迟来的报道:孔庆黄被迫害致死经过

——发生在云南省建水县的一幕迫害法轮功修炼人罪恶事件

更新: 2021年09月22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1年6月25日】法轮大法修炼弟子孔庆黄。男,33岁,云南建水人,云南大学经济系大学本科生,经济师,国家公务员,党员,任建水县临安镇副镇长五年多。他于1997年8月得法,从此走上修炼道路。他学法认真,严于律己,平易近人,按师父教诲严格要求自己,他认为“没有法轮大法的救度就没有自己,是大法开创了宇宙及众生,自己所有的一切都是师父给予的,一个健康的体魄,一颗纯净向善的心,明白自己不能再做自我毁灭的事,按师父的法严守心性,时时把自己当作炼功人。”自7.20之后,他一直坚修大法,随时准备用鲜血和生命去卫护大法。

2000年4月7日,在四十多名全镇人民代表大会结束时,孔庆黄主持完全镇计生工作会议后,向不明真相的人们弘法,谈自己炼功的心得体会,炼功后身体不再有病,一身轻,自己的道德观、人生观、世界观有大转变,明白自己不能再如常人般随波逐流。从学法中,提高心性,抵制社会腐败的不正之风--走后门,收红包,谋回扣,吃喝玩乐等。告诉大家,法轮功带给人们的不仅是健康的体魄,更重要的是炼法轮功使人民道德回升,每个人都严守心性,自觉地做一个好人,凡事都要考虑别人,做事要向内心去找……等。这些都是李洪志师父在大法中所讲的,他教人向善,返本归真。孔庆黄告诉人们法轮功是佛法,是世界上一切学说中最玄奥、超常的科学。孔还谈了目前新闻媒体对大法和师父的一切报导是无中生有,在造谣,告诉人们师父是慈悲的,是普渡众生。希望善良的人们能正确看待这一切。

在会上他完全是用善的一面来告诉人们。但随之而来就是对他的软禁,做思想转化工作,并抄了家,抄走师父的书、相片、录相带、录音带。4月9日正式被关押在看守所,说他企图煽动人民群众,影响恶劣,并被开除出党,撤销副镇长职位。

4月中旬,孔庆黄的父亲听说儿子被关,当天就气绝身亡。不明真相的人们大骂孔庆黄,说他六亲不认,说他麻木不仁,并开始骂大法、骂师父、骂炼功人。当孔庆黄在看守所听到妻子说这一切时,他因在法上的一时迷惑,于5月初写了保证“不练功”并于5月9日回单位上班,送报纸,打杂活。面对单位的工作变动他坦然面对,微笑处之。

6月9日,孔庆黄去北京上访。其妻原来不炼功,在孔庆黄再次上访前夕,在他的影响下,妻子王伽月开始明白自己应该修炼法轮大法,再不修就永远错过了,并支持丈夫上访。孔庆黄走后,王伽月被严控在家,强迫接受洗脑,6月23日王伽月在上访途中被抓,关押在看守所,就在这几天,也有十位建水县功友因上访或修大法被关。

6月28日,孔庆黄回家后被抓,关押在看守所,政府严格控制隔离炼功人,不准我们讲话、见面。孔庆黄被抓后,一直绝食,希望政府能明白,法轮功不是邪教,他愿用生命来护法。绝食十多天,看守所强行灌食,以后隔四、五天灌一次食。到8月初,看守所不再灌食,而是带他强行打针输液,五、六天打一次。大概8月25日,强迫他入院治疗,医院不知何故每天都要抽孔庆黄的血一至两筒化验,孔庆黄身体迅速垮下来,相当虚弱,到9月1日,孔庆黄同意吃东西,9月2日处于昏迷状态,9月3日晚9时去世。次日(9月2日),昆明派专家会诊,发现他皮肤发黄,不知何故,还误以为是中什么毒。其实是近一个月不断地被大量抽血所致。

在孔庆黄生命危险期间,地方政府口口声声说什么“仁至义尽”,打着“人道主义”的幌子。可实际上家属向县委领导请求把孔庆黄释放回家,他就会吃饭,就能挽留他的生命时,他们却满口拒绝:“不行”。在他生命的尽头,因其妻王伽月也炼功,被扣押在强制洗脑班,不准见面,直到弥留之际才给看了两分钟。这就是他们所谓的“人道主义”。孔庆黄绝食60多天,身体缺乏能量,应补充能量,而医院却每天都在大量抽他维持生命的鲜血,(每天一至两筒,每筒大约5CC或10CC)不知是他们不懂医疗常识,还是受什么人指使,把孔庆黄当作实验品来实验。他们不把人当人看,采用法西斯的手段将其迫害致死,还说什么为他治病花了多少钱。

