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露通州乔庄看守所的邪恶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1年6月27日】尊敬的朱镕基、李瑞环等国家领导,你们好:

我是一名法轮功修炼者,2001年4我根据宪法赋予公民的合法权利去和平上访,反映法轮大法的真实情况,结果被非法拘留在北京通州乔庄看守所。

进拘留所后。一进号,警察先搜身,边搜边骂,搜身时故意把衣服撕得乱七八糟的,等刚一穿好衣服,大牢头便气势汹汹地走到我面前,先是打耳光,连续左右乱打;等她打累了,就又上来一个用脚踢,边踢边说:“到了这就得听我们的,我们说了算。”到了睡觉的时候,他们睡觉,让我“值班”(站得很直,不许动、不许说话、不许闭眼、不许靠在墙上,一直站着)。

第二天早上,开始“教规矩”(看守所私立规章)。

1、 飞着:头向下低,背靠墙,双手反上举贴墙。
2、 蹲着:双手平举,双腿分开半蹲。
3、 走板:用塑料底鞋打屁股,至少打10板。

这只是其中的几种。在号里,我没有最基本的人身自由,连上厕所都被限制。在那里,我不能说话,不能笑,每天都要背监规和行为规范。一百多道题,天天都要背,只要错一个字,轻则罚你“飞着”,重则一顿毒打。打完后,还要跟你说:“这里的规矩多着呢,有的是招治你,外面要是有人问你‘打没打你?’你不许说打你,这不叫‘打’,这叫教你‘规矩’。”

在看守所的每一天,整天听到的是大牢头、二牢头的骂声,我曾被大牢头打了3次,走板时一下就打了70多板,屁股都被打出了脓血,一个多月都是黑紫色,脸也被打得肿起很高。

有几次被管教看到,他不但不管,反而教唆牢头。管教每天都亲自提牢头,而每次牢头回来后就象疯了一样,对我又吼又骂。但是她每次打我的时候,我的心态一直很稳,而且也总是善良地以微笑面对,所以有几次她也直言向我吐露真情:“你们都是好人,这我知道,我也不愿老打你们。可我是牢头,我也是犯人,我也得听人家的,要不然我比你挨的打都惨。”无知的她还不知道,为了现在少挨管教几下打,她给她自己的未来造下了深重的罪业。——她因为屈从这种强盗逻辑而直接参与了对大法弟子的迫害,可是这种参与对她本人来说是最大的坑害,因为迫害法轮功是天理不容之事,所有参与迫害者最终都将得到严厉的恶报。

在通州乔庄看守所的日日夜夜,真象是在人间地狱走了一回。在此,我要控告通州乔庄看守所:

1、 私立规章,明为“规矩”,实为酷刑
2、 目无国法,侵害人权。
3、 警察逼迫、教唆犯人打人。

我国是一个十几亿人口的大国,历史悠久,是文明古国,可是就在首都北京的看守所里,竟然如此的暗无天日。我国是个法治国家,警察应该是为人民服务的,不是残害善良的老百姓的。我希望有关领导能追查并惩处打人凶手,还我一个公道。

(大陆法轮大法弟子)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