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露广州黄埔区洗脑班的邪恶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1年7月4日】我叫张春媚,是广州市的一名法轮大法修炼者。2001年5月15日晚上,天河区石牌派出所公安林伟东、及石牌综合治理办的一些人,不顾我上有七十多岁的家婆、下有三岁多的儿子,将我强制押去派出所关了一晚,并告知将送去办洗脑班。第二天上午我就被送去了黄埔区戒毒所(天河区和黄埔区合办的强制洗脑班)。因天河区洗脑班转化率不高,所以天河区的坚强不屈的大法学员就被送到黄埔区来了。被非法关押在这里的学员每月每人要交6000块钱,我没钱交,就由石牌综合治理办交钱。

我一进去就听说该洗脑班的转化率相当高,当时就心想:不管怎样我也不会放弃修炼,不会向邪恶妥协。这里的洗脑人员由各派出所抽调最邪恶的公安、保安,以及从广东农村来的女看管人员(均不超过二十岁)组成,这些人一来就先经过了洗脑,灌输了对大法、大法弟子仇恨的邪恶思想。大法弟子向它们说明大法真相,它们就用一些恶毒、下流的话谩骂。那些公安还向那些女看管人员挑拨说:他们不配合你们的工作,就是看不起你们,嫌你们文化水平低。这一期洗脑班大约非法关押了二十几个大法学员,一人一个仓隔离起来,每个仓装有监视器,不准炼功,连两条腿弯起来散盘都不行。刚一开始,那些邪恶的帮教人员来对我洗脑时,我说它们这么做是违法的,修炼没有错。它们就开始叫嚣:我说的就是法,我说的就是规矩,你不转化就整死你,算你自己自杀,整疯你就送精神病院,反正都算是你自己修炼出偏。这里最邪恶的是王主任、邱队长和一个姓陈的公安。它们强迫我们天天看诽谤大法、诬蔑大法的VCD,强迫进行洗脑,看完之后每人必需写认识,不许学员交谈。开始几天我都不写,结果它们就开始体罚,谁不写就罚站,不许睡觉,什么时候写了什么时候睡,男的不写就打,有一天晚上我听到一个男学员叫救命。由于是一个人一个仓,相互之间都不知道彼此的情况。开始我想到不配合邪恶,让我站我不站,就坐下,他们就踢我的脚、腿,强迫我站。后来我想:我是大法弟子,要维护大法弟子形像,站也无所谓。在我连站了两天两夜后,由于没能用正念去对待这次的魔难,而是在身体感到疲劳时生出了人的不好的念头:人的承受能力是有限的。这一念一生起,就再也支持不下去了,当时正好在打雷下雨,雷声很大,我的心在呼喊:打吧!不劈死邪恶就劈死我吧,不然我会因为放不下人的执著而干坏事。然而我最终还是拿起了笔,开始对大法犯下自己不可饶恕的罪行。写完后,我做了个梦,梦见那些邪恶生命走过来悄悄地跟我说:我告诉你个秘密,其实你们是正确的,我们是错误的。

从我进洗脑班开始,直到出来的15天里,我每一天都是生活在痛苦之中的,那种剜心透骨、痛彻心扉的感觉,是无法用语言来形容的,仿佛就生活在地狱之中,甚至都不想活了。因为我的本性还没有泯灭,知道自己做的是错的,知道自己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之所以走错路是因为我没能在那时把自己当成一个修炼的人,在那一刻我的心性掉到了人这一层,常人又怎能超越高于人的魔难呢?以前总以为自己修的不错,总以为自己一定能坚定的修下去,然而在这一严肃的事实面前,我终于看清了自己,我的修炼还差的太远,我因为自己强烈的人的执著而付出了昂贵的代价,我几乎被自己的执著给彻底毁掉。

出来以后,我对自己差点失去了信心,不敢相信自己还能再回头,虽然依然在看书,在学法,然而心中始终都有一个结,有一天我做了一个梦,梦到了光明的到来,我竟然发现自己也在其中,当时我又喜又愧的说了一句:原来我也有份!醒来后我就知道,师父在鼓励我,只要我能真正认识自己的错误,真能下定决心去修炼,就有光明的一天。这个梦让我真真切切的体会到了师父无比洪大的慈悲。

现在,我严正声明,我曾经写过的违背大法、破坏大法的所谓材料一概作废,我不承认那些在非人折磨下所写的东西,那些东西不是我的真实本意,我对因我承受不了折磨而写出,给大法所带来的负面影响而痛悔。我要重新开始我的修炼,并用自己的真实经历让世人知道邪恶的真实面目,尽可能的挽回自己给大法带来的负面影响。

大法弟子:张春媚
2001年6月28日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