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天有眼 恶人往哪儿躲!

关注度:
【明慧网2001年6月29日】2001年6月20日(星期三)下午3、4点左右,石家庄忽然天昏地暗,一时狂风暴雨,电闪雷鸣。其中在石家庄北焦看守所劳教所及其周围,暴雨中夹杂着冰雹,铺天盖地而来,冰雹直径大约1-2厘米大小,扁的,砸在地上厚厚一层,最厚处约7-8厘米。每个冰雹内都带有图形,像人眼一样,眼球、眼珠俱全。群众议论纷纷:“现在社会这么乱,看这冰雹下的,哪儿坏往哪儿砸!”

真是老天有眼啊!

“邪恶利用坏人手中的权力经过近两年的造事,使用了集人类历史中最下流的行为、动用了古今中外一切最恶毒的方式迫害大法与修炼者。”据不完全统计,石家庄及周边地区已发生了7桩大法修炼者被迫害致死的血案。他们分别是陶洪升(河北省安全厅干部)、赵丰年(石家庄正定县二十里铺工商局干部)、刘荣秀(石家庄青园小区居民)、刘书松(沧州杵龙堂乡西卷子村人,被石家庄公安局政保大队打死)、李志水(石家庄辛集市和睦井乡双柳树村居民)、左志刚(石家庄中山路某电脑公司职工)、丁刚子(石家庄赞皇县城关镇东街人)。

2001年6月11日上午9点,在石家庄市赞皇县医院上演了一出抢救“尸体”的罪恶闹剧。赞皇县看守所的狱警将一具仍然带着手铐脚镣的尸体送进县医院,强迫医生“抢救”、“输液”,之后又逼迫医生填写了“抢救无效死亡”的报告。据县医院透露出来的消息,尸体被送来时,已经发臭,招满苍蝇。

这不是演戏。尸体也不是道具。死者是石家庄市的法轮功修炼者,47岁的丁刚子。他去年十月三日被警察骗入警车,当时他正在赖以为生的自行车修理摊上为人修车。警察声称只是谈几句话,结果这次谈话长达八个月之久,并且使47岁的丁刚子永远闭上了嘴。丁刚子在看守所受到背铐、脚镣、电棍等酷刑,丁曾绝食抗议,狱警经常指使犯人殴打。

同样也是在石家庄。5月30日,市公安局、“610”小组等警察突然窜到大法弟子左志刚工作的一家电脑公司,把他非法抓至石家庄桥西区公安分局。后进行刑讯逼供,左志刚当天就被这伙凶犯毒打致死,尸体伤痕累累,一只耳朵呈黑紫色,在后背腰部有两个方形的大坑,脖子上有很细的绳索的勒痕。

暴徒们血债累累,人神共愤。5月30日当天,石家庄连日的火炉高温忽然骤降,一时间寒冷异常,风景区河北省灵寿县五岳寨降下漫天大雪,足有一尺多厚。举城百姓继“鼠疫”流行后,都异常惊恐,到处议论纷纷:六月飞雪,定有奇冤。继六月飞雪后,石家庄又迎来了“长着眼睛”的六月冰雹,这还只是“针对那里众生对大法犯下罪恶的警告。”“如其不悟,真正的灾祸就将开始。”悬崖勒马,回头是岸。停止迫害法轮功,善待大法修炼者,这是唯一的为自己、为家人所能选择的出路。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