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惜这万载难逢的机缘

——2000年7月得法的大法弟子的正法历程

更新: 2019年02月10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1年8月3日】我是一名大陆大法弟子,29岁,2000年7月得法。

我们家自94年以来有很多人修炼法轮大法,妈妈、大姐、二姐、小外甥女(97年得法,现6岁)、外甥(2001年6月得法,现9岁)、四姨、姥姥。

在2000年7月份的一天,我偶然看到了师父的经文《预言参考》,就这样,在看似偶然的机会得法。其实也并不偶然,一切都在师父有序的安排下所得。从那以后,我开始不分昼夜地听老师的讲法录音带和《转法轮》。通过学法,以前的许多疑问豁然解开了。例如:我在上小学的时候,有那么三、四次,突然觉得眼睛像是有很强的光,刺得眼睛睁不开,感觉到天旋地转的,当时很害怕。小学的时候我平时学习很好很突出,可是一到考试的时候总是突然的"有病",呕吐,考试后便好了。以至成绩发表保证是排倒数。致使我未考上大学,也就未接触"无神论和人定胜天"的错误观点。上中学的时候,心理总有莫明的疑惑:"我为什么当人?是不是上辈子做了坏事才当人,让人受苦的。那么人死后会是什么样呢?"等等。这些疑问都从《转法轮》里明白了。并且学法不久,以前的病都好了。那时只局限在个人的学法修炼中,也能时刻用"真、善、忍"来衡量自己,时刻想到自己是一个修炼的人,但并没有想到要正法,"助师世间行",没有意识到正法是大法弟子的责任,这主要是学法不深造成的。

2000年10月份,四姨从北京正法回来,向我们讲了她正法的经过,并向我们说明了"4.25"、"7.20"的真相,讲了为什么要正法,而且还拿来了师父的经文《去掉最后的执著》,《走向圆满》以及许多明慧网文章。当天晚上我们一夜没睡,读着经文和明慧网上大法弟子的体悟,我的眼泪止不住的流了下来,以至于好几次阅读无法进行。我羞愧至极,做为大法弟子,只想从大法中得到好处,却没有想到作为大法弟子应该怎么做?只想在家修炼,那还能是大法弟子吗?我想这就是自私的行为,法理中不允许,师父让大法弟子"修成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正觉,"(师父经文《佛性无漏》)。于是我决定去北京正法。可是妈妈却用人的观念担心地对我说:"你刚学法没几个月,业力还没有消下去,还是在家多学法吧!才学几天法,法没学得怎么样,就去正法能行吗?"可是我却没有这样想。师父说:"什么是佛?如来是踏着真理如意而来的这么一个世人的称呼,而真正的佛他是宇宙的保卫者,他将为宇宙中的一切正的因素负责。"(《李洪志师父在美国西部法轮大法修炼心得交流会上的演讲》)。那么别人诬蔑大法时,作为大法弟子,正法就是义不容辞的责任,不论学法时间长短。师父说:"弃其表面只见人心"。(《拜师》)师父还说:"如果一个修炼者无论在任何情况下都能放下生死之念,邪恶一定是害怕的;如果所有的学员都能做到,邪恶就会自灭。你们已经知道相生相克的法理,没有了怕,也就不存在叫你怕的因素了。不是强为,而是真正坦然放下而达到的。"(《去掉最后的执著》)于是我们一行五人登上了去北京的火车。

结果刚一下火车,就被在那儿的亲戚给拦了下来,在亲戚的陪同下我们在天安门及天安门附近转了几个小时,但都没有正法。我的腿越走越沉,越走越累,每走一步有如“万斤腿”一样。我想当时主要是我们都有不同程度的怕心,还用人的观念,怕影响亲戚为借口来掩盖自己的怕心。就这样我们被亲戚送回了家。

由于没能正法,回来后总是坐立不安,心情特别低沉。于是回来的第二天,我们决定坐飞机去北京正法,这样就能排除一些干扰。其实这也是师父早已在我的梦中点悟过的,只是当时的悟性太差没能悟到。