事后,作为妻子的王伽月曾向有关领导提出,要求解释为何每天要大量抽孔庆黄的血化验,他们避而不答,也有人向医院一位副书记问及此事,他说“不知道”。

孔庆黄被迫害致死后,他们却陷害说孔是“痴迷法轮功,触犯法律法规,愚迷不悟、顽固不化,自绝于人民”。这不由让人想起文革时的“红色恐怖”。在21世纪的今天,江泽民口口声称要依法治国,可是法律何在!?是谁在践踏宪法。作为被迫害致死孔庆黄的妻子,王伽月呼吁全世界善良的人们关注发生在中国大陆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一幕幕暴行,共同制止邪恶的迫害。(2000年11月8日)

注:孔庆黄的妻子王伽月于2001年被劳教,并承受严重迫害。



附件:幼儿教师王伽月致领导同事的信

尊敬的各位领导、可亲可敬的同事们:
您们好!

通过冷静的思考、慎重的分析,我庄严地作出抉择。

当你们看到这封信时,我已远离家乡,去做我应该做的事,我心中澎湃着一种声音,如洪流般激发,再也无法静坐家中,等待此事的结束,我无法踏着前人的鲜血走过,我愿用自己的生命和行动告知世间每一个人“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不是邪教。”

从一九九九年七月以来,法轮功事件不断,新闻媒体大量捏造事实,用所有的宣传工具铺天盖地在欺骗着广大人民群众,他们不敢公开此事的真相,所有的报导都是经过精确剪辑,在断章取义、或随意捏造,在全国掀起了一场“文化大革命式”的所谓与邪教争夺人民群众的斗争,致使“法轮功”事件不断升级恶化,而这一切不是因为“法轮功”做了什么而带来的,而是我们的领导人江总书记及一群为了心中私欲,想从此事中捞取政治资本的跳梁小丑合导的一台戏,他们在用所谓的事实在愚弄着善良的人,致使人们骂大法、骂师父,甚至恨炼功人,从而使我们的国家又走入动乱年代,自己给自己制造了矛盾。

善良的人们啊!你们可否静下心来好好想想“法轮功”、“炼功人”到底在生活中实质上伤害过谁,你们心中为何如此愤愤不平,而这一切均是你们被蒙在鼓里,不明真相所致,要知道事有前因后果。

九九年四月二十五日静坐在中南海,是因法轮功炼功人在天津受到连续不断的严厉不公后,人们向各部门反映不理后,才善意地向中央反映情况;当时人们安静地自觉遵守社会公德,走时一片纸都没留下。朱镕基总理以理性宽大的胸怀,充满诚意地解决好了这件事,接纳了人民的心声“我们只想炼功,做一个更好的好人。”事后,妒火中生,毫无政绩的江总书记却大叫“灭掉,灭掉,把他们消灭掉”如此的暴政专横、无理,才导致了七月的取缔。炼功人正因为信任政府,才去反映,用的完全是善的一面,但却在江总书记和跳梁小丑的恼羞成怒中越演越烈,基至剥夺我们讲话的权利,炼功人上访无门,才会去天安门向世人诉说。

国庆节有1千多名法轮大法弟子护法。老人、妇女、儿童、成年男子在广场炼功,警察见炼功人就打,一时间一片狼籍,广场进入戒严状态,而炼功人完全用善的一面真正做到“打不还手”,他们面对不还手的人还疯狂无情地殴打,围观群众不准照相,被强行摔坏照相机、录像机,甚至殴打说了一句“不能打人”的群众,那悲壮的场面他们为何不敢公开,他们不是要揭露法轮功吗?为何不在新闻上报导,因为他们怕丑恶的嘴脸被曝光,还在丧心病狂地无恶不作。

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人不报天报。被蒙骗的人们,你们有权利明白真相,请你们冷静地分析一下,是什么原因造成了现在的局面,不要再喋喋不休、愤愤不平地骂大法、骂师父、骂炼功人,不要再被蒙骗,从而助纣为虐,为自己造下太多的“业”。

孔庆黄坚修大法,绝食六十天没死,还行动自如、谈笑风生,只是身体有点虚弱,但强行被拉进医院治疗后,每天大量抽他的血搞实验,身体迅速垮下来,不能说他绝食而死,抽血加速并导致他死亡。人都不把人当人对待!

