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省大安市恶警对大法弟子的野蛮迫害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1年9月8日】(一)吉林大安市大法女弟子李艳秋在2001年6月8日晚因张贴大法真相资料被蹲坑警察卢朋成发现后用公用电话叫来公安局政保科长陈亚民、副科长李爱民和被当地称为抓法轮功的恶警苇广仁,当场带上手铐送往公安局政保科。

一路上苇广仁大打出手、拳打脚踢,专往头部,脸部打。从现场一直打到政保科的三楼,大约一里多地。边打边叫:“你看看我就是恶警。”

到了公安局后不让坐着(此弟子被打得站不住了),坐在地上,被恶警苇广仁、卢鹏程用脚踢后拽起来,把双手吊在它们室内的一立柜的上门上,它们把着腿,还得站直,弯曲一点,就用脚踢。旁边科长陈亚民、副科长李爱民轮番进行审问,夜里不让睡觉。在审问期间:恶警苇广仁、李爱民、卢鹏程还恶狠狠的打嘴巴子,此弟子的嘴被打出了血。

此弟子不配合邪恶,拒不说出资料的来源。他们又把此弟子的双手反铐在背后,铐子上又加上重物。恶警苇广仁还恶狠狠地扬言说:“再不说就把你装麻袋子里扔到大江里。”

在政保科被它们审问了两天两夜后非法关进当地看守所。在狱中一直是起不来床。在李艳秋绝食、绝水抗议迫害第八天时,由政保科科长陈亚民、副科长李爱民,组织看守所的丁所长、常所长领着狱中的几个男犯人进行强行灌食,盐水拌玉米面。在李艳秋先后绝食19天,两次被灌食,生命垂危、心脏接近停止跳动、无血压的情况下狱方于7月2日通知家属接回家。

(二)吉林省大安市大法女弟子耿继秋2001年6月21日晚在张贴大法真相资料时被公安局政保科长,蹲坑人员陈亚民发现后,他又用手机叫来警察李某,将耿继秋带往政保科进行非法审问资料来源,时至半夜又叫来副科长李爱民继续审问。耿继秋坚持不配合邪恶,没有说出资料来源,于6月22日早九点左右被非法关押在当地看守所。送往看守所的路由副科长李爱民、警察曹卫杰、马桂芝跟同。

在狱中耿继秋仍不配合邪恶,绝水绝食来抗议。在绝食绝水第六天时,政法委610办公室、公安局、政保科用盐水拌玉米面进行强行灌食。

参与犯罪的人员有:政保科长陈亚民、副科长李爱民、曹卫杰、看守所丁某、常某、还有几个男犯人。

在绝食期间此弟子两次出现昏迷状态,在第十天没有血压又接近死亡的情况下被放。

(三)吉林省大安市大法女弟子王殿侠今年60岁,2000年正月里同几名功友公开炼功的第五天被当地警察抓往看守所。在31天后由家人用3000元取保金将人保出。

2000年10月当地警察发现揭露江泽民邪恶集团迫害法轮功的事实真相传单,怀疑资料是王殿侠负责印出来的,于10月15日由当地一个个子不高的胖警察带领长虹街片警赵某无理闯进家门,把老太太带到公安局政保科。之后王殿侠家里又来了大约七八个警察进行非法抄家。拿走大法书、师父法像。把放师父法像的屋里墙上的纸用刀子割个粉碎,把衣柜给翻得倒过来底朝上,被褥的边都捏个遍。还把屋外装煤的仓子用铁锹翻得灰尘四起。老太太被关在政保科被科长陈亚民等人逼供,在连续3天的审问(夜晚让回家)她并没有配合邪恶。从此以后片警刘青波与街道书记常到她家里监视。

王殿侠的儿子怕母亲再次被警察无理抓走,把母亲接到自己的家里(在外地),到了那里老太太不忘自己是个修炼的人,于2000年12月15日同功友去北京证实法后又安全返回儿子的家。由于同去北京证实法的功友回来后被当地警察抓进看守所,没有能够抵制住邪恶,说出王殿侠也去了北京。此后老太太又成了当地公安机关追捕的对象,春节也没有能够回自己的家过年。

2001年2月4日,老太太打算回家给老伴洗洗衣服,回来的第四天在路上碰到政保科副科长李爱民,他欺骗老人说:“你2000年的取保金(编者注:为阻止大法学员再次进京上访,当地恶警逼迫大法学员交纳所谓的“取保金”)到期,来政保科取回吧。”老人信以为真,到了政保科李爱民就暴露了真实的嘴脸:“你去了北京就得关押你!”在政保科老太太几次提出要回家它们都不让,在当晚七点左右科长陈亚民、副科长李爱民把老太太抬到车上绑架到看守所,马桂芝跟随。

在狱中老太太鼻子出血、头晕迷、便血,后又绝水绝食一天半,儿子听后从外地匆匆赶来。政保科长陈亚民对他太太儿子说你妈得判三年劳教,儿子承受不住对母亲这样的迫害,便请政保科长陈亚民等人吃两次饭花去约2000元钱,饭桌上陈亚民手拎一个菜就65元一盘。每次吃饭都带上警察苇广仁等十几个人,这样在第27天(2001年2月28日)把老太太放回来。(前边提到的取保金直到发稿日期一直没给)

