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轮功时间:旅美法轮功学员的家人在中国受迫害案例

【明慧网2001年9月18日】现在是法轮功时间节目,我是节目主持人心语,亲爱的听众朋友,大家好!在前几集的节目当中,我们曾经为你播出过美国地区的法轮功学员在中国大陆的亲人遭受酷刑的情况,有的被迫害致死,有的抓到狱中承受无名的苦难,那么今天我们也是同样为你请到了两位,同样是纽约地区的法轮功学员。我们就听他们讲述一下他们的亲人在中国大陆被迫害的情况,那么就请你细细地慢慢地来听。象这样的人,他们到底应不应该坐牢,被判刑,他们到底违背了哪一家的法律。好,听众朋友,假如你今天就是一个审判官,我们就让你做出这个公正的判断。

心:CHRISTINA,你好,

C:你好,我是一个法轮功学员。我是,最初是在美国,我在哈佛,以前一块儿上哈佛大学的同学介绍我的法轮功。我修炼四,五年了。我的母亲她是在中国大陆,她也是在我的介绍下开始学的,一直非常认真的修炼。国内开始镇压法轮功,她也曾经上访过,要求说该给法轮功平反,因为这样做是很不对的。她自己有亲身的经历,觉得炼法轮功身体炼好了,人也变的脾气好多了。

心:你妈妈原来身体不好,是吗?

C:对,我妈妈原来身体,腿不是很好,然后以前摔过跤,所以肋骨断过。修炼以后,她自己跟我说,她说觉得年轻了好几年一样。

心:CHRISTINA,在中国大陆迫害法轮功之间呢,听说你妈妈也是同样遭到了牢狱之灾,被抓到了监狱之中,你可以说说这方面的情况吗?

C:她是去年七月中的时间,由于人家害怕她会去上访,所以把她叫到警察局里去,然后就再也没回来。但是呢,当时我父亲回家看她,她已经被带走了,也没有听说是什么原因被抓走,也没有说什么时候回来,也不知道关在什么地方。因为到那地方的派出所时已经给送走了。后来我们才了解到她实际上是给带到了一个中转的地方,专门对付法轮功学员。在那里面关了二,三十天。所有学员都被拿电棍逼着要逼他们些所谓的保证,保证不炼功,保证不上访,保证要揭批法轮功什么的,都是让人说假话吧。

心:那个地方是什么地方?

C:它就是一个拘留所周转的地方。

心:是在北京吗?

C:对,在北京。那个之后的二,三十天都是我是后来给我母亲打电话那时她还提到过她曾经还被泡在屎里面。

心:等一下,她泡在什么里面?

C:就是泡在屎啊,屎尿里面。她都快死去那种感觉。后来呢他们就给送到北京郊区大兴的一个劳教所。那时候她关进去了以后两个月,我父亲才接到一张劳改营的纸条说,现在天冷了,可以去送秋衣了,这样他才知道她被抓起来送到那个地方去了。他跑到那里去,然后看到她,他当时就跟我妈聊了一下。他们的那个劳改营一个房间里有九个人,六个都是法轮功学员。而且她一进劳改营的时候,就对她进行洗脑。第一天进去,中午进去后就是连着七个小时,十几个人围着她,让她认错什么的。领头的对她作洗脑的一个就是一个抽大烟的。所有在那个劳改营里面就是他们用各种人来对学员进行那个身心上双重的折磨。天天他们在里面除了劳动以外,还要逼着他们学那个一两本反法轮功的书,看反法轮功的资料,什么别的都不能看。就是这么一个过程。

心:还有一个,就是这个中国大陆呢,它动用这个国家的全部宣传机器对法轮功进行铺天盖地的邪恶的颠倒黑白的宣传,那么这样就使得中国人民对法轮功产生了误解,不了解法轮功到底是什么,而且中国大陆对法轮功学员血腥的迫害,中国人民呢更是不知道,中国政府这个邪恶集团呢,它们是千方百计地掩盖事实的真相,不敢让事实曝光,不敢让老百姓知道这些事情。那么法轮功学员呢被迫害,遭到的这一切不公的对待,要去向国家信访局去上访,申诉情况。可是中国政府的这个邪恶集团呢,它又贼喊捉贼地反倒说我们法轮功上访,申诉呢是参与政治,那么你对这个问题是怎么看的呢?

C:这个我觉得非常可笑。因为首先我们都是中国出来经过文革的人了,当然我那时候还小,但是从小都还是知道,对政治也不感兴趣,宁可躲的远远的。象我母亲她们那一辈都是经过历次运动的了,而且她现在都快六十的人了,也不可能有什么政治抱负,也不可能说威胁到谁。而且她们很多一起,当时她们有五,六个她的所谓姐妹们,一块儿炼功的朋友吧,同事,去上访的这些人,这些人,我觉得你要说她们搞政治也是可笑。另外,我母亲我也从来没有听到谁告诉她非要让她怎么做。她完全就是自己觉得,当时我们打电话的时候她就说,啊,是国内要说法轮功是X教,她说,这可不能答应,这个我们自己身心都健康了。所有她们就说去上访,也都是抱着一颗,就是说希望别人能够了解真相的心去做了。我想,说法轮功学员是搞政治,这个无非是说为迫害的这个罪行掩盖而已。

心:那我们在海外修炼嘛,象很多学员的家属呢都同样遭到了这个迫害,我们也是和国内的法轮功弟子一样,不知疲倦地在向世人讲清真相,觉得这是一个义不容辞的责任,那么你还要跟听众朋友再说几句什么吗?

