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翠英在爱尔兰新闻发布会上的证词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1年8月7日】女士们、先生们:你们好!

我叫章翠英,来自澳大利亚,职业是画家,从小酷爱绘画,曾在世界十几个国家举行个人画展,并多次获奖。

我今天不远万里来到这里,是因为想得到所有善良的人和正义的人士起来帮助SOS紧急营救中国大陆法轮功学员,因为现在每一分钟都有大批的法轮功学员遭受迫害,每一分钟法轮功学员的生命都在受到威胁。

幸运的是,我是澳大利亚公民,在澳洲政府的营救下,我于2000年11月获得自由。因为我还活着,所以今天可以向大家讲述我的迫害遭遇。

四年前我患有严重的关节炎,吃饭、走路都困难,连绘画的能力都失去了,过着生不如死的生活,是法轮大法救了我,给了我第二次生命,并使我重新获得了艺术生涯。这么好的功法竟在中国大陆遭到如此诽谤和迫害,所以我到中国去找江泽民,用我亲身受益的经历说明事实真相,可是我得到的却是在四个监狱中长达八个月的牢狱折磨。

1999年12月31日,我站在北京天安门广场看升国旗,公安怀疑我是法轮功学员,就把我拖上警车,毒打了一顿,打得我血流满面。

2000年1月26日清晨,我在北京人定湖公园炼功,公安就把抓起来并狠狠地打我,直到打累了无力再打才罢休。然后没有经过任何法律程序把我送入北京西城看守所。

2000年2月4日,我和丈夫在北京一家饭店吃饭,他们进行了秘密跟踪,20多个国家安全局的公安在我们吃饭时强行把我们押入北京最高刑事监狱--北京市看守所,和死囚犯关在一起。四、五天不让我们睡觉,在寒冷的冬天逼着我光脚举着双手站在冰冷的水泥地上。四、五个警察逼着我写放弃澳洲国籍的证明,还说要害得我家破人亡。

2000年3月5日,中国召开人大,我想回国让人民代表为我们法轮功说句公道话。可是我一踏上中国的国土,公安就搜查我的包,当看到包里有给朱总理的信及法轮功的书籍,就对我大打出手,一记耳光打得我头晕眼花,好几天都听不到声音,然后未经任何法律程序,把我毫无人道地关了整整五个月。然后江泽民一个电话,又加了三个月。

7个多月从不让我放风,吃喝拉撒睡都在一个房间里,使我全身皮肤腐烂。还要打我、骂我、拿水泼我。我告诉他们炼功没有错,他们就狠狠地把我从床上摔在地上,拳打脚踢,打得我身上青一块、紫一块。晚上痛的不能入睡,还要把我铐上沉重的铁链,关入男区牢房里。我们洗澡男犯人和男公安都能看到,对我们进行人身的侮辱。还让我睡在冰凉的水泥地上,头朝着厕所。吃饭要从人家的碗里拨一点给我,喝水的水桶也不让我碰,并且剥夺了我所有的一切,把我的二千多人民币全部搜走了。我身无分文,连上厕所的手纸都不能买。我们澳洲领事得知后,驱车六个多小时从广州到深圳给我送厕所纸。他们还把我所有的笔和纸都收走了,我只能用牙膏在衣服上写道:“法轮大法好,修炼真善忍”。狱警看到后,对着男公安的闭路电视的监视下把我的衣服强行拉下,我只能用双手捂住身体。

他们还唆使犯人打我,打了我就给减刑,一个姓张的犯人,她贪污了1000多万,本来要判5年--15年,因打了我,一年不到就给放出去了。

身边还睡着一个痴呆症,24小时大小便都拉在身上,我睁眼看到的就是她的大便,这日子怎么过?我跟监狱领导说:“你们这样毫无人性地迫害我,这地狱一样的日子我怎么过啊!看看我全身,皮肤腐烂,出于人道,你们必须让我回澳洲,恢复健康。”公安奸笑着说:“你必须放弃法轮功,否则你就永远呆在这里,让你生不如死”

他们还逼着我们做工,有时一天十几个小时。有一次,从早上七点一直做到晚上十一点,实在太累了,大家都睡着了。可是狱警拿着电棍逼我们起来做工,说要明天交货。如果有人来参观,就把产品藏入床底下,对于他们这样非法剥削犯人的劳工,我实在看不下去了,我就开始罢工,然后狱警叫来了所长,我就跟所长说:“我要告你们这种剥削劳工的非法行为”。

因为是澳大利亚政府把我从死亡的边缘上救了出来,我才有机会跟你们讲述我所受的迫害。然而千千万万的中国大陆的法轮功学员,他们所遭受的迫害比我更加悲惨,但他们却没有我这样的机会能去世界各国揭露江泽民邪恶集团的残忍、卑鄙和惨无人道。有的学员甚至被活活地折磨死了,有的被逼疯了,有的女学员被犯人和公安轮奸。江泽民还秘密地通知全国警察,说“打死算自杀”

为了让更多的人知道江泽民邪恶集团残酷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真相,我决定环球作品义展义卖,把所得之款全部用来SOS紧急营救中国大陆法轮功学员。我一个一个国家地走,向世界各国善良的人们、媒体、政府,讲述我在中国监狱被迫害的遭遇。

我已经走了约二十个国家,四十多个城市,每当记者、政府官员和善良的人们悲痛地听完我的叙述后,他们流着泪说:“实在听不下去了。”在二十一世纪的今天,世界上还有哪一个国家如此疯狂地迫害自己国家的公民,更何况是信仰真善忍的好人,足见江泽民有多么的邪恶。这些善良的人们都表示要更加进一步谴责江泽民的犯罪行为。我们澳洲总理、外交部以及议员等60多位官员,纷纷来信谴责江泽民的邪恶。许多国家的政府和媒体都表示说,再也不能坐视不管了,一定要尽最大的努力,制止江泽民对中国人民继续犯罪。

在此我再一次恳求大家,世界各国政府、媒体,和所有善良的人,伸出援救的手,制止江泽民邪恶集团对法轮功的非人迫害,尽早结束这场祸国殃民的人间悲剧,让中国人民和世界人民一样有最基本的生存的权利,维护自己尊严的权利,还有,信仰“真善忍”的权利。

我知道我的功友赵明,爱尔兰都柏林三圣学院的计算机研究生,也是因为修炼法轮功被江泽民关在了北京的劳教所里面,遭受酷刑迫害。因为赵明坚信“真善忍”的真理,而不肯向江泽民的“假丑恶”低头。他本来应该在这里和大家一样享受着自由的阳光和空气,然而他如今却在每天被强迫劳动十几小时之后,还要被犯人和警察残酷地折磨,分分秒秒他都有可能和其他258个学员一样,失去他年轻而宝贵的生命。

遭受同样迫害的还有都柏林、敦来瑞两所大学的会计学学生杨方和市场经济学学生刘锋。他们两个也是因为回国向政府申述他们对江泽民镇压法轮功的罪行,而遭到被捕、护照被没收、长达40多天的关押和监视居住的惩罚。目前他们二人让然在中国北方的城市里被监视着,没有工作,没有自由,也无法回爱尔兰继续学习。

我真诚地呼吁善良的爱尔兰以及欧洲的民众、媒体,尤其是政府,救救赵明、杨方和刘锋,让他们从劳教所里、监视居住中解放出来,不再遭受酷刑折磨和没有人身自由及尊严的侮辱,让他们回来继续他们未完的学业。


谢谢大家。

章翠英
2001年8月5日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