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宁凌源市万元店镇派出所恶警毒打大法弟子的犯罪纪录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1年8月8日】一、对大法弟子马素英的迫害经过

万元店镇铁匠炉村宋营子组马素英,今年51岁,于98年10月开始修炼法轮功。自修炼以来,她严格按着大法"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处处严于律己、宽以待人,不仅身体得到了健康,道德也得到了升华。为了让更多的人受益,都健康,都了解法轮功于国于民是有百利而无一害的,就在当地散发了一些讲清真相的材料,张贴了几张标语。被万元店派出所知道后,暴徒于2000年11月28日早7点把马素英抓到万育店派出所,拳打脚踢还不算,又用竹板子乱打,还打嘴巴子。所长柳利辉和刘指导打得更凶,直到打得她遍体鳞伤。大约下午3点左右,暴徒把马素英送到凌源市公安局行政拘留所。29日下午,刘指导员又来到拘留所把马素英提到后楼一层的一个房间里,把门关上,又对马大打出手,拳打加脚踢,还有一把新笤帚被打碎,直至天色近完才住手,又把人投入监号里。从此以后不闻不问,不断续票,直到2001年5月29日马素英才被释放,被非法关押了整整6个月。

马素英被释放回家后,万元店派出所的人经常到她家里骚扰、监视。2001年7月12日马去表姐家串门,派出所的人又到她家察看,得知马素英不在家,就追问其家人去哪了?家人告诉说马素英去她在朝阳沟住的表姐家了,于是派出所的人就开车去了她表姐家。见她不在,就问她69岁的表姐邢某:"马素英去哪了?"并动手翻东西,翻出一本《转法轮》。这阵势吓坏了白发苍苍从没走出过山沟里的善良的老人,暴徒并把她带到万元店派出所进行拷问。因邢老太太说马素英今天到她家去过,后又回娘家去了,并说那两张纸条是马素英写的,于是万元店派出所就把邢老太太也带到派出所,并把她非法拘留半个月。又派人开车到马素英的娘家,这时已经是晚上六点钟了。下车后,警察把正在洗衣服的马素英骗到车旁,说有两句话要说。等马素英一到车旁,车里一个警察不由分说把马素英拉到车里,强行把马素英拉到万元店派出所,带到二楼指导员办公室,关上门窗,把马素英的双手反铐,对马素英大打出手,边打边骂。打手以所长柳利辉为首,有刘指导员,有恶警冯卫东、刘景奎、王平、吴广贺、王某、褚某,还有开车司机,对马素英轮流上阵。先是由几个警察把双手反铐的马素英按趴在床上,首先是柳所长打,凶恶至极,硬是把一个新笤帚给打烂了。这还不算,又找来一根竹笤帚条,在马后背上狠毒地乱抽,把后背抽得皮开肉绽,背心上沾满了了鲜血。真是没有人性!由于马素英拒不回答他们提出的非法提问,暴徒就又用竹板撬嘴,双唇被撬破,上面两颗门牙和对应的三颗下牙被撬活动,马素英疼痛的难以闭口,接着,他们九个人倒班对马素英用刑。柳所长还恶狠痕地说:"活活把你打死,顺窗户扔出去,就说你自杀。"并不许马素英合眼,直至零晨3点才肯罢手。之后又把马素英关到另一房间反铐着,他们还是轮流倒班看着马素英不让其合眼。到了早晨5点,王平、刘景奎又开始用一只手拽着马素英双手反铐的手铐,另一只手按着马素英的脖子往地上磕,大约一个来小时才肯罢休。这时的马素英已被折磨得痛苦不堪,奄奄一息。接着又给马素英作了笔录,上午11点又把马素英送入凌源市公安局行政拘留所,马素英因伤势过重,已不能行走,拘留所的苗管教叫来两个小伙子把她押到监号,在监号里,马素英昏迷了整整三天,第三天终于醒过来了。至今仍在拘留所关押。

二、对大法弟子乔桂荣的迫害经过

乔桂荣,辽宁凌源市万元店镇的大法弟子。因为身体不好于95年开始修炼法轮功,学法炼功后身体明显强壮起来。从干不了活到能干重活,由于她炼功后变化很大,家里人都很支持。99年10月,乡派出所的人不由分说就让她到派出所去,到那后就问她还炼不炼?她想既锻炼身体又做好人有什么不可,就说:炼。于是就给她扣上手铐。家人被索要700元钱后才放回家。从此她再也没有过上安稳的日子。

2000年7月18日派出所来了4、5个人到她家,不由分说又把她带到派出所,在派出所里站了一夜,没让睡觉,汗水象雨水一样往下淌。第二天早饭没给吃,8点把她送到凌源公安局行政拘留所,被关押一个多月后才放回家。于是又开始学法炼功。

2001年正月,有人上北京,13日暴徒又把她抓到派出所,问她XXX上北京了,你知道不?她说不知道。所长上来就劈头盖脸地打她三个耳光子,关了一天。正月二十七晚上,又把她抓到派出所,用手铐把她铐到床上,坐着凳子坐了一夜,第二天早晨又把她送到拘留所,结果押了3个多月。关押了3个多月后家里托亲戚把她保回家,第二天派出所的恶警又到她家里骚扰,第三天她到干姐家串门,因她干姐也是炼功人,就留她住了两天,恢复一下身体。因为在拘留所暴徒把她折磨得面黄肌瘦。她是6月2日去的干姐家,6月3日凌源市热水汤的大街上贴满了大法的传单和标语,4日早晨6点多钟派出所往她家打电话叫她去一趟,她想又要遭迫害,不能配合邪恶,再说她刚被放回家,还没看看父亲呢,于是她放下电话就回娘家了。4日晚上万元店派出所就把她干姐抓去严刑拷打,把她打得全身是伤,屁股打得象锅底一样黑。5日早晨5点多钟万元店派出所的恶警就把她从娘家抓上警车,恶警吴广贺一路上一直掐着她的脖子押到派出所。指导员和吴广贺抓着她给手铐,吴和恶警刘景奎轮流地打她。吴把她的头发揪下一大把,打她很长时间,直到它们打累了才住手。吴指着她说:你和XXX贴的标语我们都知道了,你就说了吧。她想决不配合它们,就咬紧牙关只字不说。于是她又一次被关进了拘留所。派出所的恶警把她打得遍体鳞伤,身上青一块紫一块,脖子动不了。它们还非法判她两年劳教。

她们只是因为修炼法轮大法做好人就遭到了如此迫害。暴徒们害得大法弟子们妻离子散,家破人亡,天理不容啊!"善有善报,恶有恶报",我们警告那些作恶多端的犯罪恶人如不立即停止作恶,弃恶从善,必将遭到天理的惩罚。

(大陆大法弟子整理)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