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北京遭受江泽民犯罪集团迫害的情况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1年9月22日】我是湖北大法弟子,56岁。2000年7月,我和几个大法弟子去北京正法护法,准备在天安门打坐炼功。7月22日,我们和全国各地大法弟子早晨8点钟进入天安门广场,只见到处布满了警察和警车,比游客还多。警察用塑料绳长长的将广场从外到内围成很多走廊,不准人们在广场自由走动。

那天天气非常炎热,气温达40多度。警察大多穿便衣,警车在人群中来回窜着行驶。我们绕道进入广场,发现有一批一批的大法弟子被抓上警车。我们走到国旗杆的右前方的一根大灯柱子下,前后左右都站着便衣警察。我们就在警察身边打坐炼功,几秒钟后我们都被抓上了警车,送到一个公安局的院子里集中。那儿已有很多被抓来的大法弟子,我们都一起吟颂师父的《洪吟》和经文。院子周围的楼房顶的邪恶之徒向我们大法弟子身上倒污水、扔杂物。

然后在这个院子里将我们大法弟子秘密分流,转到北京其他各个区的公安局和派出所。沿途我被转了好几个车。我发现他们走的都是偏僻小巷,不是大路(可能邪恶怕曝光)。最后我被转到一辆不知名的小车子里,两个警察把我抬起来扔到车后堆杂物的小仓里盖着,底部是发动机排气管,里面不透气,上晒下蒸,温度至少有50度。

走了几个小时后,约下午3点钟,我被送到北京海淀区公安局田村派出所。和我一起的还有一个山东女弟子(23岁)、一个河北保定女弟子等三人。

到达后不久,4个歹徒把我叫到楼上开始威胁我,骂了很多脏话。有个30多岁的歹徒拿来一只猎枪,上上子弹,用枪口顶住我的胸口威胁说:“我一枪打死你,我有功劳,你们也没处告状。叫你师父来救你吧。”边骂边扣动扳机,枪响后子弹从我身体右侧飞出去,打在后面的墙上。

晚上来了一个最邪恶的歹徒,30来岁。他把我推到4楼,私自秘密用刑,“架飞机”,将我手臂用力向后背上方拧到最极限,疼得实在厉害,我就大声叫,揭露邪恶,让声音传到外面去。果然邪恶害怕了,全所的恶警都上来不让大声喊。邪恶之徒又用拳击猛击我的腹部和胸部,我立即就觉得不能呼吸,张口呕吐,内脏都要被吐出来,然后昏倒在地上。

等我刚缓过气来,他们就把我衣服脱光,8、9个人围在我周围,轮番地毒打,这班打累了就换班上来打。我的胸部、腰部、心部、头部、面部、颈部、背部,每个部位都要打至少半小时以上的时间。打完后,这些邪恶之徒又用各种方法慢慢折磨我。一歹徒揪着我的头发,把头揪得向上仰;一歹徒用食指和中指做老鹰状来挖我的眼睛,说“我挖掉你的眼睛”;两歹徒把我两手拉开,把人拉成“十”字形;有的揪我的耳朵;有的揪我的双脸;有的用手指掐我的喉骨,不让透气;另有两个邪恶之徒极其下流,他们用指甲掐我的乳头,乳头都掐掉了,仅剩一点皮,流着血……我全身皮肉被他们用手指甲尖掐得遍体鳞伤。这群邪恶之徒把整人当作快乐,他们一边折磨人一边叉着腰,挺着肚子张嘴大笑,活脱脱的魔鬼嘴脸。

一所长恶狠狠地对我骂:“你是不是人哪,我看你不是人,你已经成神了,今天我就要你成为神。”于是,他们就把我按在凳子上趴下,每个人用掌劈打我的后颈椎,用掌打完后用拳头打。打完后叫我站起来,每个邪恶之徒点燃一根烟,将我身体上下左右各处用烟头烫,用火烧我的阴部。过后有轮番打我的脸,他们每次打我都是用最大的力气。

到凌晨约4点钟,邪恶之徒感觉到没办法了,他们的手也打痛了,就开始逼我跳楼。窗子已经打开了,让我临窗站在窗边的凳子上,让我从4楼跳下去。他们一直骂个不停,还说:“你能为你们师父卖命,你就从楼上跳下去。”最后这群邪恶之徒一齐喊:“跳啊,快跳,给我跳下去──不跳我把你推下去。”我怎么能听从邪恶之徒的话自己跳楼呢?他们最终没有把我推下去。

和我一起的山东年轻女弟子也遭受邪恶之徒的流氓手段残酷折磨:用烟头烫她的胸部与乳房,连衣裙扣子也扯掉了,往女孩的胸罩装了十几个燃着的烟头,脸打得又青又肿……

我从7月22日上午9时被抓,直到23日下午3点多钟,不让吃饭,不让睡觉,不让喝水,同时受到酷刑折磨长达30小时。

后来,我被送到广水驻京办,一个姓刘的刑警队长是练武出身,号称“东北虎”,对我劈头盖脸地照头部、面部、胸部狠狠的打了数拳,并说“我今天叫你第一个先成神”。我左眼眶被打伤,右胸骨被打骨折,疼痛得不能呼吸,起卧非常困难,带着很多伤被关到广水看守所。

从看守所放出后,单位将我的退休金全部取消,每月只发生活费250元,根本不能养活家人。

这就是江泽民集团所宣称的“人权最好时期”。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