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第一次去北京证实法的经历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1年6月24日】从1999年7月份政府镇压大法以来,我一直有想去北京证实法的愿望,但是由于怕心和各种执著障碍着,甚至受邪悟的影响,一直没有实现,只是在地方发一些讲真相的传单。

2001年3月份我丈夫因修大法被抓并送到看守所。两个多月来,一直是我自己带着两个上学的孩子。当时的感受真是“百苦一齐降,看其如何活。”此时真正体会了师父这两句话的涵义。我当时就想我在大法中修了几年了,连这么点承受能力还没有吗?我决不能在难中倒下,无论多苦多难也要闯过这一关。就经常默念师父的《苦其心志》、《登泰山》、《因果》等诗句鼓励自己,凭着对大法坚定的信念,走过了艰难的两个多月。但是过得很疲劳,只是在消极承受。

有一天在明慧网的材料中看到一篇文章,对我的触动很大,其中有一段,大意是:我们有一些学员越来越感觉难以承受,怕心越来越重,甚至求师父再给消消难;一个人行路都很困难,何况再去顾别人,甚至背上一个人或几个人。看后觉得就和自己的状态一模一样,简直就是在说我呢。我想叫我看到这篇文章也不是偶然,我就下定决心走出这种状态,不能消极承受,要跟上师父的正法进程,又通过反复学师父的经文《建议》《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和明慧网发表的弟子们参与正法的心得体会和经历后,我就想我要去北京证实法。我和孩子说了我的想法,他们很支持我,但有些担心。女儿说,你行吗,你可是从来没有自己做过什么事。我说行,有师在,有法在,怕什么,主意一定下来就去做。但是困难又来了,横幅怎么办?5月13日,碰到一位学员说,自己写吧,不在字好坏,关键是看你那颗心,我想也是,就决定自己写,可是自己从来没有写过毛笔字呀。回家后问我的女儿,你帮我写个横幅吧,女儿说行。孩子先在纸上写成字样,然后印到黄布上,再由我用毛笔蘸红漆描出字体,很快一条黄底红字的“法轮大法好”的横幅就制做出来了。我和孩子看后还比较满意,这给我去北京增加了一份信心,我想只要用心去做,都能行的。横幅准备好了,下边的问题是想找个伴,因为我自己很少出门的。等了一天也没有找到伴,我想别等了,自己走吧,也许师父就是这样安排的。我就决定5月19日(是星期天)去。18日晚,准备好东西,反复演示了怎样快速打出横幅,两个孩子反复说:妈妈,你可一定要打出横幅,别当了逃兵,也别被他们转化了。我说你们放心吧,我知道应该怎么做,人怎么能转化了神呢?我是去北京证实法,铲除邪恶,不是去被关押、劳教。临行前我发出正念,请师父及我修出的所有功、生命体与护法神保护我顺利到达天安门打出横幅。

5月19日清晨,一出家门,就有一辆出租开过来,一路很顺利地踏上了开往北京的列车,在车上心情既激动又很坦然。激动的是两年来要到北京证实法的愿望就要实现了,坦然的是没有紧张和怕,反而有种身心都很轻松愉快的感觉。

上午10点左右顺利到达天安门广场。因是第一次来,一边转一边选择时机,又不能转的时间太长,以免被便衣看出破绽。广场上游人不是很集中,纪念碑一侧停着几辆警车,时而有一辆车开过来巡逻,也没有发现打横幅的弟子,我想就是我自己也要打出横幅,干什么来了,不就是放下生死来证实法吗,此时没有一点怕的感觉。我来到纪念碑前觉得不太合适,就又转到国旗下面,这里游人不少,国旗右侧有一国外旅游团在照合影,照完正在起身。我想就在这里吧,瞬间拉开横幅,高喊“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很快就有便衣向我扑来,掐住我的脖子,并扯着头发把我向警车拖去,我继续高呼“还法轮大法清白,还我师父清白”等口号,这时我的脖子被掐得更紧了,并有一个声音恶狠狠地说:“叫你喊”。我只要能喊出来我就继续喊“法轮大法好”。我被拖到警车旁,一把推到车门上,车上下来两个警察把我拖上车,关上车窗、拉上帘,把我摁倒在最后一排座位上,向我要横幅我不给。一个警察一手揪住我的头发,一手拿一瓶矿泉水,在头上、脸上左右开弓,猛打一气,并往耳朵里倒水,往脸上吐痰,另一个警察用脚在胸部、腿上猛踹一通,一边打一边骂。我善意地告诉他们,不许打人,你们这样迫害大法弟子是在害你们自己呀,是要遭恶报的,一个警察说,我愿意。打累了,两个人骂骂咧咧到前面坐下,我又一步跨到前排想打开车窗喊口号,又被他们拖到后排,又是一通猛打。车开到天安门分局门口,一个恶警一脚从车上把我踹下来坐到地上,我又高喊“法轮大法好”。我在前面走两个恶警在后面踹我的腿,一路走一路踹来到公安局里面。里面有人问:“干什么的?”“法轮功”,紧接着出来四、五个恶警,把我拖到铁笼里,把我双手分别拉平铐在铁栏杆上,又是一通打,有打脸的,有揪着头发往铁栏上撞的,有用脚在腰上踹的,并抢走了横幅,打完了又拉到外面走廊的椅子上铐上,不再管我。一个下午也没有别的弟子来。直到晚上他们吃完饭,几个警察说出来活动活动筋骨,就把我拉到里屋,先是让填表,我说不会写,坚决不配合,他气急败坏地一把揪住我的头发从椅子上拉起来,打了几个嘴巴。我告诉他,你们不能这样对待大法弟子,是要遭恶报的,再不醒悟,你们都要下地狱的。他说:“我愿意,我恨死你们法轮功了。”有两个人拿来了警棍,并拿来了一瓶什么药水,几个人摁住我往鼻子下面抹,一股很刺激的气味直钻鼻孔,我闭住呼吸,心想药是对常人起作用的,我是修炼人不起作用。他们又往我眼睛周围抹,并说,“让你尝尝这神秘药水的滋味,叫你的肉慢慢烂掉,明天你就成了三片嘴”,又过来两个人把我摁倒趴在桌子上,拿警棍在背上,屁股上猛打,直到打累了才罢手,还说明天再接着打,又拉到外面铐在椅子上。

