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金山法轮大法电台采访在华盛顿中国大使馆前绝食请愿的法轮功学员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1年8月25日】各位听众朋友,你们好,您现在收听的是“十方漫谈”节目。

最近法轮功学员在华盛顿中国大使馆前的绝食请愿引起了各大媒体的关注。路透社、澳洲广播电台、明报、星岛日报,CNN、BBC等对此事都作了报导。路透社的报导说,8名法轮功的修炼者在华盛顿中国大使馆前举行绝食,要求释放关在东北辽宁省马三家劳教所中的130名法轮功学员,辽宁省的学员是因为被非法劳教,期满后却仍被无限期非法关押而绝食的,目前这130位学员已经绝食3个多星期了。生命危在旦夕。

另据报导,除了华盛顿的绝食外,在南加州有18名法轮功学员在中国驻洛杉矶领事馆前绝食,在德克萨斯州,有1名奥斯汀法轮功学员在休斯顿中国领事馆前绝食请愿,在加拿大,有3位多伦多法轮功学员在中国领馆前48小时绝食,在英国,有5名法轮功学员在中国大使馆前进行72小时绝食请愿。

各位听众朋友,我们现在通过电话现场采访正在华盛顿DC中国大使馆前参加绝食的法轮功学员。今天接受采访的嘉宾是乔治亚州亚特兰大市的张予小姐,吕朝辉先生,和崔尽染先生,阿拉巴马州伯明翰市的林晓旭先生,还有华盛顿DC的王靳威小姐。

主持人:张小姐,您好,非常感谢你们在这样的情况下来接受我们的采访。请问你们现在有多少人在大使馆前参加绝食?

张予:有12个人。

主持人:您能不能跟我们谈一谈您为什么要参加绝食?

张予:我参加这次的绝食不是一时的冲动决定。我学法轮功有六年了。以前,有非常严重的支气管炎哮喘,长达7年。我晚上不能躺在床上睡觉,只能整夜的坐在床上,一直都治不好。最后迫使我不得不中断我的学业。我来到美国后,情况还是这样。在家里修养一年还是没有用。一天,我先生从朋友那里拿来一本《转法轮》,我就开始学法轮功。结果学了一个月呢,这个病就不见了,就这么消失了。我先生觉得很奇怪,他说这一个月怎么不见你犯病呢?我这才想起来,是呀,我怎么不犯病了呢?从那时起到现在再也没有犯过。

因为我学法轮功,我就按照《转法轮》书中讲的真、善、忍去做。不仅是我,所有法轮功学员都是这样的。做好人,处处替别人着想。我每天都很快乐,家庭也没有纠纷。但是没想到99年7月20日的时候,江泽民集团居然会对这么好的法轮功,能教人向善,这么好的功法,和这么好的一群人进行打压,我万万都没有想到。结果打压的程度越来越加剧。先是大面积抓人,后来学员在劳教所里被迫害,受酷刑,以致被折磨致死,而死亡的人数又在不断的上升。这让我非常震惊,也非常不理解。所以在这期间我心里很着急,我们要为大陆这群受迫害的善良的好人伸张正义。所以我们做了许许多多的事想帮助他们,但是看起来效果都不是很好。因为迫害的程度越来越加剧,死亡的人数还在逐渐的升高。

主持人:那你们这次绝食的主要目的是什么?

张予:我两个月前看到大陆传过来的一个消息,我看到一张照片,是母子俩,妈妈是法轮功学员,孩子是八个月大的婴儿,就是因为妈妈学法轮功,母子俩就被抓到北京团河劳教所,在劳教所里被活活受虐待而死。

主持人:就因为母亲炼法轮功,连小孩也被抓进去了?

张予:对,小孩只有八个月大呀。也一块儿被抓进去了。被迫害致死之后,在验尸的时候,家里的亲人看到母亲全身都是伤,腰椎是断的,身上还插有钢针,婴儿的脚腕上有两道很深的伤痕,头上也有很重的伤。鼻子有淤血,全身还有很多伤痕,这明显就是被虐待而死,连孩子都不放过。我有一个十一个月大的孩子,我能深深体会到这八个月大的孩子是多么可爱。

主持人:那您想不想您的孩子呢?

张予:我天天都想我的孩子。

主持人:你们在大使馆前已经绝食六天了,那中国大使馆有没有人出来问候你们,或有没有什么表示呢?

