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法轮大法中修炼的一点体会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2年1月13日】我现年52岁,文化程度大专,从事财会审计工作33年,自1996年退休后,先后在两个会计师事务所被聘为总会计师。

我自96年3月起开始在法轮大法中修炼,至今四年有余,我由开始既信又不全信到现在的完全相信,是以自己的亲身感受、体会及所见所闻为基础。事实证明法轮大法是真正超常的科学,是千古难遇、万古难遇的正法,是一部教人如何修炼,如何做一个好人、更好的人、以至更更好的人,最后做一个超常的人,一个觉悟了的人,即觉者也就是佛、道、神。现在将个人的一点体会和认识反映如下:

一.法轮大法不是健身气功,是修炼。

本人由于身患多种难以治愈的痼疾于1996年3月有幸学炼法轮功,我被法轮大法的几个特点深深吸引:一是性命双修的功法;二是有师父法身保护不受外邪侵扰;三是真正来修炼的人师父就在修炼人小腹部位下一个法轮,还有成千上万的气机和机能象种子一样种上,法轮一旦下上24小时不停地旋转。师父说:“法轮是宇宙的缩影,具备宇宙的一切功能,他能够自动地运转、旋转。他在你小腹部位要永远转下去,一旦给你下上去之后,不再停了,常年永远这样转下去。他在正转的过程中,会自动地从宇宙中吸取能量,供给你身体所有各个部分演化所需要的能量。同时,他反(时针)转的时候会发放能量,把废弃物质打出去之后,在身体周围散掉了。他发放能量时,会打出去很远,重新带进新的能量。他打出去的能量,在你身体周围的人都会受益。”而且炼功时不需任何意念引导等等。

为了慎重起见,看了其几大特点之后,我并没有马上去学,而是把师父讲的佛法――《转法轮》这本书阅读完后,才下决定学炼法轮大法。在四年的修炼过程中我始终把自己当作一个修炼人,心性在提高,功力在上长,随之身体发生了本质的变化,由原来的未老先衰到现在无病一身轻、精力充沛,而且身体在向年轻方向退。消化功能比20来岁时期还强。如今年冬天,蒸熟的红薯吃剩的放在冰箱一个星期,直接从冰箱里拿出来就吃,50多岁的我吃后胃部没有任何不适;每天睡眠4个小时,每晚12时左右睡觉,次日4时左右起床炼功,中午不需休息,走路脚下生风,骑自行车象有人推似的轻快;原来看电视十分钟脖子就僵硬,不能转动,现在在外审计查账8个小时不抬头脖子不僵、眼不花,这是年轻人都难以支撑的;以前春秋季节别人穿春装,我穿毛衣腰部还要用一个驼毛护套,身上出汗腰部发凉,一年四季腰部膝盖象凉水浇,一旦腰病发作,躺在床上不能动,给家庭、自己带来许多麻烦和不便,一年下来,看病的医药费达几千元,给单位增加了经济负担,深感活的很累,同时极羡慕那些身体健康的人。如今身体大变样儿了,四年来我把自己当作一个修炼的人,从未看过一次病,从未吃过一颗药,从未报过一次药费,这些是我的家人和单位看得见摸的着的事实,还有看不见、摸不着我实实在在感受到的,不妨说给你们听听。如:身体很多部位经常感受到法轮的旋转,眼睛、耳朵、牙齿与牙床之间、鼻子、头顶等处,有时睡觉还可以听到法轮旋转的声音。那么我原来的病真的不治而愈了吗?因为我在大法中真正修炼,是师父在给我净化身体。师父在《转法轮》书中明确讲到:“我这里不讲治病,我们也不治病。但是真正修炼的人,你带着有病的身体,你是修炼不了的。我要给你净化身体。净化身体只局限在真正来学功的人、真正来学法的人。我们强调一点:你放不下那个心,你放不下那个病,我们什么都做不了,对你无能为力。”师父还讲:“我们一再强调,重病人,我们是不收的,这里是修炼,和他想的事情差得太远,他可以找其他气功师做这个事情。当然有许多学员是有病的,因为你是个真正修炼的人,我们要给你做这件事情。”实践使我深深体会到法轮大法不是健身气功,是修炼。

然而99年7-20以后中央电视台、各新闻媒体把非法轮功学员或只炼几个动作而不去真修的几个重病人或精神病人的死归咎于法轮大法、归咎于师父这是不尊重事实的,是颠倒黑白的报导。实际上师父为一亿多修炼人净化身体,使这么多人得到了健康的身体这是不可否认的事实,为国家节约了大量的医药费,这不是利国利民的大好事吗?如果有人不按大法的要求去修去做,只炼几个动作而不去提高自己的心性和道德水准,那根本算不上修炼人,到了天年能不寿终吗?其实师父只对修炼人负责,根本不管常人的事。那么常人该什么时候得病、什么时候死亡,不都是情理之中的事吗?怎么能强加给大法,强加给师父呢?

