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修炼之路


【明慧网2001年7月2日】我今年46岁,1997年3月得法。回想起来,我能够得法修炼,经历不少曲折。

一〕得法

我出生在中国大陆。在无神论的教育下长大。30岁以前,脑子里基本上是官方宣传的唯物主义意识形态。对于佛道神一无所知,认为人的宗教信仰是愚昧无知,科学是解释世界的唯一真理。在我的生活中遇到的“迷信”活动大多发生在农村或文化层次低的人中,而那些专家,教授,干部,知识分子们都相信科学,对有宗教信仰的人是嗤之以鼻的。

1979年,官方报纸破天荒地刊登了一个四川少年耳朵识字的消息。当时我正读大学,对这个消息十分好奇,兴冲冲地拿给我的姨父,一位医学教授,想探讨一下医学上如何解释这个奇怪的现象。姨父看后,哈哈大笑,一口咬定消息是假的。按照他的说法,耳朵只能听声音,耳朵认字,简直是天大的笑话,这样的消息,登在报纸上,是中国人的耻辱。过了不久,报上就登出了批判文章。一位著名学者,用唯物主义的原理,斩钉截铁地否认了消息的真实性。

但是,事情并没有结束。社会上关于各种特异功能的消息,不断地涌现出来。许多大学,研究所都进行了许多实验,发现了许多更神奇的现象。气功师开始出山,传功治病,演示功能,在民间影响巨大,在思想界,学术界甚至政界都产生了震动。高级官员,社会名流请气功师看病,表演特异功能成了一种时髦。这些对我影响很大,使我对唯物主义及现代科学体系产生了怀疑。

1984年出国留学后,参加过一些教会活动。在这些活动中,我发现宗教信仰与愚昧无知不能划等号,恰恰相反,我知道的许多教授,科学家都有宗教信仰。我还发现,社会上的好人,往往是虔诚的教徒,而那些罪犯,大多是无法无天,没有信仰的人。我开始对基督教产生好感,感觉自己总有一天会成为教徒。但是由于种种原因,始终没有说服自己加入教会。

1990年,妻子的叔叔来美讲学,在我家小住。他是中国科学院学部委员,分析化学家。同时他也是气功爱好者,对气功及人体特异功能有很多了解。他曾目睹功能者遥诊。北航的一位名教授与儿子都有遥视功能,教授的儿子通过电话,准确报出一位大学校长的脑瘤,而两人从未见过面,校长当时根本不相信。但事后在医院果然确诊。他还亲眼见过气功师将密封玻璃瓶里的药片抖出来,而瓶子与药片均无损伤。叔叔说,我是科学家,当然要相信事实。但是在事实面前,一流的科学家也无法解释。这件事使我进一步认识到现代科学的局限。

在后来的几年中,我阅读了多种气功,人体科学,周易,风水,佛教,道教的书籍和杂志。这些读物开阔了我的眼界。我开始认识到在现代科学之外,存在着一个巨大的知识库。这里积累了几千年的五花八门的理论和实践。现代人因为无法理解,往往把这些东西统称为迷信。面对这些庞杂的知识,我感到无从下手。而我练的一种祛病健身的气功,也没有高层次的内容。宇宙的真理到底在哪里?看书越多,疑问就越多。

1996年初,在哈尔滨出差期间读了一本最近买到的书《转法轮》。当时我还在博览群书,读过后感觉很好。书中关于史前文化,德与业,执著心等论述对我来说是头一次听说,令人感到耳目一新。回美后推荐给几位练气功的朋友。没料到这几位看书后如同发现了新大陆,立即走上了修炼的道路。我却没有那样高的悟性,认为法轮功只是一种新流行的气功。

非常幸运,我的偏见没能维持多久,法轮功对我的影响与日俱增,机缘快成熟了。1997年3月,一位朋友告诉我,李洪志老师要在纽约讲法。我立即决定去纽约参加这次活动。3月23日,我有幸见到了仰慕已久的师父。师父用浅显的语言揭示了从极微观到超宏观各层次的宇宙的结构。对于这些天机我虽然不能完全理解,但我的确被师父的大智慧和慈悲心震撼了。

从纽约回来后,我开始了真正的修炼。通过反复阅读《转法轮》,我明白了许多人类从未认识的真理,收获巨大。整个人从内心到外表都在变化,越活越年轻。大小毛病销声匿迹,几年来无病一身轻,能量用不完。这些只是修炼的副产品。而更重要的是心性的升华。

活了四十多岁,我才第一次明白了什么是好人,怎样才能做好人。师父在《转法轮》中说:“真善忍这种特性是衡量宇宙中好与坏的标准。……不管人类的道德标准怎么变化,可是这个宇宙的特性却不会变”得法前,自认为是个好人,奉公守法,与人为善。其实自己只是与更坏的人相比而言。根本不懂做好人的标准。其实用真善忍的标准衡量,好人与坏人决不是量的区别,而是本质的不同。1984年在加拿大读研究生,接受过中国政府提供的奖学金和机票。后转为自费留学,偿还了一部分钱。1985年转到美国,遗留了大约5000美元。1995年办护照延期,按领事馆要求,写了一份还款计划,十年付清。同时寄去第一期付款。护照延期后,我有意“忘记”了这件事。其实按常人的道理,我考取的奖学金,并不是借债,没有义务偿还。1998年,我入了美籍,遗留4000多美元的事除了我自己,恐怕没人会记得了。但是,我毕竟是大法弟子了。我开始感到不安。三年前的还款计划及领馆的收条都找不到了。给领馆打电话查询,经手此事的领事已换人,新的领事说没有记录。在我说明情况后,他表示我随便交多少都行,我根据记忆寄去了4000多元,了却了这桩心事。领事对我说,他从未遇到过我这样做的。其实我如果不修炼法轮大法,绝不会干这种“傻”事。顺便提一句,妻子也开始修炼,理解并支持我的做法。