张予:一点没有。相反,我们递请愿信,他们不开门,我们就从门缝里塞进去,结果他们就扔出来,扔了很多次。我们第二次再递信的时候,他们勉强开了门,我们进去之后,正想说明我们的来意把信递交过去,里面的人就冲出来用很大的力气粗暴的推我们,差点儿把我们推倒了。再次把我们的信反复的往外扔,第一次扔出去被风吹回来,捡起来又扔出去,扔的远远的,就这样对待我们。我说我们是中国公民,我们是在行使我们正当的权利,但是他们一点都不听,还骂声不断,用很脏的字骂我们。

主持人:在国外他们都这样对待你们,可以想象在国内的学员会受到更残酷的迫害。

张予:那绝对是的。

主持人:谢谢您接受我们的采访。请您多保重。可不可以请吕朝辉先生跟我们谈谈他的想法?

张予:好。

吕朝辉:你好。

主持人:您好!吕先生,您可不可以跟我们的听众朋友谈一谈您是怎么想的,为什么要参加绝食?

吕朝辉:我也是听到马三家有130位法轮功学员他们在集体绝食,听到这个消息后我心急如焚,因为我曾经在国内到北京信访局递交一封上访信,结果被关押将近两个月。在关押期间,我周围也有一些法轮功学员在绝食,我看到了警察是怎么样对待他们的。一部份学员被灌食,那种灌食的方法非常的粗暴,灌完食还用那种胶布缠着铁丝制成的那种铁鞭打在人的身上。每一鞭下去都会留下伤痕。

还有一个女教师,她也绝食,警察怎么折磨她呢。只要她绝食警察就不让她同室的其他犯人吃饭,然后这些犯人就把这些怨气都发泄在这位女教师的身上。他们就打她,折磨她。而深圳这个地方警察用的酷刑相对来说还不象中国其它地方那么严重,但都已经是这个样子了。听说马三家130多位法轮功学员集体绝食,我想他们的处境一定是非常的艰难。所以我就觉得我应该做点什么,我就来到华盛顿参加绝食请愿。

主持人:那你们每天都没有吃饭?

吕朝辉:对,我们只喝水。

主持人:您绝食今天已经第六天了,你的家人会不会担心你呢?

吕朝辉:我的妻子现在还在广东三水的妇女劳教所,她是去年11月,因为在深圳街头向市民讲清真相,发一些法轮功的真相传单,因为中国的老百姓都被蒙蔽了,根本不让老百姓听到法轮功方面的声音。结果被警察非法逮捕。被判了三年的劳教,是劳教的最高期限。

主持人:您认为你们这样绝食会不会有用呢?

吕朝辉:我举个例子,你如果看见一个人,他处在危险之中,比方说掉在水里,快要淹死了,也许你不是一个游泳的好手,但是我觉得能够伸出你的手,或者想尽自己的一切努力去救救他,我想这是一个善良的人应该做的一件事吧。

主持人:如果中国大使馆仍然不改变他们的作法,那你们还会继续绝食下去吗?

吕朝辉:我们会尽我们最大的努力。但从目前的情况看,我们对中国大使馆是非常失望的。中国大使馆是代表中国政府的,我们又是中国公民,我们已经两次递交请愿信,但是都被非常粗暴的拒绝了。所以我们是非常失望的。我们作为中国公民,连这点基本的权利都没有。

主持人:难道就没有其它的途径了吗?为什么非得要绝食呢?有没有尝试过其它的请愿方式?

吕朝辉:实际上华盛顿的学员已经在中国大使馆前连续20个月进行和平请愿,但都没有什么太大的效果,我们能够想到的也就是绝食了,我们不知道还有什么其它的办法能够帮助马三家130位绝食的学员。

主持人:吕先生,谢谢您接受我们的采访。请您多保重。

王靳威小姐:你好。

主持人:是王靳威小姐吗?

王靳威:对。

主持人:你好。你声音听起来很年轻。你现在在上学吗?

王靳威:我在留学。

主持人:你是那里参加绝食年龄最小的吗?

王靳威:对。

主持人:那参加绝食最大的学员年龄有多大呢?

王靳威:47岁,是我的妈妈。

主持人:噢,你妈妈也跟你一起绝食,那她有没有担心你呢?

