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大法浩瀚的威力开创未来

关注度:
【明慧网2001年8月31日】二周前,挚友「小万」再次急电邀我赴垦丁其私人别墅渡假。我曾三次回绝过其热忱邀请,因自本(2001)年二月得闻大法后,即觉修炼时间不足,哪有时间去渡假?但这回也不知怎地心中灵光一闪,我何不藉此机会到台湾的最南端去弘法、去讲清真相,说不定还真有一些有缘的人正等待着大法弟子去引导他们知法得法,我怎么可以不主动把握住这有利的机会去挽救众生,还想着自己在台北有哪些读书会要参加、哪些弘法活动要参予、「法」还差几讲没达到进度、「功」还几小时没练,在显示出那包藏的「我」与「私心」有多重,师尊才刚讲过「不要等、不要靠」,言犹在耳,机会到了面前,我竟毫无警觉,差点儿无法「为法负责」,更遑论「个人提高」、「去执著」、「丰满自己的世界」等等(师尊在DC讲法的开示),当下在冷汗直冒又心悸气动的情况下,开始匆促安排本次的「弘法团」。

八月十日台北十五名大法弟子仓促成军南下,并在高雄小港机场与约定的三名成大与昆山科技大学的学员会合,下午即至车城海洋博物馆,简单参观完后,十八个弟子对人山人海的景象都有股莫名的兴奋,大夥儿七手八脚地在馆前广场的一角把音响、旗子、真相资料摆置妥当,开始展示功法暨发资料并讲清真相,弟子中有五岁小弟弟、七十岁的奶奶、大学生、社会人士等等,只见人们循着平和的音乐声围拢过来,用好奇的眼光注视着炼功弟子,详细聆听学员讲清真相,好多人还直问:「这么小的小孩也可以炼吗?」不知不觉简介资料发完了,这时方慕然惊觉我们出发前的准备工作根本不足,向内找的结果,是大家都存在着「依赖心」,都在等、都在靠,都想同修会带,自己带一些即可,未料最后的总量根本不足,我只好懊丧地加入炼功中的同修,一起展示功法,结束时,从打坐中缓缓张开双眼,只见好多好多围观的人,却因为我们的疏忽,资料的不足,无法满足进一步了解大法的好,他们会不会因为我们的过错,而失去了知法得法的契机呢?我好难过!烧烫的泪水从眼眶跌落下来,朦胧中看着他们散去,千古不遇的宇宙大法就这样与他们擦肩而过吗?心中呐喊着:「别走开呀!千万别走开呀!」,这次造成的损失,我知道只有尔后加倍弥补才能过关。

一路上,我们拿着全国炼功点目录表就屏东地区一一电询,最后终于找到可提供大量真相资料的一位女辅导员,约定隔天中午南下会合,也因为打了这么许多电话,很多邻近的同修均很惊讶怎会突然有这么多的同修从台北来,而且极雀跃地提出要与我们心得交流及一起晨炼的要求,真是求之不得,大家都感觉到「偶然是不存在的」,真是师尊的安排,要我们这一趟除了要弘法讲清真相外,还得要与台湾最南端之同修一起交流「共同精进」,更让我们切切实实体悟到弘法不只是向常人弘法,还需向自己弘法、同修间也需相互弘法的重要性。抵达垦丁后,当天晚上大家挤在饭店的一个房间里热烈地交流到11点半才各自回房休息,翌日晨炼后用完早餐,全体即赴「星际码头」,刚一进入方知系一大型的电脑游戏与电玩游乐场,大多数是十几、二十岁的年轻人,直觉地感受到此地「魔的气息」浓烈,未待屏东地区的同修会合,大夥儿即在中间一块平台上「发正念」,待屏东地区的同修会合后,则开始展示功法及讲清真相,这又是一次崭新的经验,又一次从人的观念走出来(以前总有哪些地方不适合进去弘法的人的观念),打破以往受限制的框框,魔岂不也是钻了我们这个空子,你越不想来、越不敢来的地方,就是他恣意猖狂、恣意惑乱、轻松操控常人的「据点空间」了吗?记得师尊在<<正念的作用>>提到--「那么这无数的外来体系却在三界内形成了几千万的空间间隔,成了不同的势力范围,从而隐藏了很多邪恶生命。」这不就是我们更应该加强正念铲除邪恶、更慈悲地加紧讲清真相挽救众生、更尽一份正法期间大法弟子的责任的地方吗?深深体悟到师尊所说「主动利用各种有利条件… …」「你要想当一个修炼者,全凭你那颗心去修,全凭你自己去悟,没有榜样。」「我们每个人都是给未来创造历史… …,只要对大法有利,都要主动去做、主动去干。」其实只要我们把心放下,再把心摆正,发自正念,念头一出,就去“实践”,剑及履及,就是对的,以往个人犯一个毛病,任何想为大法做的事,总是东考虑、西考虑,最好再找个权威老学员问一问,打打电话,结果拖拖拉拉,最后均不足以成事,师尊说:「你们是个整体,就像师父的功… …同时都做着各种事」,你要做的事别人不一定有答案,正法进程是越来越紧迫了,大家还能抱着「跟着旗子走」的心态在助师行吗?我说那是不负责任,对大法不负责任,对自己不负责任,对众生不负责任,先不说如何能圆满,那最基本的真、善、忍在哪里?今年师尊频频有新经文指示,个人体悟到这是否意味着正法已到了最后的最后,每个弟子不宜再「等通知」「等活动」,师尊大慈悲心深恐有一位弟子落下、走偏,所以才频频提示,总感觉到我们迷中悟修的部份真少,师父直接点明的真多。

