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上黄泉,父亲追悔莫及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1年9月13日】电话里,父亲的声音越来越虚弱了。他已经无力给我写信了。这几年,我每年都回国看他。尤其99年夏天,那一次我是专程向父亲洪法的。那时我已经得法一年多了。见到二十多年来体弱多病的女儿精神饱满、焕然一新地站在面前,他对大法产生了好感,愿意听一听老师的讲法带。

不幸,一周后“720”开始了。铺天盖地的舆论宣传把父亲搞懵了。他害怕地中断了对大法的了解和接受。

这之后的一年多里,我想了很多办法帮他得法,都被他固执地挡了回去。现在他身患绝症,希望再见我一面。而我则把这当作向他讲清真相的最后一次机会。

2000年年底,我万里迢迢来到父亲病床前。很显然,大势已去。面对随时都有可能离去的父亲,我以我的亲身经历再次向他介绍大法,尤其告诉他人的来源,死亡,元神不灭这些事情。父亲依然听不进去:“人死了就死了。”我告诉他这样随便放弃会后悔的。他却认为“这一辈子又没做什么坏事,没什么好后悔的”。最后我只好反复告诫他:千万不要反对法轮功,心里不要反。父亲敷衍着答应了。可我看得出,他是怕我在病房里说得太多,其实他根本没明白我的意思。

没几天后父亲就走了。我为他生前没接受大法而痛哭流泪。

两天后我在打坐中来到一个似曾相识的地方,却记不起是哪儿。那里围坐着一些人,都是近几年过世的亲戚。父亲推脱地反复地向他们说着一句话:“我哪儿知道是这么回事啊!我哪儿知道是这么回事啊!”亲戚们对他说:“我们不象你,没人跟我们提过这些。你不一样啊。其实我们在这边看得清清楚楚,一直盯着你呢!”父亲又在重复他的话了:“我哪儿知道是这么回事啊!我哪儿知道是这么回事啊!”他后悔了,追悔莫及!

这几天我又想起这些事,我愈想愈觉得应该把它写出来,让那些不信神的朋友们看看。至少他们不会再有我那些亲戚的遗憾,不用抱怨没人跟他们提起过。同时我更希望广大的朋友们不要重蹈我父亲黄泉追悔之覆辙,觉醒吧,有缘的人们!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