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龙江省大庆市大法弟子被非法关押、虐待、勒索等部分事实

关注度:
【明慧网2002年1月27日】于桂云,女,56岁。大庆市教育培训中心乘风四小教师,(已退休),家住大庆市乘三村4—04—1—201。2000年4月17日进京上访被抓后,由单位接回在大庆市看守所关押一个月。出来后被教培中心勒索3500元做他们进京接人的费用。2000年12月20日因进京上访被抓,在独立屯拘留所非法关押15天,收费175元。从2000年10月起从退休金中每月扣发一千元至今。2001年5月11日因开法会被常人告密,因不配合邪恶的非法抓捕,至今流离失所。2000年8月因坚持修炼,被开除党籍。

张丽娟,女,29岁,家住大庆文化宫3—8—2—302。99年10月进京上访,在天安门被抓押回大庆看守所关押一个月,又转到让区行政拘留半个月。到期不放又加期15天,绝食抗议要求无条件释放。结果又给转到萨区拘留所加期二个月。在这期间经常被非法搜身,姓郭的恶警还没收了写有经文的皮袄和一件绣着“真善忍”的衣服,至今未还。绝食期间被粗暴的灌食。关押6个月才释放。2000年6月进京上访,在火车上被抓,押回萨区拘留所行政拘留半个月,结果关了30多天,后来又被非法劳教一年。送到齐市双合劳教所。强迫劳动,经常加班,收工回来后还被强迫看电视写揭批材料。因坚强不屈,被恶警打、关小号等,还被非法加期。本来是劳教一年,结果超期四个月才释放。99年10月被北京前门派出所勒索100元。被大庆驻京办事处勒索200多元。

陈碧华,女,38岁,大庆钻技公司固井家属队,家住大庆八百垧。2000年单位强行让修炼法轮功的人交保证金,不交就不让上班。结果交了5000元的存折,同时扣押身份证一年。现在钱和身份证已退还本人。

门焕明,女,57岁,大庆钻技公司机修厂,家住大庆八百垧。2000年11月去北京上访,被北京扣押在太阳岛宾馆大庆办事处,被罚款2300元。钻技公司接回大庆后又罚款12000元。12月底发放800元的购物券被扣掉。2001年12月公司庆祝公司成立20周年纪念时全公司每个职工发的1000元现金被扣掉。

张丽杰,女,38岁,中油股份东北销售大庆分公司,家住大庆龙凤区凤阳路50号。99年7月20日以后经常被公安机关传唤,强迫说出法轮功有什么组织,并逼迫写什么不炼功保证。99年12月由于在“法轮大法好”的条幅上签字,被公安机关扣押半天,单位扣发三个月的奖金,并被龙凤区610办公室强迫收取保证金5000元(责任人:龙凤区610办公室的黄玉田),至今未还,不给任何罚款收据等。2000年6月进京和平上访在锦州被本单位截回,公安机关强行送大庆看守所非法关押二个月,并收取10000元的保证金(责任人:龙凤区公安分局的马云峰),单位给予开除厂籍留厂察看二年的处分,扣发工资、奖金,只发生活费260元。工作由原来的重要岗位换下来,安排别人都不愿做的工作。2001年5月因单位举报贴“法轮大法好”的小条幅,被派出所民警从单位非法带走并抄家,送大庆看守所非法关押二个月。家人承受了巨大的压力。为了将亲人早日从非法关押中解救出来,请吃饭、托关系、走人情,花了一万多元。单位又延长了留厂察看的时间,继续发生活费。每月工资、奖金1600多元,只发给260元的生活费。二年来扣发的工资、奖金29532.32元(责任人:大庆分公司的张永田)。被迫于2001年10月买断工龄。

王秀珍,女,61岁,供电公司农工商,家住龙南乐园小区。2000年6月因进京上访,被送让区拘留所关押15天。2000年6月24日被送到供电公司中专学校办班15天。一人一个屋,派人看着,没有人身自由。被逼迫骂李老师、骂大法,写保证。在怡园派出所民警非法扣押身份证,并逼迫骂大法,叫写保证。2000年6月7日被大庆驻京办事处的山松勒索2636元。2000年6月28日被供电农工商的张大钧勒索1500元。

