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女子劳教所对大法弟子的野蛮迫害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1年9月2日】重庆女子劳教所,地处重庆市江北五里店茅家山。除关吸毒人员外,主要关押重庆地区被非法送劳教的女大法弟子。

2001年3月以前分三个中队,最多时每个中队大约非法关押80~90名大法弟子。今年3月下旬,又建成一幢新楼,关新来的大法弟子,为第四大队。

邪恶管教们让同室的吸毒人员24小时监视每一位大法坚修者。采取连坐办法,对吸毒人员用加减刑。即监视得好,减刑,如不好,视其情节轻重,每次加刑2天以上。这样,大法弟子连举手投足都受到严格限制。看看下面从这里出来的三位功友的亲身经历吧。

黄秀琼,潼南梓潼镇人,因到京上访被劳教,于2000年4月至9月被非法关在1中队。
李南英,44岁,潼南丝一厂下岗工人。因炼功被非法劳教,于2000年8月至2001年7月16日被非法关在2中队。

谭芳,43岁,潼南丝一厂下岗工人,因进京上访被非法劳教,于2000年8月至2001年5月先后被非法关在2中队和1中队。

以下是她们在劳教所的经历:

一、强制劳动。开始在劳教所是每天半天强迫看诽谤法轮大法的材料,另半天强制劳动。后来改为每周强迫洗脑三个半天,其余时间强制劳动。每天的劳动任务很重,从早上5、6点开始劳动到晚上10、11点。其中早、中、晚每顿饭只有半小时时间,而这包括吃饭前后的集合,排队,实际吃饭时间只有10分钟。每天劳动大约有14至16小时,如果完不成当天的任务,会被加刑。

几乎不能请病假,除非卧床不起。但耽误的劳动任务也必须在以后自己挤时间补上,否则,同样加刑。如果拒绝劳动,除了加刑之外,还要处罚。如2 中队有8个功友拒绝劳动,从今年6月到7月16(以后不知道)被罚蹲在地上,每天要蹲上15、16小时。这8个功友是薛珍(音,60多岁),封红芳(音,40多岁),伍大书(音,50多岁),张慧兰(音,50多岁),程平(音,30多岁),蔡长英(音,60多岁),刘建生(音,40多岁),另一个同修姓名不详。

二、殴打,上铐,体罚,谩骂,关小号等。管教利用吸毒人员24小时监管我们,而吸毒人员又为了自己能减刑,竭尽所能残酷折磨大法弟子。你要炼功,就上铐,关小号,你要和功友说话,它就用黄胶带封你的嘴。你要炼大法,她就谩骂;你要吃饭,10分钟,让你没法吃饱;你要洗漱,解手,5分钟;多一分钟就让你尝一尝拳头的厉害。到了什么节日或特殊日子(如4.25,7.22或师父的生日)晚上不让人睡着,看见你睡着了,就拉醒。下面略举几例。

例1:曾被非法关在2中队的大法学员李南英:从2001年1月30日起,我们背经文、炼功来抵制构陷大法的“自焚”事件,利用洗漱时间,大部分功友就到院子中炼功。被队长发现了,叫吸毒人员打我们,有的在院中打,有的在舍房打,并把认为是带头的关小号(楼梯间里没有通风设备)还把双手铐在床上铺的床边,有的甚至还反铐成“苏秦背剑”,不让洗漱,不让解手,甚至睡觉都铐起。如我们舍房(在三楼)就有一个叫唐国容(音,50多岁,教师)被认为是带头的,她因炼功关小号至少4次,一般一周多,还有长达1个月的。

例2:1中队谭芳亲身经历:我被迫写“三书”后于2000年9月中旬转入1中队,12月底,我悟到自己错了,写了声明,并在2001年1月14号早上吃饭休息时在院中炼功站桩,被当时值班队长李XX了现了,她马上把我摁下去,并叫七、八个吸毒人员过来把我拖到办公室,把窗帘放下来,然后李XX暗示吸毒人员毒打我后离去。吸毒人员把我五花大绑后,揪住我的头发,对着我的头部、胸部、腹部大腿等处拳打脚踢,一番猛打,持续大约有半个多小时后,队长李XX进来了,骂我很多不堪入耳的脏话。当时下来,头昏昏沉沉的,头上被扯掉很大一把头发,全身大面积青紫,睡觉无法翻身,胸部痛了一个多月。

有一个叫刘新宇(音,32岁)功友,因背经文,被同牢房的吸毒人员把擦脚布、袜子塞进她的嘴里,然后用黄胶带将她的嘴、鼻封住,封得吐白沫,差点丧命。左沐芬(音)因拒绝穿囚服,看守让吸毒者强迫她数九寒天只穿一件单衣服。体罚更是家常便饭。常常是罚扣(站、蹲、坐)一天就是15~16小时,而且至少持续1周以上,如上文提及的8个功支因拒绝劳动被罚蹲1个多月,不知现在还在蹲没有。

三、坚持正信的大法弟子被无限期非法关押,并被加刑。如潼南的廖小英,40多岁。2001年1月期满,先延期半年,因坚持修炼又继续延。这种事整个劳教大队都是普遍现象。象李南英,如不是因身体检查不符合,也不可能回来的。

监狱中自从得到老师除恶口诀,吸毒人员开始遭报。她们失去理智地相互咬,经常被管教发现违反所规,加刑,罚跑操场20~30圈,站,跑楼梯。

奉劝那些助纣为虐的人,天理不可违,迫害大法必遭报。放下屠刀,悬崖勒马吧。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