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新溶入到正法的洪流中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1年6月7日】“弟子们啊!师父心急而无用啊!你们为什么就放不下那颗常人之心哪?就不愿再向前一步哪?”(《再去执著》)。重读师父经文,心底感受到了强烈的震撼和警醒!“你们不能总是让我带着往上走,而你们自己不走,法讲明了你们才动,没有讲明你们就不动或反向动,我不能承认这种行为是修炼。”(《挖根》)。回顾自己的修炼过程,每一步都是在恩师的声声呼唤中被动地跌跌绊绊中走过来的,由于自己的执著,在过去的修炼中留下了许多遗憾和污点,但在大法的慈悲面前,我终于又回到真正修炼的路上来了,并重新溶入到正法的洪流中用实际行动加倍弥补损失。

99年7月22日我去北京上访,怕进不去北京绕路走,在天津换车时被扣,关在一个客运站的会议室6天6宿。当时被关的有40多位功友(不断有人送进来和被接走)。在会议室里,警察把中央电视台滚动播放栽赃、造谣、污蔑大法的邪恶节目音量放得非常大,功友们在地上盘腿打坐,大声背"论语"。当背到第三遍时,电视机关掉了。我真正体悟到了一个生命"溶于法中"的伟大威力。同时向内找,找到了中途被截的根本原因是心性问题,“咱们就讲,好坏出自人的一念,这一念之差也会带来不同的后果。”(《转法轮》P143),总想着进不去京怎么办?是自己人的观念把自己定在这儿了,就进不去北京。经过交流认识到了现在是"助师世间行"的时候了,回去后要与同修交流,共同走出来证实大法,整体提高整体升华。

然而修炼是严肃的。修炼不是工作。由于有了要干事的执著,忘记了自己的修炼也在其中。被地方接回后,片警给了一张复印好的保证书让我签字,不签字就不让回家。在心里强大执著的促使下,认为这只是表面的形式,就签了名。第二天单位找我写保证,此时没有在法上认识这件事,完全被人的后天观念左右着,写了如何听话,如何守法等保证。主管看过说:"保证就绕着弯不写那几个字。"当时我还不知悟地认为自己做得好。以后每天忙于交流,忽视了学法的重要。9月去北京被押回后拘留15天,又误认为证实法就要被抓,吃苦承受才能提高,现在才明白这就是那个为私为我的观念在起作用,利用证实法的机会提高自己,并不是真正为了证实大法而走出来的,与"修成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正觉"相差的甚远。同时自愿地接受了旧的邪恶势力所安排的一切。

10月末我在家被抓,警察的理由是怕我进京。"你去北京吗?""我去!""你没看电视吗?""正因为看了,我才要去说句真话,修炼法轮大法于国于民有百利而无一害,政府中少数人这样做是不对的…。"就这样被邪恶带走,被非法拘留15天并于21天后判劳教一年。

由于不能真正在法上认识法,被种种人的观念障碍着无法提高。虽然两次拘留能坚持学法炼功,第二次还组织大家集体学法炼功,但不知道用本性的一面来证法,甚至被非法判劳教,心里还很平静,当警察说:这回你又提高层次了,我还以为这是点化,心里美滋滋地接受着旧势力的邪恶安排。

在劳教所的前半年,单纯地把那里当成了修炼的环境,利用各种方式向犯人洪法,开创环境。一些犯人已经知道大法好,大法弟子好。我们学法,抄法时犯人给我们放哨。在劳教所,我抄了一遍《转法轮》、《在北美讲法》、《洪吟》等,但是由于没有从根本上突破观念,没有从理性上认识正法的大局,对证实法的形式和目的存在着误解,(认为被抓的人越多越好,越多越能证实法,真修弟子应该在监狱里,看到有同修被关进来就高兴),只有一点是明确的:修炼没有错,说真话没有罪。为了争取无罪释放,我们罢工抗议;向市局写信要求复议;向省司法局投诉劳动局非法捕判;向国务院写信反映法轮大法的真实情况;向联合国国际人权组织写信呼吁制止江泽民践踏人权和本国的法律。每封信都要求还恩师清白;还大法清白;还我们合法的修炼环境。虽然这些信都石沉大海,但我们的信念很强。