其实近期常人科学的新发现与进程更接近了宇宙上一层的法,也证实了师尊所讲的法的一部份,但师尊曾说,常人是不准知道宇宙最终的法理的,所以这是不是也意味着正法时期已逐渐接近某一个「时间临界点」?人类社会道德的沦丧似乎已滑落到最后一段斜坡了,更感受到师尊所说的「时间紧迫」。记得第一天晚上的心得交流会有位大学生同修提到,他曾梦到师尊在天上走着,一步一脚印,而且是好大的脚印,他自己则是飘飞著,好小的身体循着师尊的大脚印踩上自己的小脚印,我心里好羡慕,非为啥!只为能跟上脚步的弟子才能在这「时间紧迫」的最后的最后功成圆满,虽然师尊说「原来呢!我打算最低是五千万」,但别心喜这看似偌大的数字,脚步一疏忽,走偏或落下,即使一天才落后一寸,自己可能就是「数字外」的那一群,因为问题在于「自己什么时候才能赶上?能不能赶上?」

下午大家在海滩边读法交流结束后,到餐厅用餐凑巧遇上四桌客人正在庆生,我们除给予祝贺外,也不忘向他们弘法,连身边的司机也向我们借阅「转法轮」与「洪吟」。

第三天晨炼在垦丁国小,来了六、七位当地新学员,除帮他们调整功法姿势外,也传达「三发正念」的作法与重要性,更在气氛的催化下,大家交流到八点整才依依不舍地分手。早上大夥儿到热门的「水世界」去弘法,起先遭到管理员的阻挠,不准我们在内展示功法,当下我们弟子有人开始发正念,有人善心地向管理员弘法讲清真相,不到五分钟,管理员首肯了,大家即在「水世界」川堂展示功法及发真相资料,好多人穿着泳衣,身上还淌着水站着聆听大法简介与真相资料,真是一个崭新的经验,正法弟子正创造着未来的历史。

中午到后壁湖用餐,原本跟店家订好的餐桌及约妥时间,竟于十五分钟前被别的团体占用,只好站在餐厅门口等候。未料,不到十分钟涌出了四、五桌客人,当下所有法粒子马上发挥团队精神,有的发真相资料、有的蹲在台阶上摺SOS紧急救援传单、有的详细向食客讲清真相、有的忙着抄写相关炼功点地址电话予有需求的人,忙得好踏实,尤其小朋友发放真相资料发得不亦乐乎!相信他们给众生也给自己摆放了一个更好的位置,回头想想刚刚餐位被占一事,似乎也不是偶然的,饭后兼程往小港机场赶路,也不知怎地?塞车一个小时,原本晴朗的天气突转为暴雨倾盆而下,车速再度慢了下来,大夥儿正担心赶不上飞机时,传来机场因雨关场的消息,我们放下心来,就在机场大厅演炼功法及发放真相资料。或许是师父的安排,或许是弟子们当时的正念正信威力无比地铲除了其它空间负的因素,正了一切不正的,所有在大厅等候机场重开的旅客越挤越多,当时弘法的效果真是始料所未及。炼功甫结束,方才那位女同修望见某大政党副主席与我们擦肩而过,她毫不迟疑上前讲清真相递上简介,那位副主席问清楚我们是南下来弘扬大法及大陆弟子目前所处之危境后,说:「祝你们顺利成功!」并高兴地捧着我们送的「转法轮」与我们合照,之后,我心想这一场雨让许多有缘的人聚在一起,一连串的「巧合」必然有原因,或许那个人在不久的将来会起到一定的作用,但又想也不必执著于此,至少我们又救渡了一个众生,至少他脑子里装进了「大法是好的」,至少他给自己选择了一个更好更高的位置,也或许会是一颗种子吧!

起飞了,我的思绪随着飘游起来,短短的三天,无数的意外,只留下对「大法威力的浩瀚」无以名状的惊叹,原本没啥把握的弘法团,「骑驴看唱本」边走边瞧,大夥儿手忙脚乱地做得还算差强人意,写出来的目的无它,盼望我们的粗浅经验能予你脑力激荡,跳脱原来的框框,触类旁通,抓住契机,不要等,不要靠,师尊说「大法弟子所做的一切都是在开创未来」「我们每一个人都是给未来创造历史」,只要大家心存正念并且去实践它,就可以随时赶上你之前已落后的脚步,跟上正法进程,师父曾在华盛顿DC讲法上鼓励我们「别小瞧自己」!领悟若有不足与偏颇,尚祈指正。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