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西医大夫的修炼、护法故事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1年8月30日】我大学毕业,现在是一位西医大夫。从一九九七年七月开始修炼法轮功。下面是我四年来的修炼经历。

  九七年七月暑假,我去表姐家玩,随手打开一本书,上面写着《法正》:“人无德,天灾人祸。地无德,万物凋落。天无道,地裂天崩,苍穹尽空。法正,乾坤正,生机勃勃,天地固,法长存。”当时我欣喜万分,对姐姐说:“姐,这写的太好了……”姐姐笑着对我说:“这是李洪志老师写的经文。”紧接着我闻到了从书里面飘出的香气,真是沁人心脾!从此以后,我就像冰一样溶化到大法中了,再也没有动摇过。

  九七年八月,爸爸和我生气,把我赶到了外婆家,晚上,梦见了师父,在空中坐着,他示意我该起来炼功了。梦醒后我哭了,师父啊,你怎么对我这么慈悲呢?我有什么资格见到您呢!

  当时农村没有书,我只有从姐姐那儿借《转法轮》看。在第五讲,书中说卍字符是佛的层次的标志,只有达到佛的层次才有。当时我猜想到这是一本很高很高的天法。我真的惊讶于我的福份,竟然让我得到了这万古难遇的大法!

  看完一遍《转法轮》,我明白了许许多多的理,他不仅仅是教你如何做一个好人,而且还教你做一个比所有的好人都好的人,你能明白吗?当时我就想把这部天法告诉所有的人,如果世上的人都能学这部法该多好啊!

  九七年十月,我把《李洪志老师在广州讲法》录象带传到了家乡,许多人学了大法,受益非浅,其中包括我父亲,他2、3岁时患了慢性支气管炎,每天都要吃药打针,光西药每年就得一麻袋。后来演变到肺气肿,再后来开始咯血了,我现在知道他可能得了肺癌,没有救了。得法后,他勤于学法炼功,四年来几乎没吃过药,请问怎么解释?一个三十多岁的小伙子患了先天性心脏病,得法半月后奇迹般好了,心慌、胸闷再也不见了;一位60多岁的老奶奶患糖尿病20多年了,学法一个月后,多饮、多食、多尿的症状就消失了;我妻子的外公,今年66岁了,有40多年的烟酒史,满脸皱纹,学法后烟酒自动戒了,皱纹伸开了……,看到了那么多亲朋好友受益,吃再多的苦我也感到是甜。

  师父说:信在先,悟在先,所以你才能看得到……渐渐地我明白了师父的话。

  97年10月的一个星期天,我在淮河边读师父的《悉尼讲法》,大概是这一个多月太辛苦了吧,于是我把书盖在了我的脸上,躺下睡着了。睡得正香,忽然间,我的前额就像两扇门一样自动开了,深蓝深蓝的天空,透明无比,蓝蓝的河水被微风吹拂着,掀起一波波涟漪……醒来后,我用手摸摸前额,我的额骨没开呀,修炼大法真的太神奇了!

  有一次,在学校宿舍里,我梦见了“法轮”,在空中旋转着,中间的卍字符金光闪闪,法轮底色有蓝的、黄的、绿的……,飞来飞去,像快乐的鸟儿。

 99年7月,大法遭到恶人的诽谤和迫害,我决定用我的心和我的热血去向人们说明“法轮功是正法!”我要去北京找中央领导讲理。既然当初敢冒着天胆下来,那么现在就应该发挥一个大法弟子的作用。在最大限度中我放下了一切,带着一颗最纯净的心走上了天安门……

  在北京,一间密闭的房子里,我和其他大法弟子一样就被捕了,根本不让你讲什么话。晚上,我梦见师尊穿着金黄的袈裟,来到牢房里给他的弟子盖被子……

  2001年的3月,我妻子已怀孕七个月了,可为了大法我不得不再一次去北京正法!我向医院请了四天假,临走时我对妻子讲,四天后,我准时回来照顾你和孩子。就这样我发了一个坚定的正念离开了。

  在北京,邪恶疯狂到了极点!他们看见大法弟子,二话不说,就是用皮鞋跺你的肚子、甚至身子,用手扇你的耳光,甚至用膝盖顶你的肚子和胸部,他们会像拎小鸡一样攥着你的头发把你拎到车上,然后更疯狂……在监狱里他们用铁棍砸我的大脚趾,用笤帚扎我的眼……不光是这,他们甚至用钉竹签(据说是清朝十大酷刑之一),就是把细竹签钉在你的十个手指甲内,十指连心啊!

  他们甚至把女大法弟子的衣服扒光,最下流、最卑鄙、最无耻的是他们把女大法弟子毒打后全身扒光扔到男死刑犯、男杀人犯牢里!(北京朝阳区看守所就是其中之一)

  其罪大之无边,罄竹难书!

  可魔鬼的牢笼怎能锁住神的身体?第四天,我准时回到了家,一切就绪。

  朋友,我上了16年的学,现在是一位西医大夫,只是平常炼一炼法轮功,锻炼一下自己的身体,请问我到底犯了什么罪?

  “人类啊!清醒过来吧!历史上神的誓约在兑现中,大法衡量着一切生命。人生的路自己走。人自己的一念也会定下自己的未来。”

  我亲爱的朋友,我想忠诚地发自肺腑地告诉你这样一句话:

  法轮功是正法!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