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人都在等着法” ── 亲戚得法记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2年1月17日】我和老伴于2001年12月5日去姐姐家,向她们全面讲清大法真象。在她家门口,我们下车进了院。老伴说,她家是否有狗?我一看,有一个小哈巴狗。这狗看看我们俩一声没叫就进窝了。

这时姐夫、姐姐出来迎接我们。看到此情,姐姐就说:“这小狗不管谁来,总是叫个没完,你们来了它为什么一声不吭呢?”我笑着说:“我俩是修法轮大法的,师父让我们向世人全面讲清真象,救度众生,它能咬我们吗?你别看它是动物,它也是通人性的。”

我和姐夫、姐姐几年没见面了,姐姐以前从老家那儿就得知我们全家都在修炼法轮功。但99年7月20日,当她看到电视播放污蔑大法的谎言时,就信以为真了,害怕了,叫家人给我捎信,告诉我可别炼法轮功了。这次她一看我的身体变化如此之大,简直判若两人,惊得目瞪口呆,心悦诚服。因我以前患有严重的风湿性心脏病,说话气短,嘴唇发青,常常心律不齐,心脏总是偷停,整天不是吃药就是打针,医院成了我的家,我成了医院的常客,苦不堪言,真是生不如死啊!这次我跟她们讲了这么长时间的法轮功真象,神气十足,脸色红润,光亮洁白。事实胜于谎言,看到此景,潜移默化中,姐姐的思想在变化着。

晚上,我两个外甥下班回来,我和老伴又把法轮大法的真象讲给他们听,让他们把“真、善、忍”、“法轮大法好”牢记心间。我两个外甥听后说:“大舅,您这么一讲,我们真明白了。江XX真是个大骗子,欺人不眨眼。你要是不来,我们都以为电视放的自焚是真的,真是害人不浅。”二外甥说:“大舅,您别看我身体这么胖,可我满身都是病,度日如年,活得真难啊。我家供了这么多东西,常年烧香,我看越供越不行,不管用,我也要修炼法轮功。”我告诉他们:“修炼法轮功都是自愿的,不强劝,不硬拉,不收费,你觉得好,你就炼,你不想炼,就可以不炼,但我们真心希望你们都能修炼法轮功,切莫机缘再误。修炼大法不能抱着任何有求之心,师父就看人心,要无求而修,无求而炼。”

第二天早上,二外甥上班要走时,我庄重地告诉他:“修炼是严肃的,你自己一定要想好。如果你要有决心修炼,就给我打电话,说让我来一趟,我就明白了,我就把师父的讲法书和讲法录音带给你们送来。”我姐夫今年已经76岁了,他马上接过话说:“不用打电话了,我已经想好了。他们不炼,我炼。你回去准备好了,就请给我送来。”

我回家后,把师父的《转法轮》、《法轮佛法 大圆满法》、师父讲法录音带、教功带、自焚真象光盘等都准备齐了,于二十七日返回姐姐家。晚上,首先放自焚真象光盘。大家越看越明白了真象,他们说:“中央电视台完全在欺骗愚弄咱老百姓,XX党是越来越暴露出了其丑恶面目,看来气数已尽,真该玩儿完了,早该从历史舞台消亡了。”接着又看了师父的教功带。他们家共有七口人,其中有六个人当时就要跟着学炼功:姐夫、两个外甥、一个外甥媳妇、两个十二岁的孩子。第二天,我们起早教功,把五套功法全部教会。他们都表示一定严格要求自己,按老师法中所讲的去做,提高自己的心性标准。

现在,他们一家七口人中,只有我姐姐没炼。她虽然已经七十八岁了,但她非常相信大法。还鼓励其他人说:“这功法好,你们就好好炼吧。”一念之差会带来不同的后果,由于她发出了这一正念,师父就管她了。她吸烟已有五十多年了。孩子为了她的身体健康,劝她不要再吸烟了,但谁劝也不好使,不管用,她都不听。她说:“我一辈子什么嗜好都没有,就这点口头福,你们还管我。”我姐姐是“修佛”的,我看她吸烟太重,就劝她不要再吸了。

