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加绝食的19岁女孩王靳威的心声:我热爱自己的生命,也珍视他人的生命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1年8月25日】我叫王靳威,今年19岁,96年2月在中国得法。半年前从日本来到美国留学。

阅读《转法轮》,使我了悟了人生的真谛,所以我明白珍惜自己的生命,但同时我也更知道别人的生命也同样可贵,我知道“真、善、忍”的美好,我知道了真理的伟大。当江泽民政府开始试图用谎言掩盖“真、善、忍”时,两年来,我运用了我所有的能力,日本使馆前九天九夜地静站请愿、回国、给中共领导们写信等等。在我努力地做着这一切的时候,在我的故土却不断地传来一个个的噩耗,对“真、善、忍”的恶毒迫害在不断地升级,当我得知在大陆已经有263名信仰“真、善、忍”的善良生命被迫害致死的消息时,我忍无可忍。我和妈妈13日早8点开始了在DC中国大使馆前263小时连续静坐请愿。但在短短几天内,又传来了同样的噩耗,并传来130位法轮功学员为了争取他们的生存权而开始绝食的消息。在没有任何其他办法能帮助那些可贵的生命时,我和妈妈决定绝食请愿。

在这绝食过程中,有时会无形中飘来一阵菜香味,有时也会想起那曾经香喷喷的包子,有时也会有些无力。但每当这时,我的家乡,哈尔滨,那15名被集体谋杀的法轮功女学员和10几名男学员的最后呼救声似乎也在耳边响起。

至今,我同学的妈妈还在那所谋杀法轮功学员的监狱中被天天酷刑折磨;每当这时,我便看见我的同学那渴望上学的眼光,但他却因为坚持信仰“真、善、忍”而被锁链牢牢铐住,每当这时,我便听到那未满8个月的婴儿在母亲尸体旁被虐杀前最后的哭声;每当这时,我便似乎置身雪地,看着陈子秀那用生命留下的脚印;每当这时,我便似乎听到电话中传来大姨那紧张的声音告诉我们警察开始盘问她一个不修炼的人,因为她的妹妹是信仰“真、善、忍”的;每当这时,我便似乎看见那130名正在劳教所中绝食的法轮功学员被拖出暴打,强行从鼻中灌食,听到他们撕心裂肺地呼唤着他们应拥有的人权与对生命的尊重;每当这时,我似乎便看见中国那千千万万的大法弟子们被抓被打被劳教,被折磨致死,而他们的呼声只有一个“还给‘真、善、忍’清白”;每当这时,我便仿佛看到那些面目狰狞的邪恶丑类在上蹿下跳地谤毁我们至尊至善的伟大师尊。

我的心在流血。我不知自己能怎样地帮助他们。绝食请愿,这就是我现在唯一能做到的。我知道我的呼声只是一个点,我所做的也只是一点点,如果每位善良的地球同胞们都能发出正义的呼声,都能伸出援助之手,这千千万万个点就是一种势不可挡的正义力量,他将会使正发生在中国的悲惨故事尽快结束,因为善的力量是无穷的。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