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北碚区迫害大法弟子的恶警突然瘫痪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1年9月2日】5月13日,作恶多端的重庆警察朱寿云突然一下子手脚瘫了,还自说是迫害法轮功遭的报应。他老婆怕别人知道真相笑骂活该,就急忙请了巫医神汉来给他治。

朱寿云,约58岁,是重庆北碚区柳荫派出所民警。此人人面兽心,阴险奸诈。99年7月22日后是专管迫害法轮功学员的负责人,任所长。刘成举,约56岁,任指导。吴伦明,约41岁,负责人。曹心云,约38岁,民警。高洪,约36岁,唐光华,30多岁,张造东,42岁,都是民警。它们在镇书记王祥付(59岁)岁的指使下,由朱寿云,刘成举,吴伦明等七人组织专案组。它们七人分成两组,走三圣镇,柳荫镇,偏岩镇,厂坝乡,明通乡,皮家山乡及村大量非法搜缴法轮大法书籍,录音带,录像带。8月17日上午9点强迫各乡镇村的法轮大法修炼者开会。在会上,朱寿云大大肆诽谤师父。它说“你们不放弃修炼就在精神上搞垮你们。”刘成举说“此地就有大法书籍,有70多吨。如果你们不交完数量,就等待罚款、坐牢吧。”下午1点,朱寿云、刘成举、吴伦明带上播音员尧发容去炮制诬蔑大法的材料。

99年10月份朱寿云、刘成举在各公安内部大造邪恶舆论。99年12月27日,马中兴的爱人唐继芳上北京护法被抓回北碚看守所的厂1舍。冬天洗冷水,里面屎尿成堆。暴徒强迫写保证,唐不写,就被非法关了30天。去接人的恶人曹心文(30岁)对唐继芳说:“回去再收拾你。”12月30日下午3点,刘成举、吴英伦、高洪、张选东等人气势汹汹的到马中兴家抄家,搜书,搜钱,翻箱倒柜,结果什么也没有搜到,它们也没有出示搜查证。吴伦英穷凶极恶的说:“要把马中兴整死。”它们又和恶人周祖贵用车轮术硬逼了2000元。这钱还是从功友处借的。2000年1月13日下午4点,朱、刘、吴请来北碚区专管迫害法轮功的负责人姓陈的,约50多岁,来柳荫助阵。把马中兴请去写“保证”。马中兴坚决要修炼到底。它们没办法,把老马关在屎尿成堆的、只有一间床宽大的地牢里30多小时。冬天又冷又不准送衣服。那时他的爱人还在看守所。他的两个孩子(一个14岁,一个12岁,都在修大法)正是期未考试,无人照管。它们用车轮术把老马轰垮,在精神上把孩子搞垮。邪恶的唐光华说“不怕你两个孩子读书得行,每到考试干扰几回,都要把成绩搞垮。”但老马还是不屈服。

2000年3月4日上午11点30分,邪恶之徒曹心云,唐光华来偏岩镇,不知从何时放一篇资料在马中兴包里,以搜查为名,发现资料一篇,说是串联,它们栽赃陷害又把马中兴、唐继芳二人抓入关进地牢(是原来关过的地牢),关了16小时进行逼迫,唐问刘成举“你们凭什么抓人?”刘说“我们想抓你就抓你,因为你的钱没有交够。”双叫他们二人妥协。他二人不从,朱、刘等人在3月5日强迫法轮功学员开会,每人收了身份证,罚款500元为保证金。同时当着学员的面把马中兴、唐继芳二人戴上手铐,关入北碚区看守所20舍。半个月他们先抓人后填刑拘证,里面牢房又窄又潮湿,生活吃烂红薯,黄菜叶子,陈米。半个月后,朱刘吴到老马家四处银行查找存款和材料,没有。它们做些假材料将人与材料送回四川安岳县龙台区派出所,指导员龙廷明叫联防把马中兴戴上10斤重的脚镣,5斤重的手铐30分钟,才叫村干保证看管才放回家。

2000年5月6日马中兴、唐继芳从龙如又回到柳荫,照看孩子读书,朱刘和镇上共有11人来老马住处,驱逐他们二人,不要他们在那里住。不走马上抓去判刑。就这样,大人、孩子各在一方。他们二人只好流浪在外。有时去看一看孩子也要被监控。

天网恢恢,恶有恶报。5月13日,作恶多端的朱寿云,突然一下子手脚瘫了,还自说是迫害法轮功遭的报应,它的老婆怕别人知道真相笑骂活该,就急忙请了巫医神汉来给他治,但手脚还是瘫了。用镇政府的公款医治,花了7、8万。几百元一针的针药,打了几十针还是不见效。公款用空了,只好自己拿钱医治,也用了7、8万,还是瘫痪了。但他还不知悔悟,在瘫痪的同时,于2001年5月,打电话叫北碚区公安偷偷来偏岩镇赵再碧家抄家,搜出资料,横幅标语,就把赵再碧抓去,秘密关押。朱寿云在瘫痪中还在为江氏卖命,那些炼功人给它们寄去的资料去救渡它们,但它们死不悔改,还是那么邪恶,等待他们的将是形神全灭。天理昭彰,善恶有报,拥护法轮大法者得度,反对法轮大法者必将被淘汰。

柳荫镇派出所电话 023-68236016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