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定市新市公安分局洗脑班暴徒对我的毒打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1年9月1日】2001年8月5日我和另外两个功友在保定的一间房子里学法,晚上9点半左右我们听到敲门声,我刚打开门就闯进来一女四男,进来后非常野蛮地到处乱翻。当搜到一篇一个功友写的心得体会后,它们拿出手铐就要铐我。我问:“你们到底是什么人,凭什么随便抓人?”它们二话不说动手就打人。因为我坚决抵制它们的邪恶行径,它们中的四人将我按到在地,拳打脚踢,后将我强行反铐住,当时另外两个功友高喊:“不许打人。”它们就将那两名功友强行戴上手铐,并要将我们带走,我不上车,它们便凶狠地毒打我。在整个过程中它们都没有出示任何证件,而且张嘴骂人,动手打人,简直跟黑社会和土匪一模一样。

在车上我们一直高喊:“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

它们把我们带到市郊区一个小学校里,那里是邪恶势力残酷迫害大法弟子的一个基地,那里关押着很多大法弟子,正遭受种种非人折磨。

它们把我带进一个教室后,四、五个人开始对我进行非法审问,我拒绝配合它们的非法审问。它们就用电棒电我的嘴、脸,腿,脚等敏感部位,用一种胶皮棍打我的全身。在电击过程中开关几次自动关闭。我祥和的把大法真相讲给它们,并告诉它们善恶必报的天理。它们不但没有丝毫地收敛,反而更加残酷地对我进行折磨。不久又进来一个三十多岁的人,它进来二话不说用双手抓住我的头发使劲抖动,我怒斥道:“你这是干什么!”它立即象发了疯一样,它让其它四个按住我,用电棒电我的嘴、脖子等处,还用胶皮棍打我。并大叫道:“5分钟给你来一次,我看你能支持多久。”边打嘴里不停地骂,污言秽语不堪入耳。我用正念抵制这一切,电流就返回邪恶手持电棒的手,邪恶被电得撒手就将电棒扔在地上摔坏了,不能再用了。我心里明白师父在帮我,不让我承受不该承受的这一切。

它们把我双手套在床上铐住,不让我睡觉,我仍然告诉它们善恶有报的道理。第二天(8月6日)换了两个年轻人,穿着警服,进来后先踢我一脚,并说老实点不然就有你好受的。就这样新的一轮折磨又开始了,它们两个用胶皮棍使劲地打我的后背,肩头,腿等部位。一会又用扫帚条打,我浑身上下没有一块好的地方了。它们打累了,休息的时候将一个纸杯扣在我头上,一旦掉下来就开始毒打,毫无人性。后来进来一个40多岁姓张的科长,拿起胶皮棍打我的后背,并说不用着急,就这样慢慢打,它打了十多下后胶皮棍突然断了,我知道师父在制止它们进一步迫害我,同时也是在告诫它们。它们却继续用扫帚条毒打我。不允许我睡觉,当时我心中有一个强大的正念就是我决不能在这里,我一定要出去。这样它们对我进行了两天两夜的非人折磨(没有吃任何东西),在第三天的下午(8月7日)在师父的帮助下,我用正念走了出来。

在那里许多功友还在受着这种惨绝人寰的折磨,希望所有的大法弟子发出正念铲除保定市新市区公安分局举办的强制洗脑班的一切邪恶。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