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医学无能为力 法轮大法给我新生

【明慧网2001年8月9日】在人生的历程中,我有幸得大法。这使我的人生观,思维方式和面对生活中幸与不幸所采取的处理方法,都发生了根本的转变。大法改变了我的人生,大法给了我新生。

我生长在一个动荡的年代,周围所发生的一切使我得出的结论是,在这个弱肉强食的社会,想要拥有一席立足之地,必需自强不息。在这种观念的影响下,我拼搏抗衡挣扎,不甘心生活的摆布,不屈服命运的安排,为了获得社会的承认和所谓自我价值的体现,我一直处于一种抗争和进取的状态,为了达到我期望的理想境界,不惜付出一切,甚至损害身体健康都在所不惜。由此,我品尝了失败时的辛酸,成功后暂短的欣慰和更多时候的无限惆怅。因为我体验到道路越来越难走,身心疲惫不堪的我时常厌倦这种工作狂的生活,但我又无法摆脱。夜深人静之际,我也常常扪心自问,人生的目的是什么?空虚和苦楚深深笼照着我内心深处。

由于观念的束缚,长期工作、学习超负荷的压力,我的身体健康状况已被摧毁到崩溃的边缘,支气管哮喘发作时,我的脉搏跳动微弱得几乎摸不着,发作后虚弱的我连一句完整的话都不能连续讲,回答朋友的电话时我讲一二个字时就停下来,喘几口气。再接着讲下去,就这样断断续续地说完一句话,到后来这种状况都不能维持了,我乾脆关掉电话,一个多月,等到虚弱的身体状况略有好转,再打电话回答朋友的问题。

我原患三度胃下垂,胃掉到了盆腔里,由于重度下垂的胃把十二指球部从脊柱的右侧不完全地拉到脊柱的左侧,造成十二指肠瘀积症。发作时持续的呕吐,使我无力从床上走到洗手间,只能蜷缩在洗手间的垫子上数小时,直到呕吐缓解,我才能躺,脸色苍白,每次发作我就象在死亡的幽谷里蒸煮。痛苦万分。当时我万念俱灰,心里唯一的祈求就是:上苍现在你给我最大的恩赐,就是让我的心脏停止跳动。那时的状况真是痛不欲生。

长期的紧张和压力造成脑部基底A痉挛,明显供血不足,微循环的小血管高度曲畸,供血不良,三叉N头痛,两侧肩胛骨处肌肉痉挛成条整状,蚕豆和黄豆大小的节结沿着肩胛骨边缘排列,抽的我背痛难忍,发作时,我真都希望有人用手术刀插入肩胛骨下,将骨膜和骨头分离开来解除痛苦,因为这种痛疼感觉是从骨头里发出的。

冬秋季风湿性关节炎开始发作,两侧膝关节像灌了铅一样,沉重,疼痛。膝关节活动受到限制,严重时开车右腿无法抬起去踩刹车只能用左脚踩刹车。

同修们听到这里,你们一定会问为什么不去看医生?其实我本人就是西医学院毕业的医生,曾在医学院附院,市医院工作,对于我的健康状况除去手术外,各种西药、中药、针灸、穴位埋线、按摩、火灌、物理疗法、药物导入、健康食品等等,我都接受了治疗。当时症状略有缓解,但不能从根本上解除。尽管我曾是一名医生,但我真的对自己身体健康的恢复失去了信心。

有幸得法后,我内心受到极大的震动,我学法炼功,刚开始炼功时,左侧背部,能量流受阻。后来,情况逐步好转,炼功浑身发热,有时大汗淋漓,背部能量流通畅,我的健康状况明显改变,二年多来支气管哮喘和十二指肠瘀积症三叉N头痛都没有发作,夜间胃腹疼痛症状消失(炼功前曾每天夜间胃腹疼痛),胃肠消化功能改善,背部和关节疼痛基本消失,体重增加了20多磅。周围的朋友都异口同声地说我变成了另外一个人。

修炼法轮大法后,我从弱不禁风的残缺的身心状况中走了出来。现在我可以胜任全日工作。师父讲述的高深法理复苏了我心灵,使我明白了人道德的败坏才是不幸的根源。人在世间沉浮的真正意义不是争夺那点物质利益,而是要返本归真。同时我也懂得人生的安排,时事的变迁自有其背后的缘由,并不是平常人狭隘的思想所能够明了的。随着不断的学法,我的内心越来越开朗,不平衡心态也改变了,不甘心、不认可不服气的心理状态逐渐消失了,怀才不遇的悲观心情烟消云散,以开朗、祥和和喜悦的心态面对周遭所发生的一切。放弃执著,提高心性,从抗争和一味进取而毫不退让的心态中逐步解脱出来,我现在真正地体会到退一步海阔天空的甘甜。

亲身的经历使我深深地感触到佛法无边。无论邪恶如何猖狂,都不能动摇我修炼法轮大法的信念,真善忍的法理指导我生活的实践,提高心性,放弃执著,净化本体,返本归真。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