20日上午又带来一个打横幅的女弟子,拉到里面拳打脚踢一顿,把我们两个铐在了一起。时间不长又带来一个年岁大一点的女弟子,这两天就有我们三个人,下午各地驻京办事处的人去辨认,谁也不说,由于后来的这个弟子车票没有扔掉,被搜出来,是张家口地区的。我和另一功友也被张家口驻京办事处强行接走。到那里身上的钱被搜走,在办事处住了一晚上,21日早晨给我们打开了手铐,洗完脸活动活动,张家口的那位学员被接走,剩下我们两个没上铐,这时屋里有三个男人看着我们,我们都在想怎样摆脱邪恶的控制。我注意观察了一下窗户,窗户是推拉式的,另一个功友想,要走两个人就好了,一会果然出去了两个人。这时屋里只有一个人看着我们两个,功友从地上慢慢站起来,给我使了个手势,就先跨上窗台,打开窗户。那人一看先去拉功友,我也一步跨上窗台,打开窗户向下看了一下,这是二楼,一楼的窗户上有防护网,就先跳到防护网上,再滑下去,这时功友还被那人抓着,我就先跳了下去,站起身没事,就沿着楼向外跑,刚出招待所的门,后面已有人追上来了。跑到一路口准备打车,刚一拉出租车门,就又被抓住,又被拉回来了。路上有行人观看,我就又高呼“法轮大法好”等口号,心想另一位功友能走了也好。我被拉回地下室,进屋他们先猛打几个嘴巴,我的左眼当时就肿了,又被上了手铐。这时听到外间又有“法轮大法好”的口号,功友也被抓回来了。我们虽然没有走脱,但也给邪恶以致命打击。此时看着我们的三个人吓得大喘粗气,浑身发抖,一个人说,你们出了什么危险这不是砸我们的饭碗吗?功友正言道:我们不是自杀,就是要摆脱邪恶的控制,我们炼功上访都没有错,为什么要关押我们?不由分说,我们分别被上反铐,拉上车,眼被蒙上,也不知要去哪里,一路上由于我晕车,呕吐,才把眼罩打开,手铐到前面来,一直到下午4点左右,我们被送到了河北省怀来县看守所,当时我们两个人的状态把他们吓得不轻,我的左眼是肿的,胳膊上、背上、屁股上、腿上全是一块块黑紫色的,并呕吐,另一个学员则是不能站立,说是腰被打伤了。在那里叫我们说出姓名、住址,叫吃饭,我们拒绝,要求尽快放我们,不放我们就用生命为代价,铲除邪恶,绝食到底。结果23日上午被释放,并还给钱物。

五天的护法经历,使我体悟到很多很多,只要我们心在法上,做到在任何环境下不配合邪恶,敢于放下生死,并不一定有多大难。法制约着一切,师父牢牢地掌握着一切,人什么时候说了算过?我们修炼的路是师父安排的,不是邪恶关押得住的。关键是人的观念在障碍着自己,认为去北京就一定要被关押、劳教,所以就不敢走出来。

以上是个人的一点体会,因为我也是第一次一个人去北京,也有很多地方做得不好,有待于进一步提高。写出来的目的是想和没有走出来的功友交流,只要敢于放下生死,没有什么可怕的,师父安排好了一切,师父看的就是我们那颗心。由于文化有限,有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