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陲小镇学法轮功的妈妈和整她的地方领导黑老大


【明慧网2001年6月29日】我家座落在湖南省的一个边陲小镇,闭塞贫穷,民风败坏,当官的心狠手辣。我妈一辈子也就过着那种小镇市民的简单生活。逆来顺受。直到97年我向她介绍了法轮功。一个没有多少文化的女人开始在街上义务教大家炼法轮功,不少人为之受益。

不料江氏流氓集团自99年开始无理镇压法轮功,街上很多人迫于压力不敢让别人知道自己炼功。在我的帮助下,我妈再次坚强地走在前面,不向邪恶轻意妥协。被当地邪恶势力视为重要人物。

去年“十一”,我妈和另两个功友毅然踏上了进京护法的路。刚出北京火车站就被警察盘问。我妈因不愿骂师父而非法被抓,被遣送到当地。是县委书记下命令要拘留我妈她们。半个多月最后由有病在身的父亲拼借了八千元钱才将妈妈保了出来。春节前夕,他们再次把我妈从家中带走,并抄去了我家所有的积蓄,再次罚款一万二千元才让我妈回家过春节。并且,春节期间我妈被强迫每天到当地派出所“报到”。街上人无不为之抱不平,反过来也有人说我妈傻,不明白她图什么:何必跟这帮贼匪相斗?

那些人果真一帮贼匪。一个星期前,妈妈在电话里告诉我说,那个下命令整她及当地大法弟子的县委书记已经被抓了,理由是因为他贪污了好几百万。更令人发指的是,原来他就是当地的黑帮老大!难怪家乡民风日益败坏,好勇斗狠的年轻人无恶不作,肆无忌惮,原来那些横行霸道的地方领导就是他们的后台!

全国远近的报应让全县的人终于有些惊醒。我妈毫不让邪恶喘息,带着当地还能坚持炼功的功友每天发正念,并且已经主动向县公安局打电话要求他们如数退还被无理勒索的2万元钱,质问他们为何无罪关押她和当地大法弟子。当地大魔头一旦遭报,手下小魔也就元气大伤。昨天再通电话时,妈说:当地镇一把手已经亲自向我妈求饶,希望我妈不要怪他。我妈正色相告:“怪你干什么,谁做了坏事一定会有恶报,你们快点还我罚款,我到底犯了哪一条罪?”妈说,现在很多事她都能预感到,那个镇抓她的小头头被抓也是指日可待的事。我原来觉得妈妈的悟性并不是很好,可是在两年多的镇压中,她始终没有动摇的就是一个信仰:法轮大法好。

有些还不明白真相的百姓也许会认为我们大法弟子因这些恶人遭报而幸灾乐祸,我们没有这个心。我们只想通过这些报应实例让大家知道重新意识到善恶必报的天理。

法轮大法的的确确是宇宙大法,那些现在还不能清醒,还在受江氏流氓集团的蒙骗,不能改变对大法的看法的人,他们的处境将是不可想象的,这绝不是儿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