李俊美,女,41岁,家住明园3—7—3—601。2000年12月因去北京证实大法,被非法拘留在北京石景山看守所、大庆看守所和让区拘留所共计48天。2000年12月22日被一厂610办公室勒索二万元。

袁淑茹,女,33岁,大庆油田建设设计院经济室,家住大庆悦园小区4—2。2001年1月15日进京证实大法而被前门公安局抓捕,因不报姓名而被打。后由大庆驻京办事处的负责人认出接至驻京办。单位派人坐飞机将我从北京接回,所有人员的费用由她丈夫支付共计7600元。被单位送到怡园派出所于1月17日送进大庆市看守所拘留一个月,又转让区拘留所关押半个月。到期后又转到萨区拘留所拘留四个月,到6月28日才释放。在萨区拘留所期间,因卫生条件差而得了疥疮,但怡园派出所对此置之不理,且扬言不妥协就送去劳教三年。后在家人的大力营救下才得以释放。单位给予开除厂籍留厂察看二年的处分,只发生活费325元。2001年1月15日被大庆油田驻京办勒索1300元。

陈云霞,女,44岁,大庆油田水利工程有限公司,家住大庆奔腾小区3—12—4—501。自99年7月20日大法受到迫害以来,因证实大法好,共被非法拘留三次,后被劳教一年。开除厂籍留厂察看一年。99年10月24日至11月28日被供水公司修理厂的纪贵生勒索4000元左右。2000年2月28日被供水公司的孙振玉勒索5000元左右。2000年5月9日至2000年7月19日被供水公司的王振基、孙振玉勒索25000元左右。

戴福贵,男,52岁,大庆石油管理局建设材料公司,家住大庆让区龙岗4—16—4—302。99年7月23日在北京北海公园旅游,被北京市公安局强行押送到丰台体育场曝晒一天,不让吃饭,不让喝水,端坐在水泥地上。回来后两臂和两腿脱了一层皮。回到大庆后又被让区勤俭派出所扣押12小时,并强迫坐在老虎凳上,被逼迫写不上访、不炼功的保证书。事后建材公司又强迫看污蔑大法、污蔑师父的电视录像。

战顺利,女,47岁,家住让区龙岗4—11—5—201。99年10月13日进京上访,接待的是警察,押回当地后被刑事拘留一个月。2000年2月16日晚因去同修家串门,18日被派出所知道后硬给定了所谓的“扰乱社会治安罪”非法拘留半个月后又加期二个月。2000年11月22日只因有人说她告诉哪有开法会的,在没有任何手续的情况下,非法拘留半个月,后又无任何手续的情况下加期二个月。

张继岩,女,40岁,家住龙南乐园23号楼1—501。因在外面炼功被非法拘留51天。2001年3月1日至4月17日被非法关押在市看守所,提审时被迫害至吐血。2001年3月1日怡园派出所和拥军派出所非法抄家,把窗帘、床单、录音机等全部抄走,价值上千元。2001年1月被作业大队的书记勒索2300元。
潘琼菊,女,41岁,大庆市林源炼油厂,家住大庆林源炼油厂12—3—702。2000年6月18日参加集体炼功,被林源分局的恶警非法关押在肇州看守所。在去肇州的路上说买点随时用的东西都不让。在肇州恶警王忠强行体罚对墙站几个小时。在那里非法关押50多天才放回。2001年10月22日上午10点多钟,她去市场买菜回来的路上,走到幼儿园门口,恶警金庆国、祝天胜把她叫住让跟他们去公安局。她说不去他们就从车上下来又打又骂,又揪着头发拖上车。到了公安局又拖上四楼。她不回答他们的任何问题。最后非法关押了24小时才放回来。2000年6月18日被林源公安分局的金庆国勒索300元。

张淑梅,女,49岁,东北输油管理局大庆输油公司离退休办,家住大庆林源。进京上访的途中被铁路恶警发现并扣留,移交给大庆驻京办事处,被非法关押40多个小时,最后被当地派出所押回送大同拘留所关押半个月后放出。2000年12月被公司退休办岳振亚的、派出所的耿小波勒索4610元。

