沃特福得——SOS徒步穿越爱尔兰札记(五)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1年9月19日】到了沃特福得之后,汤米.柔敕先生直接把我们带到了当地的电台。虽然没有找到约翰议员给联系的主持人,但是另外一个高高大大的男主持人听了我们的介绍之后,马上同意给我们插一段节目。主持人问了许多关于镇压的情况后,还向听众介绍我们将在市中心演习功法。从电台出来,和汤米先生告了别。我们就和麦克尔一起回到了他的住处。麦克尔还在车上的时候就向我们提出晚上可以在他那里休息。我们将行李放在麦克尔那里,来到了沃特福得的市中心。

沃特福得是爱尔兰东南的一个重镇,也是重要的新兴的工业城市。和爱尔兰的其它乡下城市一样,城市规模不大,但是很集中,古朴和现代风味结合着体现在店铺和其他的建筑上。市中心有一个很大的广场,好像是特意为我们炼功修建的一样。我们两个一路上配合默契,发简介,拉横幅,演示功法,井井有条。简介发出的速度是飞快的,我们一路上已经补充过好几次“给养”了,可是眼看简介又没有了。在我们回住处的路上,路过一家中餐馆,就进去向他们简单地介绍了真相,他们拿着真相材料都在仔细地看。当我们告诉他们第二天还要在街上炼功时,都纷纷表示要来观看。

回到住处,为了感谢麦克尔的帮助,同伴功友为大伙做了一顿中国餐。晚饭后,这时都柏林的同修打来电话说师父的新经文下来了,我赶紧请他先在电话里给我念了一遍,当时给我很大的震动,我发现师父说的那些不好的心和想法,几乎我都有。我实在等不及回到都柏林了,就请他先传真到李欧家,再让李欧第二天给送来,正好我们也没有简介了。

第二天一大早,我们就去了当地的报社将一份真相资料送给他们的编辑,希望能给我们做报道。我们去市政府,见到了市长秘书,并请她转交信和资料给市长,希望帮助停止在中国的杀戮和迫害。头一天在电台接受采访的时候,电台的主持人还给了我们当地的议员联系电话。后来我们有将在沃特福得的四个政府议员,逐个电话联系。肯尼利议员的秘书蝶卓女士是个善良风趣的人,她告诉我们她也非常喜欢静坐修炼,只是现在太忙没有时间,不过她的丈夫练太极好几年了。她在电话里跟我们说,你们来罢,先把资料给肯尼利先生看看,……。刚到布兰敦议员的办公室,议员就回来了。蝶卓和他介绍了我们的情况之后,布兰敦议员说,赶紧进来吧,我们就把国内的弟子受迫害的情况,警察如何的残忍,江泽民怎么狠毒,有多少人家破人亡,妻离子散的事介绍给他。布兰敦议员说,真不能相信,现在还有这样的事发生,我一定向议会和外交部长提问,尽最大努力帮助你们。

和布兰敦.肯尼利议员在他的办公室合影布兰敦.肯尼利的秘书蝶卓女士

从议员那儿出来,到了我们和李欧夫妻约定的见面的时间了。见了面,我俩就迫不及待地读着师父的新经文“正法时期大法弟子”。李欧也跟我说,他感到羞愧极了,因为一直没有真正地助师正法,说我现在明白了,一定努力做来弥补以前的损失。听到他们这么说,我心里真的为他们高兴和感动,因为这个问题拖了他们很长时间,还好终于明白了。由于我们要在下午5点之前赶到沃特福得郡的政府所在地敦伽温镇,所以李欧的妻子就开车送了我们一程,我们匆匆忙忙恰好在他们几乎要关门的时候到了那里。门口接待我们的是一个慈眉善目的中年女子,再听了我们的介绍之后,向我们保证说,一定会把信和资料交给议会主席。我们在问她的名字的时候,才得知她原来是临时帮忙的,我在心里感叹,临时赶到这里就是为了和我们见面,跟大法续上这个缘分。

在敦伽温镇子的商店里,放了一些简介之后,已经是下午6点多了,我们两个决定吃点儿东西,因为还要赶很长一段路呢。来到了一家快餐店,我们两个点了饭,要了杯白开水,并很快吃完了。付完帐的时候,我和柜台的姑娘介绍了我们两个在为中国遭受迫害的法轮功弟子做穿越爱尔兰步行,并向她简单介绍了国内迫害的情况。这个姑娘把我的账单又要了回去,在我还没弄明白怎么回事儿的时候,她一把就把账单给撕了,说真对不起,我不知道你们的情况,这顿饭,就算是我对你们的支持吧,愿上帝保佑你们。面对她如此善良友好的心,我和同伴这时也只剩下说谢谢的份儿了。

有了这么多善心人的支持和鼓励,我们两个越走越有劲。天一直是阴蒙蒙的,还有像喷雾一样的小雨,但这丝毫不影响我们。我们坚定地迈着步子,朝着下一个目的地,海滨小镇瑶奥走去。
(待续)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