下了飞机,我们直奔天安门,因为那时已经快降国旗了,当时有许多游客来看降国旗。我们三人堂堂正正的走到了国旗旁(那里人多),只听大姐高喊"法轮大法好!……",于是我和五婶也做"头顶抱轮"并齐喊"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还师父清白,……"不知道喊了多少遍,心里只想着让更多的人能够听到我们真诚的呼唤。这时远处的警察飞速的向这边跑来,警车也急驶过来。很多警察把我们三个人按在地上并拖拽着推上了警车,直到装不下大法弟子为止,便把我们送到了天安门派出所。在派出所警察问我们从哪里来的,叫什么名字,我们一律不配合,这些邪恶之徒把我们关进了一个铁笼子里,在那里我们集体炼功,与同修切磋,大声背《论语》、《洪吟》,我们有效地窒息了邪恶。由于我学法晚,《论语》《洪吟》未能背下来,当时很惭愧,真是愧对师父的慈悲等待。心理暗下决心:“出去后一定好好学法,一定要把《论语》《洪吟》背下来。”因为大法弟子陆续来京正法,以至于到天安门派出所的第二天大约已有1000多大法弟子,已经装不下了。听警察闲聊时说:“每天都有上千名大法弟子走到天安门正法。”真是“大法弟子千百万”啊!

在天安门派出所的第二天,我们被送到了怀柔看守所。警察问我叫什么名字,从哪里来的,软硬兼施,直到你说出为止,我就是不说,始终是笑呵呵的,并向警察洪法,后来警察看我不说就恐吓说:"你不说就无限期的关押你,到你说为止,再不说就打你,给你带上手铐,吊在暖气管上,看你还说不说,那滋味很难受的,你说了就放你回家,何必在这里受苦。"面对他们的威胁我想起了师父话:"生死非是说大话 能行不行见真象"《心自明》,你若再问,我就把《无存》"生无所求,死不惜留;荡尽妄念,佛不难修。"给你写在纸上。这么一想,警察就把我送回了看守所。师父说:"做为弟子,当魔难来时,真能达到坦然不动或能把心放到符合不同层次对你的不同要求,就足以过关了。"《道法》

就这样,在看守所的第九天晚上,我被无条件释放。顺便说一下与我一起来的五婶在当天被放,大姐在第三天早上被无条件释放。在这9天中,我被提审了4次,凭着对大法的坚定,用正信正念闯过了邪恶之徒种种不公正的对待:强行灌食、寒风中体罚…这些丝毫都没有改变我这颗坚定的心。我想这是邪恶之徒最害怕的,因为我是大法的一粒子,因为大法坚不可摧。我也深深地体悟到:如果没有师父的无比慈悲伟大,如果没有师父的一等再等,我也不会得到这么珍贵的"佛法"---宇宙大法。师父不愿落下一个弟子,时刻看护着我们,师父说:"在几年的修炼中,除了我为你们太多的承受之外,同时为了你们的提高不断的点悟着你们,为了你们的安全看护着你们,为了你们能圆满平衡着你们在不同层次欠下的债。"(师父经文《排除干扰》)

能在正法时期得法的大法弟子,不要错过这万载难逢的机缘。"自我做起维护大法同样永远是大法弟子的责任,因为他是宇宙众生的,其中包括你。"(师父经文《法定》)师父说:"看上去我们把一个传单给了一个常人,看上去我们把一个真象讲给了常人,我告诉大家,如果在正法这件事情结束之后,人类将要进入下一步的事,头脑中装了“宇宙大法不好”的这个人、这个生命,就是第一被淘汰的对象,因为他比宇宙中再坏的生命都坏,因为他反的是宇宙的法。那么我们在讲清真象的时候,清除了一些人对大法邪恶的念头,最起码在这一件事情上不是救了他吗?因为在大家讲清真象过程中有人得法,不只是去了他们的罪,同时还度了他。这不是说明你们做了更慈悲的事吗?做了更大的好事了吗?"(《李洪志师父在北美大湖区法会上的讲法》)同修们:让我们共同"用理智去证实法、用智慧去讲清真相、用慈悲去洪法与救度世人,"(《理性》)同时"全面讲清真相,正念清除邪恶,救度众生,坚定的维护法,"(《大法坚不可摧》)

仅以此希望未走出来的大法弟子能放下生死,用正念走出来。"坚修大法紧随师"(《心自明》),"不要因为得之于易而失之于易"(《转法轮》219页),珍惜这万载难逢的机缘吧!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