(四)王殿侠老人的女儿吕秀娟也是大法修炼者。2001年6月8日晚张贴大法真相资料时被蹲坑警察卢朋成、苇广仁等人发现后用电话叫来公安局政保科长陈亚民、副科长李爱民等人将吕秀娟当场带上手铐送往公安局政保科,途中恶警苇广仁大打出手、拳打脚踢,边打边邪恶地叫喊“你看看恶警就是这样的!”一直打到政保科的三楼,大约一里多地。到了那里吕秀娟就两眼晕花栽到地上起不来了,不能说话了。一姓曹的恶警还说:“不会说话是装的!”于是恶警卢鹏程拿笔往吕秀娟喉咙上扎,往头上打。并恶狠狠地扬言说:“不说出资料的来源判你劳教三年。”以前的3000元取保金也不给了。

在政保科里吕秀娟一直是处于昏迷状态、呕吐。它们一看情况不妙又将她送入一家门诊部打了四个急救针,扎上一只吊瓶。随后又带入政保科36小时审问不让睡觉,第二天晚十点左右强行送进当地看守所。在狱中吕秀娟一直是昏迷、呕吐,并先后两次绝食19天。在绝食第六天由陈亚民、李爱民等人用盐水拌玉米面进行灌食。两次灌食都是在她昏迷时进行的。在生命垂危的时刻,它们叫来医生,打针扎不进去,硬扎进去不回血。血压不正常,处于濒临死亡状态,在6月30日通知其母王殿侠从狱中接回家,出狱时是抬出来的。

当吕秀娟回来的第三天,7月2日上午8点左右,由长虹街片警刘专波来家里巡视一圈后,几分钟的时间公安局政保科的李爱民、曹卫杰等人闯进屋里,拿出教养证,劳教王殿侠一年。老太太还没反应过来呢,又进来公安局法制科长李文荣、政保科员马桂芝。当时老太太穿的是半截裤,长裤刚穿好一半它们就把手铐给铐上了。女儿吕秀娟躺在床上起不来,母亲拽着女儿的脚不走,使在场的善良的人们都落了泪。这群警察拽着手铐把老太太抬到屋后由看守所常所长开的警车上时,胡同里的老人都哭着说:“炼法轮功的人都是好人呐!你们咋能这样对待呀。”

在送往长春黑嘴子劳教所的路上,老太太便血4次。到了劳教所的院里,老太太一步也走不动,一下车就摔倒在泥坑里,而后由跟随的几个警察架到楼上,经医生检查老太太心脏病、高血压,劳教所拒收了。回去的路上老太太的心脏病又突发了。法制科长李文荣说局里要把你送回你当地的看守所,看你这样我就做主把你送回家吧。于是老人再次被无条件释放。

(五)吉林省大安市大法弟子李巍在2001年7月5日下午两点外出回来走到家门口附近时,被当地锦华街派出所恶警苇广仁、卢鹏程上前截住,强拉硬拽上了公共汽车,无故带到公安局政保科,来到政保科屋里要进行非法搜身时被此弟子拒绝,这时政保科副科长李爱民伸出黑手就打李巍的嘴巴子,两下就把眼镜打飞了(后来多次去要也没给)。恶警苇广仁也上来边打边叫:“我就是恶警!”打完又给铐上手铐进行审问。它们发现真象材料上有一署名李威的文章。就因与此弟子同名就被抓到公安局进行非法打骂、审问。因为该弟子说不是他写的,恶警苇广仁又先后两次拳打脚踢。

这时李巍的家长在家还以为孩子出门没回来呢。李巍要求它们通知家长它们也不让。因有邻居看见李巍被它们带进公安局,晚8点多钟告诉了李巍的家长。当时李巍的父母就质问政保科为什么抓人,在无证据的情况下家人要把李巍领回去,它们还不放。反而把人铐在椅子上铐了一夜。第二天仍没证据就将此弟子关押在当地看守所。在被关进看守所的那天它们告诉说有事的话可要求提审,但在狱中李巍多次要求提审它们却一次也没来。7月18日李巍腹痛难忍,政保科得知后仍不来人,后来家长又去政保科要求放人,被它们无理拒绝。当李巍的母亲问陈亚民:“人死了怎么办。”它却说:“死了我们公安负责。”

7月19日疼的李巍满地打滚,后来一动也不动了,生命垂危。在管教人员多次报告后,邪恶只好将李巍放出。

犯罪恶人录:
政保科长陈亚民 手机:13904365412
政法委电话:0436-5228396
政保科:0436-5222470
(主管)市委副书记姜文:0436-5229028
政法书记:李春发
政保副科长:李爱民
锦华街派出所恶警:苇广仁、卢鹏程、解永刚

希望善良的人们来关注大法弟子被迫害的遭遇,共同讲清真相、揭露邪恶、窒息邪恶。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