陕西女子劳教所利用烟民迫害大法弟子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1年9月12日】作为一名大法弟子,和大多数同修们一样,因进京上访被非法拘留过,因公开炼功被非法劳教,送入陕西女子劳教所。

劳教所近一年的生活,在我的人生经历中难以磨灭,酸、甜、苦、辣,人生百味,难以忘怀。为争取我们的合法权利和自由,多次写过申诉复议书,要求炼功,要求改善不正常的“互帮”关系,要求无条件释放所有在押的大法弟子,经历过两次集体绝食。正象师父在美国西部法轮大法修炼心得交流会上的演讲中所说:“邪恶不去迫害我们,我们根本就不会向人讲什么真相,我们也不认为现在的上访与讲清真相是干扰任何人。在不公的对待下得允许人说话,这是人的最基本权利。”

特别是去年七月份,陕西女所为我们法轮功学员办了强迫洗脑班。炎热的七月,女所的每位大法弟子经历了血与火、生与死的考验。因为大法弟子们不配合所里的强迫洗脑和强加给法轮功的罪名,不写、不看、不读这些迫害大法的材料,“互帮们”(即吸毒、贩毒的“烟民”)又吵、又骂,管教队长、科长、所长们说是讲课,实是随意侮辱,人身攻击,甚者打骂大法弟子。所长、领导们学习了马三家教养院的邪恶经验后,在上级指示精神的压力下,在经济利益、奖金与罚金的驱使下,大打出手,使尽了浑身的解数,企图打开缺口,妄图逼迫我们背叛大法,放弃修炼。

烟民们在提前解教和“奖分”的诱惑下,整天象绿头苍蝇一样围攻我们,随意欺辱、打骂大法弟子,由于不配合他们的要求,就整夜的罚站,不让睡觉,这些“烟民”心狠手辣,毫无人性,用非人的折磨对待我们大法弟子:“蹲兵马俑” 、“坐沙发” 、“驾飞机” 、“飞人” 、“空水” 、“拔大筋”、“过肘子”等等。

记得在七月中旬的一天晚上,让我们抄写作业,其中有对法轮功不公的语句等等,大家都不抄,烟民互帮们群起而攻之,干警在讲课中也常让不配合他们的大法弟子长时间单腿点地而蹲(即蹲兵马俑),时间一长,腿酸痛、麻木、失去知觉,还不许换腿,动作不“标准”就踢或打我们,花样不断翻新,后又让“烟民们”折腾我们:“驾飞机”,即让我们这些和“烟民们”母亲年龄相仿的(50岁左右的居多)大法弟子头朝地,臀部撅着,双手朝上举起,动作不到“位”,就又骂又吵,连打带踢地进行折磨。然后一个烟民王凤平给示范着动作,让我们“坐沙发”(单腿微曲而立,另一只腿弯曲着架在这只腿上,双手与肩平架起来。)我不做,就朝我胸部一拳打过来,我还是不做,她就恶狠狠的说:不做是不是!站门后边去!”强迫让我面贴墙而站着,冷不丁在我背后用胳膊肘猛击后背,后听说这叫“过肘子”。接着对另一位功友高丽开始“过肘子”,因高丽身材瘦小、单薄,猛击之下,头也同时撞在墙上被撞痛了,哭喊了起来。一群烟名蜂拥而上,将高丽围在中心乱打,有个小个子烟民竟拿毛巾勒高丽的嘴。我此时面朝墙,站在门后边,正好看到门外值班队长刘思佳从此路过,就大声呼喊:刘队长!刘队长!可这位值班干警象没听到一样,走出了铁门口。可这位28岁的小弟子高丽却被邪恶之徒围在中心,按倒在地,打得好长时间头晕、头痛,腰部扭伤、疼痛。这一晚上,又把我们分到各个号室中折磨,整夜不让睡觉,烟民们轮流值班看着我们不让睡觉,站了整整一夜,天亮时又逼我“驾飞机”等体罚,还说对我是最轻的。事后才得知大法弟子张霞被邪恶之徒拿木棍敲脚踝骨、毒打,还不许叫喊,后又拉倒厕所里打骂、欺辱,企图让她妥协,张俊秀被强迫做了近二百次的蹲、立动作,累的筋疲力尽,大汗淋漓,有的腿被打的疼痛难以蹲下。这样整整折磨了我们一个多月。我们还被逼迫写“保证书” 、悔过书之类的东西。

在这种邪恶的迫害、威逼、利诱之下,大多数学员都能坚定正信、正念、不动摇,以慈悲、善念、善待周围的人,做到无怨无恨。这就是发生在陕西女子劳教所的邪恶迫害的事实、罪证。还有人性、还有良知的劳教人员看到我们遭受这样的虐待和威逼,她们有的彻夜难眠,难以入睡,有的偷偷的流泪,有的好心相劝。这些事实不正说明谁是善?谁是恶?谁是正义?谁是邪恶了吗?师父在经文《强制改变不了人心》中说过:“历史上一切迫害正信的从来都没有成功过。这一切只不过是利用邪恶的表现,坚定大法与去掉修炼者的根本执著,从而使修炼者解脱常人与业力的束缚。”高层空间的邪恶生命导演的迫害、考验大法与修炼者正信、抵制正法进程的阴谋都是徒劳的,任何人都不能以任何强制的办法改变真修大法者的正信!正念!迫害大法与大法弟子的邪恶之徒,天理难容!善有善报!恶有恶报!“法正天地,现世现报”!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