我说:“你是‘修佛’的,不应该吸烟啊。”我就把师父有关吸烟的法理讲给她听。我告诉她:“师父说:抽烟也是执著,有的人说抽烟可以提神,我说那是自欺欺人。......抽烟对人身体一点好处都没有,这个人抽烟时间长了,医生解剖人体的时候,看到气管都是黑的,肺里边都发黑。...... 我们炼功人不是讲净化身体吗?不断地净化身体,不断地向高层次上发展。那你还往身体里头弄,你不和我们正相反吗?另外它也是一种强烈的欲望。...... 我曾举这样一个例子,你看哪个佛、道坐那儿叼个烟卷?哪有那样的?作为一个修炼的人,你的目标是什么呢?你不应该把它戒掉吗?所以我讲你要想修炼,你就把它戒掉,它伤害你身体,又是一种欲望,和我们修炼人的要求正好相反。”(师父《转法轮》“吃肉问题”241-242页)。听后,姐姐当时没说什么。我们走后,她又拿起烟来抽,结果感觉不是味。她说,那味道太难闻了,吸不了啦。多年的后脑勺疼的病也不翼而飞了。

我老伴还告诉她:“您们全家都修炼了,得把家里供的那些乌七八糟的东西全都扔掉。”当时,我想姐姐这么大岁数了,思想固执,观念强,得慢慢来。没想到她却是那么的干脆、利落,马上行动起来,一会儿功夫,就把供了多年的乌七八糟的东西全烧了,香炉、蜡台等也都撤掉了。我内心感到特别的高兴,师父真的就看人心啊!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我的外甥女,她今年57岁,和大法特别有缘。她离我姐姐家有一百多里地,因晕车特别厉害,每去看望一次自己的父母亲,坐车时都昏迷呕吐,到家后,最少在炕上得躺两天,方能缓过神来,所以无奈之下,只好每年去看父母亲一、两次。今年,她原打算在春节时再去看父母亲。可是过了二○○一年十二月二十日后,不知怎的,就一门心思地想要去看父母亲,她二十五日到,结果我们二十七日到。和外甥女在姐姐家不期而遇,看似巧合,其实这都是师父慈悲而又精心的安排。这更进一步证实了师父所讲的法:“人不是白白来在人世的,……其实人都在等着法。”(师父经文《在华盛顿DC国际法会上讲法》)。

我们没去之前,姐姐就对她说:“大法真好,你也炼吧。”见面后,我们就开始向她洪法讲真象。我外甥女常年有病,家里供了100多个乱七八糟的东西。她还给人“看病”,说了十多年连自己都不解其意的所谓的“宇宙语”,她还经常背脖子。背脖子是东北农村的一种说法,就是不知不觉地脖子发硬,并向后猛仰,向背部硬弯过去。听了我们的讲述,她当时就说:“大舅,这功法真好,我也炼!”我就告诉她:“这功法与其他的修炼法门不同,要多看书学法。不能抱着任何有求之心来修炼。”我告诉她你要真修大法,就要把家里供的那些东西通通处理掉,也不能再给人看病了。她很坚定地说:“我回家就把那些不好的东西统统都扔掉。”

当天晚上,大家首先看了自焚真象光盘,接着,看了老师的教功带,最后听了老师讲法录音带。十分钟后,我看到她坐在椅子上,腿在哆嗦。我就问她:“你怎么了?”她说:“我的腿象过电似的,麻麻的。”又听了一会儿师父的讲法录音,她说:“我的腿不哆嗦了。我身上的东西没了。感觉身体特别轻松、舒服,您看我不背脖子了,也不说宇宙语了。”她说:“我要修大法,我要一炼到底。”我说:“你要想修炼,就跟我们一起到我们家去学,我把师父的《转法轮》书、讲法录音带都准备好了。”这样她就跟我们一起来到了我家,我们把五套功法教会了她。在临走前,我告诉她要多看书、学法,要按书上说的去做。临走的头一天白天,她跟我说:“大舅,您到药房给我买两片晕车药。”我当时没有回答她。晚上她又跟我说:“大舅,您不用给我买晕车药了,我也不吃了,没事。”我告诉她:“不管遇到什么事情,只要把心放下,什么问题也不会有的。”她回家坐了两个小时的车,到家后,来电话告诉我们:一路上心情特别平静,一点也没有晕车的感觉,家人都说,几天不见,我像变了个人似的。回家后,我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把家里多年供的那些害人的东西全部都扔了。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