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露北京团河劳教所的黑暗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1年7月3日】99年7月21日后,中国大陆笼罩在一片白色恐怖之中,大法弟子为了正义向政府实事求是地讲清真象,却遭到拘留、劳教、判刑等种种无人权、无法律可讲的迫害

在团河劳教所,不法之徒为了给大法学员洗脑,强迫大法学员“学习”那些诋毁大法的书刊,达不到目的就用体罚的办法,每天夜里2-3点才让睡觉,早晨6点和大家一起起床,白天不让睡觉。每个学员都是24小时随身监视,学员不许说话,学员之间生活上互相帮助都会招来普教人员(队长指派的监视人员)的打骂。学员背写老师的经文,笔记本就会被抄走。2000年5月,大法弟子李万庆得知妻子梅玉兰在朝阳分局被折磨致死,心灵上忍受着巨大的痛苦。然而丧尽天良的队长却想把此事栽赃法轮功。李万庆坚持抵制,不与邪恶配合,依然坚持正念,结果被调到新安劳教所,延期半年(本因2001年2月5日到期),现正被强制洗脑。

2000年7月7日,赵明到团河劳教所后,被严禁与其他大法学员接触。7月20日班里普教人员对赵明进行体罚,赵明蹲不住时,他们就用马扎敲打赵明的头和身体。这样折磨了2个多小时,第二天他又把赵明按在盆里塞到床下,床板被顶起,有人就坐在床板上往下压,这样又折磨了他2个小时,致使赵明的两条腿全是紫黑色淤血,2个多星期不能自己行走。整个过程中,十几个普教人员都参与了对赵明的打骂体罚。后来他们班长说:是蒋大队长让我们这样做的。打赵明的主犯因此而得到提前解教的奖励。7月22日,郭金河夜里拿着电棍强制赵明写保证书,事后赵明向队长表明了自己的真实思想,因而受到严密的监视和体罚。

王燕方是位不爱说话的学员,他说:法轮大法是正法,我要炼功。他在集训队小号被关了2个多月(劳教所规定小号只能关10天),小号只有比一张单人床宽一点的地方,一人独守着难忍的寂寞。为了炼功,遭到队长多次电棍的电击,多时十几根,后来电棍在他身上失去了效果。为了制服王燕方,队长派人给他吃安眠药,又指使普教人员折磨他,一连3天3夜不让他睡觉,他没有向邪恶低头,为了坚持炼功,他还多次绝食,最后队长对他无计可施。

队长的强制转化手段效果甚微,就想出新的最恶毒的流氓手段,以提前解教或所外执行或找工作为诱饵,指使个别转化的叛徒,对大法弟子做所谓的转化工作。当大法弟子坚定自己的正念时,这些人就魔性大发。团河二大队就有十多人把大法学员绑起来塞进床底下,拿鞋抽大法弟子的脚心或脸,如魏如潭、陈刚、张大海、段沛臣等十几位都被毒打过,段沛臣十多天脚不能走路。

而这一切又都是队长指使韩俊清、郭建新、王凯、马燕辉等人的所为,三大队的姚佩、李杰、武县全等在队长的暗示下,给大法学员成盆灌冷水、洗地布的脏水,不行再十多人一起折磨。五大队的也一样。

对坚持正念的大法学员,邪恶之徒就用延期这种侵犯人权和执法犯法的方法处理。现在团河大队的伍军身心被摧残,依然坚守正念,而被延期的有新安的李万庆、张德新、朱宣武等。

善有善报,恶有恶报,那些幕后指使者和摧残迫害大法弟子的恶人,即将遭到历史无情的审判。

(大陆大法弟子供稿)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