这种事,在常人社会上可能不多见,但在大法修炼的人群中,却是普普通通的小事一桩。法轮大法的神奇功效,不但在中国吸引了越来越多的人,在世界上也开始传播。在道德标准下滑,社会风气江河日下的末法时期,无数的法轮大法的修炼者,获得了真正的身心健康,在人间形成了一片净土。善良的人们,在法轮功中,看到了人类的希望。

二〕正法

江泽民等人间败类,把法轮功当成了头号敌人。从几年前就开始整法轮功的黑材料。在1999年7月,他们利用政府宣布法轮功为非法组织,开始了历史上最恶毒最无理最凶残的大冤案。广大法轮功学员前赴后继,在北京和各地和平上访,善意地帮助政府认清真相,改正错误。他们得到的却是残暴的打击,逮捕,刑讯和牢狱。很多弟子被殴打致残致死。邪恶势力丧心病狂,用流氓手段污蔑通缉师父。

早在1997年,我曾买过一本研究诺查丹玛斯的书,书中明确提到一位东方人将在20世纪末向世人传播真理,他领导的运动受到政府的镇压,他本人也被迫移居西方。我当时就预感到可能会有麻烦。对于突如其来的灾难,我有一定的思想准备。但对于那昏天黑地的谣言,还是使我一度产生了不少错误想法。对于4.25和平上访事件,我认为应该忍,政府不讲理就不要同他们讲了。后来我认识到这场难是对每个弟子的考验,认识到向世人讲清真相就是维护大法,也是师父对世人(包括被谎言蒙蔽而反对大法的人)的慈悲,是真善忍的体现。

在7.20后的一段时间内,许多学员走出来,去中国大使馆,领事馆和平请愿,向美国的各级政府呼吁,要求他们支持法轮功。在常人眼里,这是搞政治。作为大法弟子,我当然知道法轮功没有任何政治目的。但对于这些活动,我一度产生了执著心,认为我们应该谨慎,不要接触政客,免得让人家说我们在搞政治。因此我在一段时期内,没有积极参与这类活动。2000年5月,师父打破了10个月的沉默,在明慧网发表了《心自明》。不久,又发表了《走向圆满》,《预言参考》等经文,对宇宙中各层次正法的进程作出了明确解释。我知道,作为真修弟子,现在不站出来还等到什么时候呢?

由于认识上有差异,妻子一度对参与洪法持保留态度,认为不能搞到政治里去。由于我的执著心,忽略了向内修,总是感觉妻子不精进,常人心太重,因此多次发生争执。今年四月,日内瓦法会刚结束两星期,就传来联合国人权会议期间,日内瓦需要大法弟子的消息。密西根州有条件的弟子,大多刚从法会回来。而我没有参加法会,经济上也具备条件,当然应该去了。当时急于订机票,没有取得妻子的同意,就决定了行程。我们结婚18年,有事总是商量着办。这次去欧洲,我没有事先取得她的同意,算是头一回故意冒犯了妻子。我从心里相信自己没有错,想对她解释清楚,又没有合适的机会。怀着复杂的心情,我上了飞机。

在日内瓦的日子里,我遇到了许多世界各国的大法精英。让我感到惊讶的是,许多欧美的西人弟子,对法的认识,比我要高的多。一位德国的白人弟子,是他所在城市唯一的法轮功修炼者,他一个人到处洪法,使很多德国同胞大惑不解,不明白他为什么对中国的东西这么入迷。加拿大来的人最多,与他们在一起交流,感觉是那样亲切。他们为大法作出大量的投入,使我感到脸红。在短短的几天内,我体验到了与未来的佛道神在一起的感受。那种巨大的能量场,那个人间净土的纯洁,用语言无法表达。

回到家,我有一肚子的话想说给妻子听,但却没有机会。一周后,我又参加了纽约法会。妻子对我的意见更大了,简直要闹离婚了。就在我束手无策的时候,一位引导我得法的弟子夫妇把我和妻子请到他家吃饭。这位老弟子用他多年修炼的经历,苦口婆心地向我妻子解释大法的真谛,许多超常的功能他从来没有对人说过。回家后,妻子说,XXX真了不起,比你强多了。她还说,其实我很想修炼,但一看到你的样子,就反感了。不久妻子得到了师父大连讲法的光盘,便每天在上下班路上反复听。还积极支持制作关于天安门自焚的VCD。不知什么时候,她开始主动看明慧网、正见网的文章。看到她身上的变化,回想自己过去的作法,我看到了自己的毛病。过去为了洪法,家里的事全推给妻子,她有意见还嫌她执著心重,悟性差。其实自己心性上有问题,认为自己洪法是对世人慈悲,而忘记了自己首先是个修炼人,在家里要当个好丈夫,好父亲,在公司要当个好雇员,在社会上要作好人。

师父在2001年加拿大法会上说:“我知道大家很辛苦,你们要工作,要学习,有家庭生活,有社会活动,同时呢还要照管家,干好工作,还要学好法炼好功,还要去讲清真相。难!无论从时间上和经济条件上都是比较难。难,体现出威德;难,这才是树立威德的好机会。了不起!因为你们是修炼的人,虽然难,也要做得更好。”

师父的话是法,是对每个弟子都提出了的要求。我们要做到的就是坚修大法紧随师,全力助师世间行,在目前正法的特殊时期,正法修炼,直至圆满。

(2001年芝加哥法会发言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