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尔滨万家劳教所狱警轮奸、虐杀坚贞不屈的女大法弟子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1年8月17日】由于被关在小号中的大法学员(长期被迫害,总被关进小号)有的被超期非法关押了很长时间,最多九个多月,他们多次向所里要求立即无罪释放,所里始终没有正确合理的答复,而且不许他们与家人见面,扣押他们多次写的上访信。在万般无奈的迫害下,被超期关押的几个大法弟子开始绝食,希望用他们的痛苦唤醒所领导的良知,能引起上级的重视。队长张波竟恶狠狠的说,“你们死几个也无所谓,我大不了警察不干,回家和丈夫做买卖去”。(后来万家真的把大法弟子迫害致死)。5月24日这天,一帮男警察在所长史某的带头下,以灌食为名,把小号中的学员连拖带打地抓走了,被正在食堂吃饭的大法弟子看见,冲下楼看个究竟,结果被这些警察把大约六十名女大法弟子抓进各男大队,有一学员当时就被打晕在地,小便失禁,别人也是被连踢带打地抓走。

分到各男大队之后,暴徒们开始采用各种刑罚逼大法弟子写所谓的保证书,并说:“这是所里各领导给下的死任务,无论采取什么手段必须写。”还挑出几个他们认为特坚强的(刘大妈,李兰等),采用更残酷的刑罚并关进小号、坐刑椅、绑着折磨一个来月才被放回,有个同修,被他们拽头发在地上拖,两只脚在沙地上全拖坏了,鲜血淋漓。各大队同修有的被罚蹲三十五六个小时,腿都肿了。如大法弟子不蹲,男十大队张队长就把同修的胳膊拧过去,使劲掰,然后绑起来,然后用两个男犯人各坐凳上按着接着蹲。有的同修被吊起来,有两名大法弟子昏了过去,裤子都尿了。大法弟子坚贞不屈,她们没有违反国家的任何法规法纪,宁死也不写所谓的保证书,结果招来恶警更加残酷的迫害,他们用电棍、警棍打得大法学员遍体鳞伤(谢金贤等),还把水泼在地上,让大法学员站到水里,然后用电棍打,还让学员坐在水里。同修慈悲地跟他们讲道理,他们就用不干胶粘嘴,用袜子堵嘴。有的同修(杨慧玲等)因不配合邪恶,恶警就每十分钟“吊”她们一次。“吊”是一种特别残酷的刑罚,有个学员胳膊都脱臼了,疼得她大哭,但她就是不答应邪恶的要求。邪恶之徒不让学员上厕所,最多一次连续三天,有个学员把裤子都尿了三次;暴徒们整天整夜不让学员睡觉,寒冬腊月昼夜开窗户、开门、开空调,把学员冻的发抖;二十四小时坐小凳,最多一次二十一天才让学员回来。学员坚持对真善忍的信仰,邪恶之徒就折磨大法弟子,叫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那些恶警说:“你们识相点,赶紧把保证书写了,这次是上边下话了,否则我们也不敢这么干”。大法弟子宁死也不屈服于邪恶。

还有一名女学员坚贞不屈,暴徒们就采取更卑鄙的手段,三个警察轮奸该大法弟子,在这样的残暴面前那名女弟子仍然没有答应邪恶的任何要求。他们把女学员又抓到男队去摧残,用男犯人看着她们,还正式宣布所里规定大法弟子从现在开始归他们男队管了,就是他们队的人了,和男犯人一起干活吃饭,这就是XX党劳教所的所规所纪。大法弟子坚决不写保证书,最终邪恶之徒无计可施把大法学员放回女队,有一部分大法弟子仍不屈服,又被暴徒们绑着、吊着体罚,五至六天,邪恶的张波(女十二大队队长)亲自动手打骂大法弟子,把大法弟子吊起来她坐旁边看着。尽管同修被邪魔折磨得憔悴不堪,手和腿全肿了,就是不屈服邪恶,邪恶的张波没办法,又把她们送入男大队(刘凤珍,谢金贤等)更加残酷的折磨,有一名大法弟子被吊后宁死不屈,邪恶之徒已再无任何办法,最后把她们放回。

2001年6月25日,也就是大法弟子刚从男队被放回来后,连同被关押在七大队的大法弟子(也被迫害、详情不知)全所开大会(暴徒们虐杀十五名大法弟子由此开始),把迫害中他们认为怎样折磨都不屈服的坚定大法修炼者每队挑十名,各加刑期一年,另外还有很多人被加刑期。那天,警察都戴着钢盔,腰系皮带,手里拿着电棍,全副武装。在会议大厅里,会场上人员的座位也是邪恶之徒精心安排的,他们怕在开会期间他们亵渎大法、污蔑老师时大法弟子站出来护法,于是他们把正信不屈的大法弟子单个分开,一排是四个已向邪恶妥协的人夹一个大法弟子,一边是两个男犯人,再加一个男警察、一个女警察,大厅周围都是男犯人围着,后面几排坐着好几名医生,还有护士,还抬去了氧气瓶、点滴瓶、药箱子,后面还有很多全副武装的男女警察,参加这次会议的近二、三百人。

开会时,向邪恶势力出卖灵魂的叛徒和邪恶的所长污辱和谩骂我们师父、大法及大法弟子,歹徒们污言秽语,当时就有三名大法弟子闪电般站起来开始正法,大喊:“法轮大法是正法”,“不许污蔑我们的老师”……,其它坚定的大法修炼者也相继站起来正法,但都被身边的邪恶之徒一哄而上按住,残酷迫害大法弟子就这样开始了。男警察凶残地拽着她们的头发按倒在地毒打她们,有一名大法弟子还是高喊“不许打人”,恶警就把早就准备好的不干胶在头上粘了好几圈粘她的嘴。还有一名恶毒的女警察,叫王敏,也冲上去用脚使劲踢已被打倒在地的女大法弟子(后来,此女警遭到恶报,脚疼,烂了,别的女警也都说她是踢大法弟子招致的报应)。

(七大队的)这四名女大法弟子被拖到离大厅不远的小号里,而后听到喊叫声(小号还有很多大法弟子),一时间几十名警察疯狂跑出会议大厅,这次他们攻击大法没有得逞,其他的大法弟子被押回各队。没过了几天,一天早上,天刚蒙蒙亮,看到七大队用四个担架抬着女大法弟子路过窗前,后来中午,又看到担架被抬出大门,然后就听说七大队大法弟子死了三个(一名大法弟子后来在医院听七大队一名同修亲口说,恶警逼她们写保证书,同修们坚决不写而遭虐杀)。

同时,在那几天有人看到,在十大队(男队)窗户前有几个女大法弟子在吃饭,还有人看到别队(男队)也有女大法弟子被带进魔窟(劳教所医院、小号),后来才看他们也用同样手段迫害其他同修,害死多人。一名大法弟子在男队也曾亲耳听队长说,你们快写吧,对你们有好处,我们倒不在乎,反正所里接到上边的决定,你们走后,也要把其他队大法弟子抓到这里这样对待,不屈服只有死路一条。于是十多名大法弟子誓死不屈,相继护法而去,兑现了历史上那久远的誓约。于是护法正法在万家劳教所一浪高过一浪,邪恶势力就此将迫害大法弟子致死的消息封锁,怕大法弟子绝食抗议,其它队相继封锁消息。暴徒们停止了上述手段迫害大法弟子,紧急改善号里伙食,外松内紧,开始诬陷大法弟子上吊自杀。

(大陆大法弟子2001年8月14日)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