2000年5月末,邪恶势力在劳教所里利用邪恶的人渣掀起了黑风,胡说一些要决裂的鬼话。一时之间,我被惑众的妖言所迷惑,上了邪悟的贼船。在那段时间里,劳教所里决裂、悔过、揭批加上哭声、笑声连成一片,真是群魔乱舞浊浪翻。自己从接受邪悟的那一刻,从心底深处感到象有人用刀片在身体上一条一条地往下割肉一样异常的痛苦,大哭了一场后没有悟到自己做错了,反而认为这就是决裂人的痛苦。邪恶地认为只要记住"真、善、忍"就够了,什么也不要了。并写信给爱人将家里所有的大法书及音像资料、法像、法轮章和法轮图都交给了劳教所,多么邪恶呀!可当时在邪悟下心甘情愿,认为自己"情"放得好。当我明白时,我清楚地知道自己犯下了不可饶恕大罪!无法挽回,无法弥补,我等待着形神全灭。然而,主佛的慈悲是洪大的,恩师一次次地给我重新选择的机会。从劳教所出来的第二天,在书柜后边发现了一本《转法轮》,我心一动,还应该学法?!翻到恩师的照片时,我惊呆了:我看到恩师那慈悲的脸上满是泪水,而且清晰地看见眼角的泪水仍在不停地往下流……,我急忙双腿跪下双手捧书,心里说:师父,我错了吗?我那是悟到的呀。这时我看到恩师的泪水流成了河,我急忙又说:如果我错了,我改!我一定能改!师父您告诉我我哪儿错了?晚上恩师点化我从一座高山顶上一滑到底,浑身还爬满了黑虫子,在山底下我站起来,用手一把一把从身上抓虫子往地上摔,后来又来了两个人帮我往下扑拉。我知道我错了,而且还招来了一身黑魔。后来我去找两个同修,他们不断地帮我查找邪悟的根源。“我没有教你们做的,你们永远也不能做,显示心加上欢喜心最容易被魔心所利用。”(《定论》)。经过拘留、劳教与许多同修交流,自认为对法有了一定的认识,没有被正法进程落下,不自觉地生出了欢喜心、显示心、自满的心加上高压下的怕心,还有对时间的执著与对圆满的求心和人变异后的各种观念,都是被邪魔钻空子的原因,至此才觉得自己修炼所执著的东西太多了,漏也太大了。恩师说:“修炼中所要去的每一颗心都是一堵墙,横在那阻挡着你修炼的路”(《环境》)这么多执著阻挡着我,我还能修吗?也知道教训真是太深刻了,虽然写了声明但内心负担很重,无颜面对恩师与同修。

“真修弟子啊,我教你的是修佛修道的法,你们却因为在常人中的利益损失了而对我诉苦,而不是因为自己在常人中的执著心放不下而苦恼,这是修炼吗?能不能放下常人之心,这是走向真正超常人的死关。真修弟子人人都得过,这是修炼者与常人的界线。”(《真修》)听到恩师那慈悲的呼唤,泪水禁不住从心底流出。我修炼的心没有变,我不想看到自己真正的生命“千万年的等待将毁于一旦。”(《建议》),一切从零开始。突破各种变异了的人的观念,静心学法,因为“法能破一切执著,法能破一切邪恶,法能破除一切谎言,法能坚定正念。”(《排除干扰》)。同修经常给我送明慧文章看,使我深受启发,生命又重新溶入到正法的洪流中。一天晚上,有一个声音问我:你还愿意为大法付出一切吗?我心一惊,紧接着又问一遍,我想我还配不配回答这个问题(以前被邪恶提审问过这个问题时曾经回答说"愿意"),又问第三遍,我回答说:"愿意!但我觉得我不配。"早晨起床后,心里很难过,再次悟到师父那洪大的慈悲,将我从邪魔的桎梏中拯救出来,我要全身心地投入正法,讲清真相揭露邪恶,救度世人,才能不辜负恩师的慈悲苦度。我与走过弯路、不能走出人来的学员交流,摆正个人修炼与正法的关系,归正自己,跟上正法进程,使得一些学员不同程度地走出来参加了正法,我知道这都是恩师的安排和大法的威力。

今年3月我被逼离家出走,流离失所,却找到了做为大法一粒子的真正位置。我深深的体悟到一个得了法的生命离开了正法,生命的存在就没有意义。同时我也真正体会到了众生的痛苦,更觉得讲清真相、揭露邪恶、铲除邪恶是大法弟子义不容辞的责任,“因为未来有几十亿人要得法,如果人的头脑中装着抵触大法的思想,这场邪恶一过,人类就将开始大的淘汰,可能会使有缘得法的人或者更多无辜的人被淘汰掉,所以我们目前所做的一切都是伟大的,都是慈悲的,都是在圆满自己最后的路。”(《欧洲法会与全体与会者》)。为了那些有缘得法的和更多无辜的人,我们要十分珍惜恩师用极大的承受与付出换来的一分一秒,向世人讲清真相,揭露和铲除邪恶,救度世人。

走过弯路和还没有走出人来的学员,请我们都珍惜这万劫难逢正法修炼的机缘吧!把自己的生命真正地溶入正法的洪流中来,犹如一滴水只有汇入浩瀚的海洋才不会乾枯。现在我对师父讲的:"大法是严肃的,修炼是严肃的"有了更深一层的理解。

一天晚上我做了一个梦,梦见一个房间里没有灯,我躺在床上。朦胧中看到来了一堆大大小小不等的黑东西,有圆的、方的、长方的直奔我而来。我一边起床一边想,这是一堆什么魔呀?不管是啥,是魔就铲除。同修做"双龙下海"除恶,我就做"金刚排山"吧,这时我站了起来,意念中发出"金刚排山"双臂用力推出,只见这堆黑东西就没有了,又来了一个更大的,这时我感到双臂有些颤抖,没劲。心说再做一遍,随着第二遍"金刚排山"念出来,双臂用力推向黑魔,那东西慢慢变小,最后化掉了。我体会到师父讲的:“其实大法弟子每个人都是有能力的,只是没在表面空间表现出来,就认为没有功能。但是无论能否在表面空间表现出来,动真念时都是威力强大的。”(《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只要我们破除人的观念,心念纯正,大法的威力就会显现出来。

最后让我们共同重温恩师的诗“威德”


大法不离身,
心存真善忍;
世间大罗汉,
神鬼惧十分。

个人体会,有不当之处敬请同修指正。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