济南大法弟子遭受酷刑迫害片断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1年7月13日】......在精神病院内,暴徒们对李洪英进行灌药、打针、坐电椅等手段迫害。坐电椅是把学员绑在一个专门的椅子上,电击学员的两侧太阳穴,而且暴徒们所用电压很高。李洪英在被电击时有2块电表出现故障,精神病院的一位护士见了说,"这法轮功真厉害,弄坏了两块电表。”后来李洪英于2001年1月份被非法判劳教三年,送去体检因身体有病,被保外就医。

第二批大法学员在狱中均未写保证书,大部份比较坚定,在2000年10月份,山东省公安批给济南市公安局200个非法劳教大法学员的名单,历城公安局约得到50多个名额,在10月份邪恶之徒将50余名他们认为对其威胁最大的大法学员非法劳教后,还有很多弟子很坚定,而且因当时名额不够用而无法劳教,于是他们将其运至会仙山洗脑班迫害。(11月2日)这时,姚涛、杨自国、霞玉(因将书带入洗脑班而被发现),赵桂桔(坚持炼功)刚刚被重新运入历城看守所刑拘30天。当天晚上,历程洪楼镇祝甸村张维忠,又坚持晚上炼功,他对我说:刚来时我心里怕,不太敢炼功,但杨自国大哥和姚涛他们两个与我同关在10号房间时,常鼓励我不要怕,去掉怕心,主动清除邪恶的迫害。凌晨2:00多钟,张维忠打坐时被巡警发现,立即被带到走廊对面,由纪局长和两名巡警用粗麻绳劈头盖脸一顿毒打。劈啪地抽打声几乎每个学员都听得很清楚。打在小张的身上就象打在每个学员的身上一样,每个人都在想:我们应该怎么办啊?他们在走廊外将小张毒打约一刻钟,又将其拖到屋外绑在一棵树上,一名巡警用麻绳将其紧紧勒住,然后冷不防猛踢小张的小腹部,小张忍不住惨叫一声,石化二厂学员张娟听到了小张的惨叫声,她勇敢地走出来,对站在门口的纪局长说:不能打法轮功学员,我们炼功无罪,请他让小张回来。张娟因此被命令穿着一件薄毛衣站在室外,不让回来,当时还下着小雪,到了早晨7点钟,张娟仍未被放回来,大家怕张娟遭遇毒手。决定集体向局长要求放人,李玉萍、高殿风等学员走到走廊门口,对警员说:"请局长让张娟回来,她已经在外面站立了4个多小时了。"但警察却大声呵斥:"都给我赶快回去,谁让你们出屋的!?喊报告了吗!再不回去就不客气了!”这时学员们都勇敢地站了出来,站在走廊门口,一起高喊:"不准打人!放张娟!炼功无罪!"恶警大骂。这时有人带头高呼:"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好!"声音越来越响亮,这声音震撼着每一位大法弟子的心灵,泪水控制不住涌出了我的眼睛,一、二班30多名大法弟子终于喊出了埋藏在心底的呼声,此时的我真切地感到了自己是大法中的一个粒子,没有了一丝一毫的胆怯,心中只有为大法、为真理献出一切的纯洁念头。

警察们个个惊慌失措,有的帮教人员后来对我们说:"当时的情景就象《红岩》中的渣滓洞集中营的情景一模一样。" "法轮大法好!"的声音一浪高过一浪,响彻了金仙山。当天下午,李玉萍(济南铁厂职工)、郑经美、范奎芬(济钢退休职工)等8名学员被以"呼喊反动口号"罪名重又投入历城看守所,刑拘50天。张马屯学员曾繁美被劳教三年。8名学员被重新投入历城看守所刑拘后,受到钻笼子,吊人等的残酷折磨。那2米高,0.5米宽的铁笼子是立起来关押一个犯人的,现在暴徒们将郑经美、张春节、范奎芬、李玉萍等4人塞进一个平放的铁笼子。人在笼里只能蹲着,就这样关了两天。暴徒将李广琴(女,约50岁,济南石化二厂工人)吊起来,就这样吊了2天。但他们非常坚定,背经文,背法,监室内的学员也大声集体背法,鼓励他们,最后看守所没有办法,只好允许他们炼功。李玉萍等于12月3日被非法关押30天后,又由看守所押回洗脑班。邪恶之徒狂言:"就要这样来回折磨。"没过多久,李玉萍、刘英因炼功又被毒打,第二天被投入历城精神病院。暴徒强迫他们吃药、打针。李玉萍被绑在电椅上,被电击五次,致使李玉萍当场被电休克。10天后暴徒又将李玉萍押往济南刘长山看守所刑拘,最后于2001年正月二十八与其他十几位学员一同被非法劳教三年,关押在济南浆水泉山东女子劳教所二分所。历城韩仓学员张福珍,60岁,得法前身体多病,得法后身体一直很好。被关进洗脑班后,一直坚持炼功,一天半夜被恶警拖至室外灌了半瓶白酒。曲泽平,女,38岁,济南二毛厂工人,99年2月得法。她因患良性脑垂体瘤在淄博万杰医院作伽马刀手术,伽马射线损伤视神经,造成其视野缺损。她多方求医无效,非常痛苦,曾产生轻生的念头。99年2月在学法4天后,双眼视力即神奇般恢复正常,并且看到法轮、法身等另外空间的超常现象,她于2000年10月1日进京上访,押回济南后,在历城看守所刑拘。一个月后又被投入洗脑班转化。她非常乐观,总是乐呵呵的,她坚信有法正人间的一天,常鼓励我,帮助我,与我交流她的切身感受,帮我坚定对大法、对师父的正信。曲扬平因坚持炼功于2001年正月二十八被劳教三年,现被非法关押在济南水泉山东女子劳教所二分队。

在洗脑班被非法关押的4个月中,我们没有任何人权可言,没有休息日,没有节假日,连春节也被关在会仙山上。因为我不背叛大法,在里面曾被毒打一回,但这反而坚定了我对大法的正信。因为打我的警察是武警出身,练过硬气功,下手很重,而我并未被打伤,只是脸上破了点皮,脖子疼了几天。被打时虽然很疼,但我能忍得住,我悟到这是老师在帮助我、保护我,否则我肯定会被打成重伤的。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