黄文英,女,44岁,大庆林源炼油厂老干部办,家住大庆林源炼油厂14区7—4—601。99年12月份进京上访证实大法,被天安门武警非法抓到天安门广场右侧的公安铁笼子里。后被大庆驻京办公安带到驻京办事处。被逼脱掉鞋子,解下腰带,晚上睡觉把一只手铐在桌子上。回到当地后被非法拘留半个月,被非法抄家时,搜走一套《转法轮》。2000年6月18日参加集体炼功,打“法轮大法好”横幅被警察撕扯,在抢夺横幅时被警察踢倒右腿当时就站不住了。被林源公安分局押回后从上午九点到晚上9点才让回家。因腿不能走卧床,公安每天派2—3人到家里逼问四天,并非法抄家。2000年7月25日以金国庆为首的公安到家里以带到市里检查腿为借口,告诉家人晚上回来,结果没有任何手续把她送到齐齐哈尔市双合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2000年8月3日劳教所两个女干警指使诈骗犯李晓阳把她推架上车强行带到齐齐哈尔市公安医院检查身体。她不听他们的摆布,结果他们在劳教所洪所长同意的情况下,利用午休时间伙同司机把她双臂背过去用绳子捆上,强行拍片,结果右小腿有三处骨折。8月10日被退回大庆看守所,8月21日由家人担保接回。12月份当地公安局长韩丙发等三人又让她爱人写保证做担保。春节前韩丙发又亲自找她爱人做担保,说话稍有不慎就要带人走。2001年4月4日早晨5点15分,恶警董风桐、巩波、郭勇等三人受韩丙发等人指使,以找她爱人有事为借口把门骗开,进屋后说通知去大庆学习几天,下楼后加上司机四个恶人硬是把她抬上车,直开到哈尔滨省戒毒所。99年12月份被大庆林源炼油厂“610”办公室的庞向阳勒索2000元。2000年6月份被大庆林源炼油厂的庞向阳勒索3510.80元。另外庞向阳还向家人索要5000元押金,家人说没钱只交了2000元,收条还写着尚欠3000元。

金萍,女,50岁,大庆输油公司退休办,家住大庆。2000年11月23日我们六名大法弟子在去北京的车上因没有身份证被扣下。到北京后把我们交给大庆驻京办事处。第二天派出所的人来接我们,对着我们大吼大叫,用手铐把我们都铐起来,而且男女铐在一起,不能上厕所,不让睡觉。回来后把我们送到大同拘留所。我们说公民有上访的权利,警察说“炼法轮功的人不能上访,谁上访就是这个下场。”2000年11月被大庆输油公司的岳振亚和大庆驻京办事处勒索4110元;被林源派出所的耿小波勒索1000元。当时还要了5000元的保证金,现已退回。

石亚文,女,49岁,家住林源二区。2000年2月28日早5点在自家楼区门前炼功被林源派出所叫去送大同拘留所拘留半个月。2000年6月18日参加集体炼功,被送到大同看守所非法关押一个月后转到萨区拘留所一个月零六天。2000年11月23日进京正法在火车上警察检查身份证,因我没身份证,叫我骂大法,骂师父,我不骂而被扣押。到北京后交大庆驻京办事处。带回大庆后被送到大同看守所非法关押。我们绝食抗议,要求无条件释放,绝食到第十四天,我被取保候审。2001年1月10日单位领导打电话让到派出所了解情况,我去后才知道他们要抓人。我问派出所的所长耿晓波为什么要抓我。他说你炼法轮功就抓你。结果被送到哈尔滨省戒毒所非法劳教一年。2000年6月18日被大庆输油公司的岳振亚及派出所的耿晓波勒索1400元。2000年11月21日被大庆输油公司的岳振亚及派出所的耿晓波勒索7200元。

