 2001年6月18日


严正声明


我叫单玉环。因学法不深,有怕心和执著,从7.22后所说所写诋毁大法的话,上缴过书,烧过手抄的书等言行,在此声明全部作废。我的生命为宇宙大法而存在。如今后背叛大法,请求形神全灭。我今后将加倍弥补自己以前的罪过,跟上正法进程。

大法弟子:单玉环


严正声明


我于1999年7月在单位的压力下写了“保证书”以及不利于大法的材料,现在认识到这是一种错误的做法,根本就不符合大法要求,也不是大法弟子所为,我现在郑重声明所写的一律作废,我要坚修大法,跟上正法进程。

声明人:霍炜 2001年6月6日


严正声明


由于做得不好,写了“三书”。愧对师父、愧对大法、愧对同修。现严正声明,一切不利于大法的言行统统作废,今后一定把心摆正,在法上认识法,加倍弥补,跟上正法进程。

大法弟子:李健 白永强 郭秀苹 2001年6月18日


严正声明

我在修炼的道路上,由于执著和怕心,在邪恶势力的威逼利诱下写下了不练不学法轮大法的所谓的保证书。现声明所说所写所做的所有不符合大法的言行一律作废。坚定修炼,跟上正法进程,加倍弥补。

大法弟子:张素华


严正声明


由于高压迫害,在神志不清时所说、所写的“保证书”、“悔过书”声明全部作废,坚定修炼大法。加倍弥补。

任立祥 2001年6月12日


严正声明


自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后,我所说的、所写的一切不利于大法的东西统统作废,今后我坚决以法为师,坚修大法,加倍弥补,跟上正法进程。作一名真正的大法粒子。

大法弟子:申志超 2001年6月19日


严正声明


自1999年7月20日以来,一切不符合大法要求的言论和书面文字及家人给我写的书面文字一律作废!今后我一定更加坚定地修炼大法,坚决跟上师父正法的进程。

法轮大法修炼者:王凤英 2001年6月14日


严正声明

我在修炼的道路上,由于执著和怕心,在邪恶势力的威逼利诱下写下了不练不学法轮大法的所谓的保证书。现声明所说所写所做的所有不符合大法的言行一律作废。坚定修炼,跟上正法进程,加倍弥补。

大法弟子:宋艳芳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