C:我就是觉得现在国内这个肉体迫害还是非常厉害,就是说象我母亲这样经过这些残忍的刑罚,另外呢,还有就是精神迫害,对人这个精神洗脑的这个作用,我觉得实在是非常可怕的。我是希望在海外的华人能关注这个事情,因为很多在中国大陆已经经历过的,可能惹不起,躲得起,大家跑出来。在这儿也享受了这么长时间的自由,可是,很多中国大陆的同胞现在还是生活在那种情况下,稍微思想上要想开放一点,自由一点,都可能会受到残酷迫害。所有希望大家也从关心大陆民众的角度出发关注这件事情,呼吁停止这场残酷的迫害。

心:接下来另一位接受采访的是纽约的法轮功学员清梅

心:清梅,你好,你现在是在美国读书,对吗?

清:对啊,

心:清梅,在江泽民犯罪集团对法轮功这场邪恶的镇压中,听说你的爸爸,妈妈被抓去坐牢,而且被判了有期徒刑三年,那么我想问一问,你的爸爸妈妈他们到底触犯了中国大陆的哪一条法律呢?

清:他们没有触犯任何的法律,他们唯一被关进监狱的理由就是修炼了法轮功。这些事情如果从头说起话还有些过程。他们从九五年就开始修炼了,修炼之后呢他们觉得身心受益很多。所有经常到偏远的农村啊或者是亲朋好友中告诉他们法轮功很好,想让别人一起受益。因为爸爸妈妈已经六十岁了,所有他们的身体也不是特别好,有很多的慢性病啊,长期的病。他们修炼了之后变化特别快。妈妈的二十多年的胃病神经衰弱很快就好了,而爸爸呢,看上去,其他的人都说他显得年轻了很多。所以他们身体感觉很好。同时对法轮功教授“真,善,忍”的道理他们非常地接受。所以他们认为法轮功真的是一个非常好的功法,他们把法轮功介绍给他们所有的朋友,当然也极力推荐给我。但是在中国当时的情况,一小部份人总是对法轮功有一些不实的诬陷,所以九九年四月的时候天津就发生了出动防暴警察无故抓捕法轮功学员的事情。爸爸,妈妈因为当时也担心当地的炼功环境受到干扰,所以他们也去了北京上访。回来之后爸爸给我说,事情好像是解决了,但是他们每天的炼功仍然受到警察的干扰。他们也来信说他们心里感到非常的担忧。很快,七月二十二日就发生了全国范围的大抓捕的事情。我们当地义务工作的法轮功的联络人全部被捕。我当时因为很担心爸爸妈妈的安全,所以就打电话回去问,当时才发现我们家里的电话早已被切断了,写EMAIL回去也没有任何回音。可以说任何的办法都联络不到。这种情况一直持续了很久,直到有一天,我爸爸妈妈的一个朋友,他主动的跟我联系,我才知道了一些情况。他说我们家在七月二十二日的时候就被抄家了,所有的什么电脑啊,电话啊,就说是和外界可能有联系的东西全部被没收,同时把爸爸妈妈强行送到了转化的“洗脑班”,有两个多月断绝了他们与外界的联系。洗脑办过去之后呢,因为爸爸妈妈还是不肯放弃修炼法轮功,他们就又采取了软禁的办法,每天有四个警察二十四小时在我们家监视他们的一举一动。同时任何一个来我家探访的不论是亲戚还是朋友都要被带到警察局去提审。因为在这种环境下,我们家的生活受到很大干扰,我的外婆就突然去世了,令我爸爸妈妈的心里或者是他们的处境真是雪上加霜。但是即使是如此,爸爸妈妈还是没有动摇过他们坚定修炼的这样一个想法。他们觉得修炼没有错。他们不被允许自由的走出房间,如果监视他们的警察不高兴,他们也不可以出去买生活日用品。后来我们家的电话有一天接通了,但是起不到任何的作用,因为我打电话回去呢,电话可以随时被断掉,我只要一问到说你们现在生活的怎么样?或者是说法轮功几个字,不到一秒钟这个电话就会被断掉。他们还断绝了我爸爸妈妈所有的经济收入,而且不让他们做任何事情以获取任何的经济来源。除非有一个条件,除非写保证放弃修炼。当时呢,因为我爸爸在当时的大学里还是一个有很多科研任务的教授,有一段时间,每天警察还要强行把他送到学校去做他的工作,但是他们会在一旁监视,然后下班再用警察的车子把他送回家来,但是没有任何的收入,就是这个情况。

心:是不是等于开除公职了?

