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省麻城白果镇洗脑班真相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1年7月18日】2000年正月19日,麻城市白果镇由于有6人进京上访,讲清真相,为此白果镇政府政法委书记徐世前、派出所所长邱源清在地区性大会上挨批评、受处份,并罚白果镇政府60000元人民币。于是白果镇政府不法歹徒为了发泄私愤,也害怕再有大法弟子进京上访,于正月20日开始大批劫持大法弟子进洗脑班,洗脑班地点设在当地猴子山敬老院。

大法弟子到了洗脑班,遭到歹徒们不问姓名、不分男女的一顿毒打后,歹徒们再请当地蹲过监狱的流氓、恶人对大法弟子们进行所谓的“帮教”:他们强迫大法弟子们跪在地上,脱下鞋打弟子们的脸,边打边要弟子们跟着他们骂师父、骂大法。如果不骂的,就用纸塞住嘴,并往嘴里灌煤灰。被打伤的大法弟子不准亲人探视。

在洗脑班中,每一个大法弟子被勒索5000-10000元,另交3000元保证金,政府中的歹徒和恶警到大法弟子家中抢劫,看到大法弟子家中有冰箱、彩电等电器时,大声说:“喂,他家有钱,罚款10000元。”有位弟子是靠种蘑菇菌种勤劳致富的,歹徒看准了他家有钱,一次又一次的将其非法拘留,每次拘留都要其家属交纳上万元的罚款,若不交,就残酷地折磨该弟子,他的腿被徐世前踩断过,头被徐世前用玻璃杯打伤缝过针,致此歹徒们仍不罢休,强押着该大法弟子到信用社提款后才放人,并扬言说XX党让其富,也可以让其穷。

歹徒们把两名男大法学员双手铐在飞驰的摩托车后跟着跑,速度很快,群众见后无不惊恐。

歹徒们还每天要大法弟子学习、背诵污蔑大法的资料,若不从就会换来一顿毒打,同时还不让睡觉,并强行用给大法弟子们灌酒等方式体罚大法弟子。他们对外却说从不打骂大法弟子,只进行“思想教育”。最后弟子们以绝食来拒绝邪恶的迫害,他们却幸灾乐祸的说:我们不怕你们饿死,上面说了打死你们都不算犯法,何况你们自己找死!

这个邪恶的洗脑班从去年正月一直到现在还在继续,到现在为止仍然有许多大法弟子被非法关押在里面,最近恶警们不让弟子们用水,包括洗口、洗脸、洗澡、喝水等,不准出来上厕所,并把弟子锁在单独的房间里,很远就能闻到一股难闻的气味。每餐只给一小口饭吃。每天只能睡在水泥地上,任凭蚊虫叮咬......

大法弟子杨玉峰(又名杨桂花),女,医生,2000年初在家组织学员学法,被拘留7天,后家人交了1000元的保释金将其领回。2000年正月19日在家无故被强行抓进洗脑班,由于不配合邪恶,一阵毒打后,被送往拘留所刑事拘留。在7个月的非法拘留期间,身体受到了极大的摧残,全身半瘫,生活不能自理,不能进食,枯瘦如柴。其家属为此去要人,政府负责人说不关他们的事,叫家属去找派出所。然而派出所也推说不关他们的事,这样推来推去,其家属悲愤的说:再不放人,会死在拘留所里。派出所所长回答说:“死一个法轮功算什么,社会上已经死了那么多了!”最后在其家属的强烈要求下,交了1500元生活费才把她领回。周围的邻居见到她时,无不流下同情的泪水。杨玉峰在家休养期间,派出所、居委会三天两头到她家清查,2000年10月又以她继续修炼法轮功为由将其非法劳教两年,丈夫迫于压力与她离了婚,家中只剩下一个10岁的儿子在家无人照看。

大法弟子罗学林,男,69岁,由于他自己修炼法轮功受益,于是带动全家一起修炼。2000年正月中旬,罗学林到镇政府办公室上访,被非法判劳教三年。当他被抓到白果镇派出所时,以邱源清为首的恶警们轮番对罗学林进行审问,三天三夜不许老人睡觉......

大陆大法弟子2001年7月16日



附:救救正在被毒害、蒙蔽的孩子们!

湖北省麻城白果镇的不法人员声称:在反对大法的活动中签字只能算作小菜一碟,辱骂、嘲弄大法有奖金。麻城市白果镇中学的莘莘学子们正在被灌输诽谤法轮大法的种种“好处”。以麻城市白果镇镇政府王义阶、罗学春为顾问的、由白果镇中学、白果文化站主办的《问路》刊物刊登了三篇由白果镇中学初二(四)班的刘伟、初二(八)班的万琼、周灿所写的辱骂大法的文章,其语言及思想极尽无知、龌龊。此举由镇政府提出并且要求每个学生必写,写得好的有奖励。白果镇中学全校有近两千名学生。

以前在这座小镇上有一千多名大法弟子在修炼,邪恶势力迫害大法弟子后,有的弟子被打死、整死,有的至今被关押,受尽折磨,希望见到此文后的同修们能救救以上的几位小同学,启迪他们被埋没的本性,清洗他们受污染的灵魂。

大陆大法弟子2001年7月16日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