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省黑嘴子女子劳教所对大法弟子的血腥摧残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1年9月4日】2000年3月我因进京上访被非法关押在吉林省黑嘴子劳教所。入所的一个多月,我们因坚持集体炼功每天都要遭到毒打。为严防大法弟子炼功学法,管教专用吸毒、打架等凶狠歹毒的刑事犯做护廊日夜值岗。发现有炼功的冲进来就是劈头盖脸的一顿拳脚,扇嘴巴子,揪头发往墙上撞,用力踹小腹,后又用竹板子打脸。有一天夜里,我们听到隔壁一声接一声响亮的竹板子打人声,就知道又有大法弟子挨打了,心里比刀割还难受,第二天早饭时果然看见大法弟子李淑珍满脸青紫,肿变了形。看到的和听到的都止不住落泪。还有些大法弟子也被打得很重。当我们质问护廊为什么如此狠毒,她们却一口同声地说她们也是身不由己,是管教交待的,做不好就给她们加期。有的班头(犯人)深知大法弟子都是好人(后来她们也都学了法),在大法弟子炼功时无奈躲到厕所里去。有的甚至给打眼,等护廊和管教进来时再假意制止。在功友被打时她们都哭了。

第二天我们向教育科长反映情况,他哄骗我们说对打人的护廊已经教育并给予加期处分了(其实背地里却是鼓励和减期)。所以此次打人的恶性事件后,护廊非但未收敛,反而更变本加厉地折磨炼功的大法弟子,从拳脚改为用笤帚、橡胶管子抽,鞋底子扇脸等,后来就几个护廊同时边打边用绳子捆绑,而后罚站、罚蹲,背经文就在嘴上贴胶带,管教上班时还要在走廊排队,挨个体罚。我们在上告无门、生命时刻危在旦夕等万般无奈的情况下集体绝食。在绝食期间,除了每天因炼功挨打、体罚,还要超负荷劳动,晚上10点才让收工,而且干活时总有人监视,稍一停手就要挨骂。3月天气很冷,她们却特意从早到晚敞开窗户和门,大法学员们冻得发抖也不让关上。因为绝食和过度劳累,大法学员们身体都很虚弱,管教却故意以问话为由让学员们在管教室长时间罚站。致使有的大法弟子当场呕吐、虚脱。除此之外,每天强行灌食,绝食人少时就换个叫到管教室,拳打脚踢(有的用电棍电)后,几人按倒在地,用钢勺撬开嘴灌食。每个学员回来后嘴角都带着血。人多时就排队去卫生所,学员被牢牢地绑在铁床上后,一人边插胃管边搅动,一个往里灌掺水的生苞米面,同时捏鼻子不让出气,快要窒息时迅速松一下又赶紧捏上,剧烈的呕吐声伴随着恶警的奸笑和嘲笑声,有如人间地狱。

所谓的新生队的侯管教是所里迫害大法弟子的主犯。她多次用电棍电击学员。有一次半夜因有学员请示上厕所,她手持电棍恶狠狠地说:今天厕所不通,有尿尿在床上,(其实厕所已通好)。大法学员再三要求才允许便到盒里。每一个下床小便的学员都挨了电棍。有个叫黄月顺的大法学员在上铺因请示大便被电了好长时间。至使身体和精神承受巨大打击。

大法弟子李淑珍因背《论语》,被朱大队长及另一个管教同时用高压电棍不停地电击,当即小便失禁。

几乎所有的大法学员人人都要先挨打,电棍电,暴徒用这种下马威来强迫决裂。同时由走向邪悟的叛徒日夜做洗脑工作,不与大法决裂不让睡觉,不让家属接见,不许收信和寄信。白天大法学员时常被叫到管教室偷着电。大法弟子李淑珍被恶警王管教电得一声声惨叫,实在无法忍受。长期的精神压力,加上每日十六小时超负荷的劳动(除吃饭、上厕所几乎没有活动时间),晚上还要被强制洗脑,大法学员大批出现血压忽高忽低,身体极度虚弱,过久站立都会摔倒。

纸里包不住火,一切恶行都将大白于天下,在此警告邪恶之徒,现在醒悟为时不晚,否则在即将到来的法正人间之时,等待你们的是无休止的层层痛苦中灭尽!为自己的将来三思而后行!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