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广州市槎头女子劳教所遭受的迫害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1年8月5日】我于2000年1月第三次去北京证实法,在看守所被关了一个多月,在没有任何法律依据和法律程序的情况下,警察以扰乱社会治安为名将我非法判劳教一年。当时我跟要我签字的公安人员说:我到北京只交了一封说明我们大法真实情况的信给警察,并没有做任何违法的事,也没有扰乱社会秩序,为什么要判我劳教?公安人员说:这是“政府”的决定,没的好说。就这样不由分说地把我送进劳教所。

劳教所不让弘法,不让炼功。每个大法弟子都有1-2个劳教人员作监控人,严格监视我们的一言一行。不让大法弟子们互相接触、炼功等。为了炼功,我们付出了很大努力。开始那几个月,炼功被发现后,就被吊在宿舍门前的篮球架上,一直到天亮。白天就放下来参加一天十几个小时的劳动。有两次炼功,我被吊铐的时间最长。一次吊了三天三夜,一次吊了五天五夜。

劳教所办洗脑班妄图迫使我们屈服,当然常人讲的话丝毫动不了大法弟子的心。我们写的心得体会全部都是维护大法、维护师父、坚定修炼等。所长气得天天大骂。不但没有一个人妥协,反而很多人在自己宿舍里晚上炼起了功。那次凡炼功的都被吊铐起来,隔很远才吊一个人,互相之间不给说话。有弟子大声地背《论语》、《洪吟》等。劳教所不叫其它人接近我们,不许给我们送东西,不许帮我们做任何事情。我们被反手铐在铁栏杆上,蹲不下也站不起。累了想换个姿势都不行。只好左脚站累了右脚站。晚上没法睡觉。半夜,管教来巡查,我跟她讲理。她根本不理,就走了。值班的人把我们大骂一通。后来连吃饭、大小便都不给我们开手铐,真是惨无人道。下大雨把我们的衣服都淋湿了好几次,衣服是湿了又干,干了又湿。有消息传来说,只要我们讲出以后不炼功这几个字,就可以马上放我们。如果不说,就一直这样下去。当时,我们的心很平静,我们知道就算死了,也不能说不炼功这几个字。我们就这样默默地忍受着,坚持着。有一阵,我觉得很难受,好像要晕倒了,监控的人说我的脸色比死人还难看,怕出问题,就叫来管教,问我行不行。当时我早已把生死置之度外,情愿死,也不愿以不炼功为条件把我放下。我悟到师父说的:“放下生死你就是神,放不下生死你就是人”。同时悟到自己的腿是不会有问题的。所以我说:不怕,我能坚持。就这样,我一直坚持下来。腿也没有肿,什么事都没有。后来是一位还有善心的队长把我们放下来了。整整五天五夜。这次洗脑班办完后,没有一个人妥协,但大部份大法弟子都被加期。

劳教所还有一个最邪恶的手段。就是采用株连、群众斗群众的办法来迫害大法弟子。只要我们炼功,管教就想办法挑起犯人们对我们的不满,引起监控人员乃至全宿舍的人都来骂我们,仇视大法弟子。有位大法学员有一次炼功,被吊完放下后,整个宿舍的人都骂她。晚上上床睡觉时监控人一脚就把她踢到床下去,不但不让上床,还把她绑起来,不让睡觉。有个弟子被民管会的人打得全身发黑,管教看见了也装作不知道。

在邪恶面前,软的硬的都动不了我们的心。就象师父说的“破坏法的只能是内部学员。”马三家帮教团来了,散布邪悟。刚开始,大多数人还顶得住,不接受。后来,几个月时间天天给我们洗脑。由于自己学法不深,又有很多人的执著和怕心没放下,一点一点地接受了她们的邪悟。

从劳教所出来后,我看到了师父的新经文,知道自己错了,心里非常后悔,痛苦得不行。自己怎么对得起恩师和大法呢?要不是师父慈悲,自己还能重新走入大法修炼中来吗?今后,我要紧跟师父正法进程,在大法中坚修到底。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