王靳威:没有。因为如果我要是做的比较正的事情,而且是为呼唤正义而做的事情,我妈妈总是支持我的。

主持人:您为什么要参加绝食呢?

王靳威:是这样的。首先因为我读了《转法轮》,学了法轮功,我对生命是非常珍惜的,我觉得自己的生命是非常可贵的,我也知道真、善、忍的可贵,我也知道真理的伟大,但是呢,我同时也知道别人的生命同我的生命同样宝贵。当我从法新社的一个新闻里得知马三家劳教所里已经有130名法轮功学员为了争取他们最基本的生存权,用一种在极限的情况下,用一种绝食的方式来争取他们的生存权,所以我非常担心他们的处境,因为在中国已经有绝食的大法弟子被灌食致死的惨案,所以我不想另一个惨案在中国发生。因为我两年来试过很多的方法,包括给中央领导写信等,许多海外的法轮功学员也都做了各种各样的努力,但是两年来,江泽民集团对真、善、忍的迫害始终在升级。所以我在没有想到别的办法的情况下,我和妈妈只有想到采取绝食的办法。

主持人:所以你们已经采取了其它的请愿方式,都没有任何的效果?

王靳威:对。在绝食之前,为了向中国请愿,我和妈妈在中国使馆前连续静坐263小时,但是到了第五天的时候,始终还是没有得到使馆的任何反应,使馆对我们仍然十分的冷漠,所以我们没有别的办法,因为这是对生命的一种践踏,一种侮辱。这么紧迫的情况下,我们想到的只是绝食了。

主持人:你有没有什么不适的感觉,有没有饥饿的感觉?

王靳威:因为已经绝食到第六天了,每个人都会知道这个反应是什么。但是我想马三家的学员,他们绝食已经进入第四周了,真的是很紧迫了。我和妈妈虽然身体上有一些反应,但是精神上比较好,因为我们始终可以自由的在这里炼功,学法。但是国内的学员不能炼功,他们的身体情况非常让我们担心。

主持人:你还有什么要跟我们的听众朋友说的吗?

王靳威:我想说的是,我做的只能是我能做到的一点点而已。我们想做到的是,第一是想让中国政府尽快的释放这130位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他们实践的是真、善、忍。真没有错,善没有错,忍也没有错。第二呢,两年来我们就是呼吁和中国政府和平对话,我们在这里就是呼吁和中国大使馆和平对话,我做的只能是这么一点点。尽我最大的努力来做这么一点点。我知道我的声音,我的呼唤只是非常小的力量,那么我想如果要是全世界善良的人们都能来伸出他们的援助之手,都能来做他们能做到的那么一点点的话,那么这一点点的力量汇集成就是一个非常势不可挡的正义的力量,因为我想善的力量是无穷的嘛。

主持人:你讲的非常好,谢谢你。请你和妈妈多保重。

崔尽染:你好。

主持人:你好。能不能跟我们的听众谈谈您是怎样决定要绝食的。

崔尽染:我从媒体上看到马三家有130名法轮功的学员绝食,他们中的许多人已经是超期关押,即使是按照中国的法律他们也应该被释放,原因就是因为他们没有放弃对真、善、忍的追求。他们其实有很简单的选择就会被释放,也就是他们只要签一个简简单单的字,说不炼了他们就可以被释放。就为坚持真、善、忍这一点他们可以去忍受,这种精神是任何一个民族,任何一个人群都需要拥有的一种东西,中国人经常提中国人的脊梁,我觉得如果一群人,这么多的人为了真、善、忍这种人类最基本的最好的良好的人性,能够坚持住这种信仰的话,那么我觉得他们可以称的起是中国的脊梁。

主持人:如果有人不理解你们绝食,您会怎么跟他说呢?

崔尽染:绝食是中国古老的表达最强烈的愿望的形式。这种形式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他所要表达的背后的这种内涵。是不是支持正义的,是不是代表良心的东西。我觉得这种东西是可以被人所理解的。