二. 法轮大法是佛法,他要求修炼人按照宇宙的最高特性真、善、忍的标准修炼自己、不断提高道德水准和思想境界

通过四年的修炼我的心性不断提高。师父说:“心性是什么?心性包括德(德是一种物质);包括忍;包括悟;包括舍;舍去常人中的各种欲望,各种执著心;还得能吃苦等等,包括许多方面的东西。人的心性方方面面都要得到提高,这样你才能真正提高上来,这是提高功力的关键原因之一。”(《转法轮》)我在返本归真的修炼道路上,逐步一层层去掉人的各种不好的执著心、各种欲望,在利益面前由放不下,到逐步看淡直至完全放得下,在我身上有着深刻的体会。

记得1996年底在财务、税收、物价大检查中,查出某企业违纪问题,企业除请吃喝外,还送给我们有价证券,明知不该收,由于常人的利益之心难以放下,经不起对方的劝说,我和别人一样地收下了,不久我的身体就开始消业,腰部病业状态和炼功前相似,疼痛难忍,坐不能坐、站不能站,躺着不能动,我知道我得了不该得的东西而失了德,得到的是业力,有了业力就得消业,自己就得承受消业中的痛苦,这就是宇宙中的一个理,即有失有得。师父说:“人在另外许多空间都有一个特定的身体,而在一个特定的空间里,人体周围存在着那么一个场。什么场啊?这个场就是我们所说的德。德是一种白色物质,......我们这里叫做业力,在佛教中把它叫做恶业。白色物质和黑色物质,两种物质同时存在。……德这种物质是我们吃了苦,承受了打击,做了好事得到的;而那个黑色物质是人做了坏事,做了不好的事,欺负了人,得到了这种黑色物质。”(《转法轮》)师父说谁在起这个作用呢,宇宙的特性真、善、忍均衡地制约着一切,你不想失,他强制你失。宇宙中有失有得的法理在我身上实实在在体现出来了。

由于我在利益上的执著心没有从根本上去掉,没有按照宇宙的法理去要求自己,97年“三查”中又查出某单位的违纪问题,我又犯了相同的错误,失德了,得到了黑色物质——业力,我又一次消业,腰部疼痛难忍,得到黑色物质,作为炼功人就得消业,否则业力就会积攒下来一次消,人会受不了,这次给我的教训是深刻的,我再一次在大法修炼中亲身感受到宇宙的法理――佛法,虽然看不见、摸不着,但他在客观上存在,而又能实实在在反映出来。师父说:“宇宙中真、善、忍的特性,常人感觉不到它的存在,因为常人整个都在这一个层次面上。你超出常人这个层次时,就能体察出来,......宇宙中任何物质,包括弥漫在整个宇宙当中的所有物质都是灵体,都是有思想的,都是宇宙法在不同层次中的存在形态。”一次次的亲身感受,一遍遍对《转法轮》的学习,我对大法的认识由浅入深,由感性认识上升到理性认识,我坚信大法,看淡名、利,坚定要舍去常人对利益的执著,从不在单位报一分钱(常常是的士票票面额多,实际报销额少)对客户给予的钱物婉言谢绝,真正做到一尘不染,这一点是我没修炼时无论如何都做不到的。在亲朋好友的交往中,宁可自己吃亏也要把好处、方便让给别人。在家庭中的态度和修炼前判若两人,以前那种优越感全然没了,取而代之的是自我批评,遇到矛盾找自己,按照师父说的要向内找,不能向外去求,师父要求我们遇事要为他人着想,修成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正觉。四年来的修炼,我的心性、道德水准提高了,思想境界升华了,活的很轻松,功也在上长,炼功时很快就能入定,站桩一抱轮时身体发轻,完全没有立地站着的力感,全身通透,能量有序运转,我感到炼功是一种享受。

当我修到这一层时,反过来看常人,觉得他们活的很累很累。我庆幸我能在大法中修炼,同时也万分珍惜这万古难遇的宇宙大法――法轮大法。不用出家,就在复杂的常人社会中明明白白地修自己,古往今来还有比这更好的修炼方法吗?修炼人的所言所行对社会的精神文明不是一个有力的促进吗?对周围的人群不正起到一个潜移默化的作用吗?这些连常人中的名、利、情都要修去的修炼人,难道还有兴趣参与政治吗?所有这些都说明江泽民政治集团对法轮功的迫害是绝对错误的。这就是千百万大法弟子为什么不怕开除工职、不怕开除党籍、不怕坐牢,能够放下自我敢于说真话,进京向国家反映情况的原因所在。因为修炼不是政治,他们用自己的亲身感受证明法轮大法是正法,是真正超常的科学。99年7·20至今两年了,那么多的大法弟子,他们分布在各个不同的阶层,不断地进京上访,这是历次政治运动中没有的现象,这一现象难道各级政府不应该反思吗?