孙继忠,男,54岁,大庆林源炼油厂装洗车间,家住大庆林源炼油厂14—5—302。2000年2月9日进京上访,被关在铁笼子里,后被押进华丰宾馆,由四名恶警看着不给饭吃,不让睡觉。非法关押二天一夜后由林源分局及单位派人接回大庆,送到大庆市看守所非法关押16天。在此期间他们想去抄家,但没抄成。以后老干办的付耀文及郭勇打电话骚扰。2000年2月29日被林源公安分局的金庆国、于庆光勒索3000元。2000年3月被林源“610”的庞向阳勒索2000元,被林源分局的于庆光、郭勇勒索894.8元。

李伟,女,38岁,大庆炼化公司林源生产指挥部质检科,家住大庆林源炼油厂5—1—5—201。99年7月20日深夜,林源分局强行叫我到分局去至凌晨3点半,进行训话并不许再炼功。99年7月22日在上访的途中被截回,中午到分局,下午强迫看“污蔑法轮功”的录像,傍晚才回家。这之后电话被窃听,身份证被骗走(至今未还),行动受到监视。节假日外出得向公安局申请。完全失去了人身自由。同时还被强迫上交法轮功的书籍。2000年2月底,到国家信访局上访,在信访局门口被大庆市公安局的干警拦住,并骗到车上说等着办理上访接待,结果被押到大庆石油管理局驻京办事处。在此期间被恐吓、威胁,不给饭吃,不让睡觉,由四个恶警看着。接回大庆后送到大庆市看守所非法关押,家中被抄。2000年6月18日参加集体炼功,被送到肇州县看守所非法关押一个月。去的时候不准带任何物品,途中想买点卫生用品也不让,根本没有人权与人道。在肇州看守所的接待室恶警王忠对我拳打脚踢。在那里被罚站、训斥,吃的是发霉的食物和脏盐水汤。2000年7月20日林源分局骗我说送我回家却送到大庆市看守所并不通知家人。第二天没有任何法律手续被送到齐齐哈尔市双合劳教所非法劳教。在这里刑事犯人可以对我们任意打骂,干警还拿电棍电我们。各种体罚及蹲小号更是常有的事。2000年2月29日被林源公安分局的庞向阳、金庆国勒索3000元。2000年7月26日被肇州县看守所勒索100元。2000年7月21日被齐市双合劳教所勒索100元。在被非法关押期间停发的工资、奖金大约二万元。丈夫去看我为打通关节被变相勒索一万元。

战音阁,男,53岁,林源炼油厂制材车间,家住大庆林源炼油厂5—11—603。99年7月20日被派出所非法关押二天一夜,提审后由单位领导担保才放回,并扣留BB机。2000年底去北京上访,在信访办被骗到大庆驻京办事处,非法关押二天一夜,不给饭吃,不让睡觉,坐在地上,由四名警察看守。林源分局、单位等派人接回分局,提审后送大庆看守所非法关押,并被抄家。一个月后又转到萨区拘留所,在这里被犯人打、体罚是常有的事。一个半月后无条件释放。2000年6月18日参加集体炼功,被关押在龙凤看守所,被犯人打。45天后又被非法劳教送到大庆市劳教所。在三大队,恶警教导员让邪恶的犯人拿柳条抽我、用牙刷把夹我的手指两次、体罚喷气式飞机每次都很长时间。还被恶警用电棍电。每天被强迫劳动,挖土、抬土、挑土,完不成定额不让吃饭。在此期间被强迫洗脑。清醒后因上网声明邪悟材料作废,被单位的工会主席配合林源分局再次对这进行迫害。2001年8月10日被非法扣押、提审后关到大同看守所。绝食抗议非法关押,第十六天被送到大庆劳教所,劳教所不收,又被送到大同看守所。第二天被放回家。半个月后在林源高层路口被绑架,强行送到大庆市看守所劳教。我继续绝食抗议非法关押,33天后被劳教所送回家中。绝食期间多次被插管灌食进行迫害。2000年2月29日被林源分局的庞向阳、金庆国、于庆光勒索3000元。2001年春节前被林源分局的于庆光勒索596元。2001年8月20日被林源分局的巩波勒索200元。