我觉得世界上有些东西是非常重要的,也就是说人的正义感与良心。所以我想如果看到别人受到不公正的对待甚至是摧残的时候,却冷漠旁观的话,那么这个世界,大家可以想象会是什么样子。我记得西方有一段很有名的话,是第二次世界大战时一个德国牧师说的,他说当纳粹来抓犹太人时我保持了沉默,因为我不是犹太人,当纳粹又来抓社会商贸主义者时,他又保持了沉默,因为他也不是社会商贸主义者,结果到最后当纳粹来抓他的时候,他忽然发现已经没有人来帮他说话了。正义与良心是社会最基本的基础,如果每个人都可以保持自己的善心,当看到别人遭遇不公正的时候,哪怕能说一句话,哪怕能伸出一只手,我想这个社会,这个明天一定会是非常美好的。相反的话,大家也可以想象会有什么结果。因为任何的不公正,今天会发生在这一群人身上,明天可能就会发生在你的身上。请任何时候不要失去你的良心与正义感。

主持人:谢谢崔先生。希望所有有善心和正义感的人都来支持你们。

崔先生:谢谢大家。

主持人:是林晓旭先生吗?

林晓旭:我在。

主持人:林先生您好。您是在什么情况下开始绝食的?

林晓旭:说起来有好多方面的因素。因为我去年回国两次,接触到很多法轮功学员,了解到他们的处境非常非常的艰难。比如我到江西一个学员家里,他当时非常感动,因为有客人从海外来。他说我今天要给你买两个鸡蛋。他的妻子被关押在劳教所里,他还有两个很小的孩子,他们的生活非常艰难。他说要招待我去买两个鸡蛋,不是象我们这儿去超市去买一打鸡蛋,他说我给你买两个鸡蛋,我给你做碗面条。这就是他们的生活。当时我捧着这碗面,觉得很难咽下去。我觉得很难过。象他们这样家庭被拆散的,家庭处在一个非常艰难的情况下的,其实是很普遍的,他们告诉我的比这样的例子还多的多。今年夏天以来,被迫害致死的学员增加了许多。当我看到马三家被长期关押的法轮功学员用生命来呼唤他们最基本的生存权利的时候,我觉得我应该采用我最有力的方式来呼吁。我不能这样眼睁睁的看着他们的名字又被加在死亡名单上。所以我决定绝食。

主持人:你们在大使馆前的绝食已经六天了,美国的民众对你们的绝食有什么表示吗?

林晓旭:路过的美国人对我们都是很支持的。有的开车经过的人会停下来找我们要法轮功的介绍材料。还有人每天给我们送水来。半夜11点还有美国的小伙子来学功。他们看到我们后非常感动,要跟我们学法轮功。美国人也在用自己的良心看这件事。当他们看到我们摆出来的展板,看到迫害的真相的时候,他们自己就会衡量判断。

主持人:我们接一个听众朋友打来的电话。喂,您好,请问您贵姓?

听众:我姓郑。我刚从北京来美国留学。我听了刚才你们的节目,我非常的感动,我不能记住他们的名字,但我非常的感动。因为我刚从北京来,我知道那边是什么情况。江泽民这伙人这么干是绝对不对的。而且迟早他们一定会有报应。中国和海外简直相差的就象天上地上一样。在中国,人们被蒙蔽的非常厉害。消息被封锁的简直不可想象。我要感谢所有这些参加在华盛顿绝食的法轮功学员,我觉得他们是很令人敬佩的。我希望更多的人能明白这些人为什么这样做。我希望有更多的人,真正关心中国命运的人,不管你是在留学,在做生意,在做什么,如果真希望中国好,那不只是入不入世界贸易组织的问题,最关键的是国家要有一个正义的力量,正义的力量占上风这个国家才有希望。希望这些绝食的法轮功学员能够达到他们的目标。谢谢你们。

主持人:非常感谢郑先生的电话。就象郑先生所说,在中国大陆很多人都看不到事实真相。

林晓旭:对,我觉得这个问题是非常严重的。我们也希望海外的华人能够尽快的了解真相,并告诉国内的亲朋好友。我们也感谢电台对我们今天的采访,我代表所有在华盛顿DC绝食的法轮功学员感谢电台让我们有这样一个机会,把我们的心声传给听众朋友。

主持人:谢谢。非常感谢你们在这么多天的绝食中接受我们的采访。我非常感动。祝愿你们的请愿活动能达到你们的目的。希望在马三家劳教所130位参加绝食的学员能早日获得释放,所有的法轮功学员都能有自由炼功的环境。希望有更多的人支持你们。请多多保重。

好,各位听众朋友,今天我们的节目到这儿已经告一段落了,
谢谢各位听众朋友的收听。
祝您有一个愉快的夜晚。
我们下回见。Bye Bye(再见)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