他死了,人们觉得很可怕,认为“邪了”,实质上你们不明白,他正是在用生命告诉人们、告诉苍天,“法轮大法好”,也许你们会说我麻木不仁,被邪教控制。“死”对于常人来说很可怕,但当你明白这宇宙和生命如此浩瀚博大后,你们就不会再这样理解了,孔庆黄用“真善忍”承受了这一切痛苦,忍受身体的折磨,坚强地走出来了,用他的慈悲在救度世人,他希望人们醒悟,心中能再存善念。作为他的妻子失去挚爱的丈夫,心中的痛楚无与比拟,但我明白这一切的理,我应坚强地面对这一切,承受这一切苦难,因为我是法轮大法修炼弟子。

不要再认为“我要炼功”是一种消极的态度,逃避的借口,我是在为我自己而修炼,因为我明白法轮大法是什么,我为何而存在,人活着就应返本归真。我真实地明白李洪志师父给予了我什么,多么慈悲伟大的师父,他为弟子承受了无数的苦难!这些是常人无法了解的。我有缘修炼大法,是无上的殊胜,犹如一个在迷雾黑暗中生活的人走出迷雾,豁然间看到了清晰的那一面,在大法的力量下,越来越清楚。当历史走过这一页后,你们会明白这一切。面对这一切魔难,炼功人正是用大法来衡量自己的心性,我们在承受,在“忍”,不要再认为我们六亲不认,麻木不仁。要知道孔庆黄被抓也是因放不下我,来找我才被关的,我们失去了温馨的家庭,家人无端承受苦难,这一切都如在活生生地撕裂我们炼功人的心,但我们向善的这颗心不动,我们还是用大法来要求自己,默默地承受这一切,包括世人的误解、耻笑,用善的一面来对待一切,这就是大法修炼弟子。

在全国有50多名炼功人被打死、逼死(写此文章时),有600多名炼功人被强行关进精神病院,强行注射破坏中枢神经的药物,用电棍击,对炼功人用多种刑具,在雪地里冻,或罚站晒太阳,脱光衣服羞辱,对于绝食的炼功人强行用浓盐水灌,活活被浓盐水呛死。他们如此疯狂地对待炼功人,手段非常残忍,而炼功人却容纳了这一切,承受了这一切,用善的一面对待这一切,真正做到“打不还手、骂不还口”。我们在强制学习班炼功,帮教组认为破坏纪律,动手打炼功人,不准炼功。第二天,我坚持炼功,被他们双手反捆,连脚一起捆上,关在小屋里,从早上绑到下午三点开会,当时两只手肿有馒头高,变成黑紫色。我在学习班绝食后,陆应光书记曾威胁说:“你们要吃饭,不吃饭我们是有办法对付的,外省对付绝食的方法是灌盐水,大家都是建水人,不忍心这样对待,但若继续炼功绝食,就要采取强制手段,学习外省的经验……。”从我的亲身经历就可以看出,目前在中国大地上所发生的这一切都是真实的,他们对待炼功人就是如此残忍,他们将为自己所犯下的罪恶偿还一切。

上访,是国家付予人民的权利,信任政府,才会上访但不是游行、喊口号,完全是用善的一面。我们无意参与政治,但江泽民、罗干、何祚庥为首的邪恶势力,却逼迫我们不得不上访,向世人说“法轮大法好”,大法弟子所做的一切并没有损坏国家形象,他们正是在阻止邪恶,而真正损坏国家形象的是江泽民及外交部一些官员,公然向世界宣称“他们没有抓过一个炼功人”等谎言,这种掩耳盗铃的做法,遭到了世界人民的耻笑,损坏了中华形象,他们所作的罪恶已使自己站在了人民的对立面,邪恶势力无恶不作的表现令神都为之愤怒。

善良的人们睁开眼睛看一看吧!法轮大法弟子坚定大法的心为何不可动摇?为何不顾一切地卫护大法。因为我们明白,“大法有着无限的内涵,造就了宇宙每一层次的一切,当然也包括人类的一切”,有许多人一辈子吃苦,生生世世吃苦就是为了这天得这一部大法,炼功人把大法看得比生命还珍贵,明白法可正人心。炼功人的无私无畏,放下生死“已为大法在世间确立了坚如磐石的基础与大法在人间的真实体现。”这一切善的表现,难道还不够吗?

在正法过程中,宇宙中的一切众生都将重新摆放位置,你将置于何种位置,这是自己选择的。清醒吧!人类,心存善念,是没有错的。

幼儿教师:王伽月
2000年11月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