李淑云,女,50岁,大庆林源炼油厂老干部办,家住大庆林源炼油厂5—11—603。2000年2月底进京上访在天安门被警察强行推到警车里,拉到某地后被非法提审、照相后关到铁笼子里。几小时后被押到大庆驻京办事处。在这里被非法关押二天一夜,不给饭吃,不让睡觉,坐在地上,四名警察看守。接回大庆后被送到大庆市看守所非法关押一个月,并被抄家。2000年6月18日参加集体炼功,被林源分局的恶警送到肇州看守所非法关押。在肇州恶警强行体罚,对墙站几个小时。2000年7月26日被非法劳教一年送到齐齐哈尔市双合劳教所。劳教期间被扣发十个月的工资。2000年2月29日被林源公安分局的庞向阳、金庆国勒索3000元。2000年6月被林源“610”办公室的庞向阳勒索2900元。2000年7月26日被双合劳教所勒索100元。

赵丽彦,女,33岁,大庆石油站,家住大庆石油站。99年7月22日因去省政府上访,被带回后非法关押在龙凤区治安大队一天。公安人员和电视台记者强迫我说不炼法轮功,否则就关进监狱。99年12月因在“法轮大法好”的条幅上签字,被龙凤区“610”办公室勒索5000元,并被单位办学习班。2000年6月7日进京上访,在火车上被非法抓回,送大庆市看守所非法关押50天。在此期间被罚蹶5个多小时。被龙凤区政保科的马云峰勒索10000元。放回后被单位勒索1300元,并且每月只发260元的生活费。最后被单位逼迫买断工龄。2001年5月21日被大庆石油站保卫科举报,被送到大庆市看守所非法关押并被抄家。在那里绝食43天要求无条件释放,被插管灌食迫害,有时一天插二次管。后又被转到龙凤拘留所关押五天才释放。2001年2月14日安全局的三个人和东光派出所一名民警在没有任何法律依据的情况下非法抄家。

吕秀云,女,53岁,采油二厂机修厂退休办,家住大庆乘风庄乘新三小区3—27。2000年6月18日早参加集体炼功,先后被让区分局及派出所非法扣押,一直到下午1点多才被单位接回家。(其中派出所扣留身份证,直到现在也没还)2000年12月20日进京上访,行至半路被查出,到长春站被送下车,在长春火车站呆了一夜。第二天被哈市公安局接回,在哈市被扣一天一夜,身上的物品被接回的警察扣留。后被单位及家人接回,由派出所送入大庆市看守所非法关押一个月。被勒索的物品有:手表、眼镜、钥匙及970元钱。

吴顺子,女,61岁,销售公司三公司,家住大庆红岗解放村3—2楼。2000年6月18日集体炼功,接回胜利派出所后被非法关押一天,被警察辱骂、提审、罚站,然后被送到肇源县看守所关押40天。又转到红岗拘留所关押半个月。2000年12月15日进京上访,途中在河北省玉田县被抓捕,非法关押3天,转入大庆驻京办事处,非法关押三天。被单位接回后由胜利派出所送到大庆看守所关押31天,转红岗区拘留所关押17天。2000年6月被肇源看守所勒索200元。2000年12月15日被大庆驻京办事处勒索1600元;被单位勒索2000元(做进京接回的费用)。

刘淑珍,女,38岁,大庆石油站,家住大庆石油站家属区。99年7月22日去省政府上访被非法送入双城监狱15个小时左右被放回。99年12月因在“法轮大法好”的条幅上签字,被龙凤区“610”办公室勒索5000元,由单位强行办洗脑班,并被勒索1—3月份的奖金及效益金500元。2001年6月7日因单位有上访的学员,又被单位派人监视,强行办学习班,中午不让回家。在单位的各种压力下被迫买断。2001年11月29日进京上访,被东光派出所及单位去人押回,被抄家,并送入拘留所拘留半个月。被大庆驻京办事处勒索2600元。买断工龄后,单位因怕我进京上访,扣发房屋基金10900元,2001年5月才要回。又扣罚年底效益奖2600元,2001年11月份才要回。2001年5月24日三名公安人员去抄家,因我没开门,而没抄成。买断后单位保卫科及东光派出所多次打电话到家骚扰。2001年12月29日晚11点多公安人员又敲门抄家,没给开门。