清:就是什么都没有。后来的时候,在2000年9月的时候吧,他们就从家里逃走了,没有带任何的生活必需品。警察马上把他们当作罪犯悬赏捉拿。从那以后,我就很难再有他们的任何行踪了,或者是任何消息了。过去几个月他们终于还是被警察抓到了。在他们被抓到四个月后我们家就接到了一个通知,说他们四个月前抓到了他们,因为扰乱公共秩序这个罪名,所有两个人全部被判刑三年。现在他们已经在监狱里有半年多了。

心:它这个判刑,当时有履行任何的法律程序吗?

清:我们没有接到警察局的任何证件或是别的什么。

心:有没有在法庭上或有律师辩护呢?

清:那是不可能有的,因为我们只有一个通知,就说他们已被判刑三年,那个时候他们已经被判了。

心:那么他们现在在狱中的情况是怎么样呢?

清:现在他们在狱中还是没有放弃修炼法轮功,所有他们也经常被剥夺探视的权力。一般都要经过长时间的等候,每次的探视,偶而可能看到几分钟也都是有贴身的监视。还有就是轮番地长时间的洗脑,他们的目的就是想让他们放弃修炼。

心:那么在大陆那边你还有亲人吗?谁去看望你的爸爸妈妈?

清:我还有一个弟弟。他会去看望。但是他经常是跑到很远去,也见不到。因为那些管教说,因为他们不肯些悔过揭批书,所有他们想不让他见就不让见。我也曾经写过信去,但是弟弟问过爸爸妈妈也从来没有收到过。所以说我和他们的任何通讯都是不可能的。我听到他们探视的人讲,他们的头发都白了,消瘦,精神非常疲劳。因为他们的工作很累,而且时间很长。而且由于他们在狱中不放弃修炼,他们的刑期不但没有减少,反而延长了。

心:延长了多久呢?

清:他们有一个规定说,如果一天表现不好,(即不放弃修炼),就延长一天。

心:真是太荒诞了,真是中国人民的悲哀啊!

清:是啊,基本上是没有任何的权利,没有任何的法律保证,他们说什么就是什么。

心:那么,有时候我们在发法轮功真相的资料,会碰到大陆的旅游团,因为他们受中国的毒害是最深的,他们每天听到的都是这种邪恶的,颠倒黑白的宣传,所有他们灌输的满脑子都是法轮功如何如何可怕,如何如何不好,而且他们又造谣说,我们法轮功出来发资料是雇来的,给了我们多少钱,那么面对这种话问到你的时候,你有什么样的感受?

清:因为我自己也是法轮功的受益者,我自己也修炼法轮功有四,五年了,所有我完全理解我爸爸妈妈的做法。他们这样做就是因为他们坚信修炼法轮功没有错。但是在中国那个环境之下,他们没有任何的办法向别人讲,也没有任何的途径来为我们法轮功学员讲明真相。而我们这儿有这个便利的条件,可以向世人讲清真相,所有那就要把他们的遭遇告诉世人,告诉他们因为修炼法轮功在中国那个地方会遭受怎样的遭遇。因为我爸爸妈妈一生都是乐于助人的好人,而如今他们就是因为想做一个更好的人,一个符合“真,善,忍”法理的人,60多岁了都要在监狱里受煎熬,想到这些我都是心如刀割。但是另一方面我也很佩服他们,因为他们从小就跟我说,做人就要堂堂正正,要行得正,走得直,他们自己首先做到了,他们为了自己的坚定的信仰不惜放弃一切,不惜放弃自己优裕的生活,宁愿去坐牢,在我心里,我认为他们是令我骄傲的父母。所有修炼法轮功是我们每一个修炼者永远不会放弃的,而法轮功的真相很多人还不清楚,我们本身受益了就要给别人知道法轮功是怎么回事儿。只要法轮功不被昭雪的那一天,我们都一直会把这个真相讲下去,一直到每一个人都知道法轮功的真相为止。

心:亲爱的听众朋友,揭露暴行,窒息邪恶,让所有善良的生命喜获新生,是大法弟子义不容辞的责任。两年来,法轮大法弟子面对无辜的苦难于不幸,恪守“真,善,忍”的标准,默默地承受着一切,他们依然给政府和善良的人民充份的时间和机会来了解法轮功,他们用自己的行为告知世人法轮大法的真相与伟大,告知世人法轮功是教人向善,有益身心的好功法。在他们平和的行为里蕴藏着生生不息的巨大力量,呼唤着人间的良知和正义。要是我们心中还有什么缺憾那就是有许多善良的人还在被江泽民邪恶集团制造的谎言蒙蔽和误解着,被大陆的高压阻拦着的人民无法知道法轮大法真正是什么。时间在检验着一切,假的永远真不了,因为我们已经看到了,迷雾散去终有时,真相尽在眼前。亲爱的听众朋友,今天的法轮功时间节目就为你播放到这儿,感谢你的收听,在下一次节目的同一时间我们再会。

以上节目均可在http://www.falungongtime.net中收听。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1/9/18/法轮功时间-旅美法轮功学员的家人在中国受迫害案例-1669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