三 。所有不同环境,对我来说都是修炼。

自从3月2日进了区里的所谓重点对象封闭洗脑班后,我从XX饭店(当时非法拘禁大法弟子的地方)到工读学校,从工读学校被行政拘留15天到第二妇教所,从妇教所又回到工读学校,直至“洗脑班”。短短两个多月的磨炼,又去了很多常人的执著,对大法有了更深的认识,法轮大法太博大精深了,他无边的内涵,正如师父所讲:“只有修炼的人,在不同的真修层次中才能体悟和展现出来,才能真正看到法是什么。”

洗脑班规定不许炼功、学法。然而我们不就是因为坚持信仰才被从家里绑架进洗脑班吗?尽管有许许多多的工作人员和亲友对我们说:我们承认炼功可以锻炼身体,在学习班你们不要炼,回去后在家炼谁又去管你呢?大法修炼者就是要同化宇宙特性真、善、忍,道家修真就是要说真话、办真事、做真人,真正的人,返本归真,难道修炼人能够象常人一样当面一套背面一套吗?不能。所以我们在任何环境中都要炼功。因为炼功我在工读学校两次被暴徒高吊在铁栏杆上,脚趾立起,脚后跟悬空几个小时的情况下,50多岁的我无怨无悔,这是常人无法承受的。他们这样折磨我是有罪的,我绝对不接受。但对我来讲,这又是对一个修炼者的意志的磨炼和考验。在明知大法好的情况下,在自己遭受痛苦时能否坚定对大法的正信。吊我时,我还背诵师父《浅说善》的经文,对吊我的暴徒我真的不恨。师父说:“善是宇宙特性在不同层次、不同空间的表现,又是大觉者们的基本本性。所以,一个修炼者一定要修善,同化真、善、忍宇宙特性,庞大天体是由宇宙真、善、忍特性所成,大法的传出是他给宇宙中生命们先天历史特性的再现。”师父还说:“别人可以对我们不好,我们不能对别人不好,我们不能把人当做敌人。”

例如:负责封闭洗脑班的区委办公室主任连XX4月3日上午在工读学校全体大法弟子和工作人员大会上宣布大法弟子中五个逮捕、五个劳教的所谓宣判会上给我师父造谣。当即我们大法弟子说他造谣,有人举手发言未成。为此我们多次找区分局科长反映,要求与他对话,澄清事实。我们认为连XX作为一级政府负责人,在这样的场合公开对师父进行政治陷害和诽谤是极不负责任的。由于连主任迟迟不与我们对话,我代表大法弟子在黑板上提了一个合理要求,即:“还我们师父清白,强烈要求连××肃清其制造和散布的耸人听闻的政治谣言。”为此我遭到了15天的行政拘留,作为修炼人,我坦然面对。在妇教所,我宣扬大法,叫那些劳教人员出去后不要干坏事,把师父讲给我们有失有得的法理,用我的体会告诉她们,做坏事会得到黑色物质――业力,一切病、磨难、痛苦都是业力所致。做好事会得到白色物质――德,一切好事、福分、幸福都是人做好事、积德所致。并给妇教所所长写了一封“关于弘扬正气的一点想法”提出几条建议,对那些劳教人员出口成“脏”的骂人习惯提出要求,予以制止,得到所长的肯定,并在大会上对劳教人员提出严格要求,骂人成风的恶习得到遏制,体现了大法一正压百邪的威力。

四年来的修炼,我的感受、体会,对大法的认识太多太多,难以一一言表,只能略谈一点。由于对法轮功的迫害本身就是一个错误,而且是历史上自古以来最大的冤假错案,因此不会有实质性的效果。

四年来的修炼使我坚信,只要按大法的要求去做,以法为师,坚定不移,我就会从一个常人起步,修炼成一个好人,更好的人,一个更更好的人成为一个觉悟了的人而得道圆满。

法轮大法修炼者
2000年5月21日于区封闭洗脑班所写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