张桂芳,女,49岁,大庆林源输油公司子弟学校高级教师,家住大庆林源输油公司高级平房55栋。99年7月22日去省政府上访,被非法抓到省体育馆坐在地上曝晒三个多小时。2000年5月进京上访证实大法好,在信访办被抓送到大庆驻京办事处。第二天单位的人来接我,本应当日下午返回,可他们又吃又玩,又逛商店,所有费用都由我负责。回到大庆后派出所的恶警长耿晓波对我破口大骂,另一恶警姜玉海也骂我:“你没死呀!咋不死了呢?”然后又送到大同区拘留所关押半个月。每天吃的是馊了的窝窝头、发黑的土豆汤。2001年11月再次进京证实大法,在途中被车上的乘警查出与单位联系(听说他们抓一个炼法轮功进京上访的给一千元奖金)。到北京后把我们送到大庆驻京办事处,没收我们身上的钱。当晚派出所与单位的人到了,把我们全部用手铐铐上,并与其他的人交叉铐在一起,不让上厕所,坐在地上。押我们回来上车时不让我们穿鞋,不让系腰带,我没有配合他们。回到大庆后让签字交5000元,我不交就被送到大同看守所,并让我写保证书被我拒绝。我绝食抗议这种非法关押,被四五个恶警强行插管灌食三次。绝食十四天被放回。一天单位与派出所的恶警合伙以找我谈话为由将我骗到派出所扣留,送到大同公安局,第二天送到黑龙江省戒毒所非法劳教一年。在劳教期间管教强迫我们在阴暗潮湿的不见阳光的地下室里糊药盒。一干就是一上午,冰得腿关节都疼。在入劳教所体检时,管教指使刑事犯当着众人的面扒光我的衣服,让我赤身裸体羞辱我。2000年9月因进京上访被单位勒索5000多元。在被非法劳教期间,单位领导又强行扣发我的住房公积金8000多元。

张桂霞,女,47岁,大庆石油管理局钻井一公司庆华综合队,家住大庆乘风庄。99年7月22日去省政府上访,回来后被强迫交书、写保证,身份证交单位扣押后交到派出所。只要说炼,身份证就一直被扣押。

杜淑霞,女,43岁,大庆市国税局萨尔图分局,家住大庆东风新村5—2—3—102。99年9月的一天,单位领导把我与另一位大法弟子送到富强派出所非法关押一晚,第二天在家属的强烈要求下才放回。99年8—9月份市国税局与分局领导逼我退党,我不退他们就强行给我开除党籍。99年12月16日我去齐市看望被劳教的大法学员,被单位领导报告公安局,强行由公安局和单位的人一起从齐市把我带回后,逼我说不炼了,否则就拘留。我不说就把我送到大庆市看守所。关了二个月二十天,还不放又转到拘留所信访收容二个月。(信访收容是专为大法弟子设的一种刑罚)一直到2000年5月6日派出所又逼家属交10000元押金,才放我回家。一万元押金在2000年11月份才从派出所要回。2000年11月18日我去同修家,刚一进门就被公安抓住,又被关在大庆市看守所。一个月后转萨区拘留所拘留半个月后又被信访收容四个月于2001年5月1日才放回家。2001年5月21日在单位上班时,邹春华在我包中翻出一篇报导,徐伟荣拿去给展云东看,他就说我撒传单,报告公安局110,把我从单位强行带走,又关在市看守所。一个月后不放,单位吹公安局判我劳教二年。但未送进去,后放回家。被抓时,身份证被派出所扣留,直到11月份才要回来。在几次被关押期间,被扣发的工资大约几千元。现在只给部分生活补助。

王桂军,男,28岁,家住大庆红岗区杏树岗镇。99年10月1日因妻子去北京证实大法,当地派出所把我强行带到派出所,我不说妻子去哪,就把我行政拘留15天,后来由我姐姐作担保,才将我释放。99年元旦因联名上访被行政拘留半个月。二次行政拘留被勒索伙食费350元。

