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国会山讲清真相 (译文)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1年9月1日】当我知道我们要在国会山讲清真相时,我渴望跟中国人交谈。我知道这不是一项容易的工作,于是我首先清理自己的思想,对他们敞开心扉。第一个星期六,我跟一些拒绝我给他们传单的中国人交谈起来,我一边递给他们小册子,一边向他们解释说我是真心地同他们谈话。这是我的真心话,所以三个中国人接了传单。我还与许多西方人交流,这一天和中国人谈得相当好。但是后来,我的心态不是很好了。下午,我回到了一个排队的地方,我开始时在那里曾发了许多资料。我只找中国人。一位导游告诉我,我不可以发资料。于是我回到了我们这个小组那里,但我意识到导游这样说是因为我的心不纯净,以前她没干涉我,可现在是我自己退步了。我渐渐认识到部份原因是因为我只注重帮助中国人,而不是考虑所有的人。

星期天,我更糟糕。到了那里,功友告诉我他要回家,因为没有线,所以没法放电视。另一位功友车胎爆了,需要去处理这个问题。我知道离开是不对的。我要了些中文资料,因为我打算留下来,可我又犹豫了,害怕孤身一人留在那里。一个功友说他可以跟我一起留下炼功,这下我放心了,当我们坐下发正念时,许多中国人从我们身边经过。我想我在清除邪恶,使那些中国人摆脱出来,他们就有机会知道真相。但我的思想不够正。我炼起功来,因为我怕与他们谈话,后来,一些中国游客说了些不好的话,我真的不知道如何回答他们。我感觉遭透了。

接下来的星期六,我到了那里,感觉心神不安。一位功友告诉我只给那些感兴趣的人资料,因为我们想保持一个平和的环境。我也愿意那样,因为我感觉不太舒服。但又觉得有些不对劲,功友们似乎有点怕心。一个基督徒问我死后我们去哪里,并描述了圣经的部份章节以解释他的信仰。他认为我们炼功是在进行某种仪式。他还告诉我圣经教导的恰恰与我们所学的相反。我不同意他的观点,但却无法找到合适的语句向他解释大法的伟大。当我哑口无言站在那里时,他的太太点头表示同意她先生的话。

突然,我意识到所有的邪恶都聚集在了这里。我跟一些功友说要发正念,但他们没有兴趣。最后,一个功友坐下来,于是我和他一起清除邪恶。我意识到所有的邪恶都聚集在了这里,所以我们很方便就能清除它们。10分钟后,另一位功友开始打坐,但我仍继续清除邪恶将近25分钟。我意想自己象顶天独尊的神一样,俯瞰国会,清除邪恶,使人们摆脱邪魔的控制。随后我意识到我是一个大法弟子,我的话带着很大的能量。我只需要从内心讲出真相。就在我睁开眼睛的那一刻,一个美国人正站在我面前,颇有兴趣,并提了许多问题。过后,那一天变得越来越容易,人们也更乐于接受了。那天晚上回家的路上,我听到了普度音乐。我想,那是对我做得好的鼓励。

可是,我仍需要提高,克服怕心。我认为仅仅是身体到了国会那里并不是作正法的工作。我们必须要敞开心扉,不怕被拒绝,在听到我们不希望听的东西时,能够容忍。的确,如果在国会不能做好大法工作,我们就会给人不好的印象,破坏大法。我记得李老师曾说过,“破坏法的只能是内部弟子。”但同时我们在那里也能挽救世人。这真是一个令我深感荣幸的难得的机会。我后来听说一些功友跟中国游客争辩,破坏了和谐的环境。我的心情很沉重。我觉得有时我们不仅要清除控制常人的邪恶,而且要清除干扰大法弟子的魔。我们不应指责这些学员。当然我们需要防止这样的事情再次发生,我们都有过错。我知道我做大法工作并不是总是表现得很好。在国会山的正法工作尤其困难,对大法弟子来说是个大考验。邪恶捕捉着我们的每一个执著。我想在这种时候,时时保持正念是非常重要的。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