刘俊英,女,32岁,家住大庆杏树岗镇。99年10月1日因进京上访被刑事拘留一个月后又转行政拘留半个月。99年元旦因联名上访,被拘留。2000年元旦被强制拉入洗脑班,一个月后,因不屈服被刑事拘留30天,后又转行政拘留30天,最后被强制劳教二年,送往黑龙江省戒毒所。当时检查出有心脏病、高血压被退回。但他们并没有放我回家,而是把我送到萨区拘留所准备收容二个月,也因我心脏不好而被拒绝。最后把我送到红岗区拘留所,我绝食抗议,第四天他们要给我灌食,把我送到医院检查,因心脏承受不了灌食,他们的阴谋没有得逞。又要给我静脉注射,后我自己进食,三天后被释放。当地“610”办公室经常来家以关心为名暗中盯梢看着。2001年12月1日在家和同修看修炼体会,被“610”碰见,因我不配合他们被五个人强行抬上车,被带到派出所,后因心脏不好,又怕我绝食,被放回。99年10月1日进京上访被杏树岗镇乡政府的张景权、张文英勒索2000元。2000年10月被当地派出所扣押房证。

康丽波,女,27岁,家住8—25—5—601。2000年11月份进京上访,被非法抓捕,送大庆驻京办事处,带回大庆后被拘留半个月。拘留期间吃的是半生不熟的发糕,喝的萝卜条汤中还有沙子。期满被家人和公安处的人接到化祥派出所。警察问是否还去北京上访,我说不一定,他们就让我写保证书。后来警察让我每天传他一次,以证明我在家。2000年11月被大庆驻京办事处、乙烯公安处勒索2300元。

王淑芹,女,62岁,天桥食品店。家住大庆龙凤区卧里屯81—2—1—102。99年12月10日被关押在大庆看守所。2000年被关在大庆萨区拘留所。2000年被非法劳教送到齐齐哈尔市双合劳教所。劳教期间管教找谈话经常恶语谩骂。我因炼功被罚在操场上跑100圈,然后让我面对墙站着。赵队长以家人来送东西为名把我骗出监号让我写转化书,我不写就捂着我的嘴把我推进小号。因炼功被加期,我绝食抗议被强迫绑在床上灌食。

焦永林,男,57岁,大庆日报社,家住大庆东风新村。2000年4月8日中午与功友等10人在饭店吃饭,饭后到报社交流,4月12日萨区分局以聚会为由将我们抓捕。我本人先后在萨区看守所和萨区拘留所被非法关押118天。在此期间,报社党委对我做出开除新闻队伍、开除公职两年留社察看的处分。释放后,安排我到报社印刷厂工作,不发奖金,岗位工资只发一半。

王耀辉,女,43岁,大庆日报社。2000年4月12日因四天前请同修吃饭被拘捕,送市看守所关押35天后转到萨区拘留所关押84天才释放。在此期间报社对她做出了开除党籍、撤销大庆晚报社会新闻部主任职务、开除公职留社察看二年的处分。但时至今日,她未见到任何文件和口头通知。只是在释放后安排她在培训中心工作,每月不发奖金,岗位工资只发一半。释放当天,东安派出所指导员和民警张伟东让她交5000元押金,否则不予放人。她请他们出示有关法律条文或有关文件,派出所拿不出来。又让他们做出解释,回答说:都是这样做的。她说:“既没有法律或文件规定,又没有合理的解释,我一分钱也不交。而且你们也知道我被关押已经四个多月了没有开支。”但她爱人怕不放人,急忙凑了5000元钱交上了。派出所见她一身正气,怕事后不好收场,将5000元钱退给了王的单位,后于2001年1月王向单位要回了这5000元钱。

李亚茹,女,43岁,大庆市职工大学(已买断)。2000年2月进京上访,抓回后在萨区拘留所关押21天。期间挨过打、骂,坐过铁椅子。2000年4月12日因与同修吃饭被抓,在市看守所关押35天后转到萨区拘留所关押11天。2000年12月因去哈市同修家串门被抓,关押在市看守所后被劳教一年。现关押在哈尔滨省戒毒所。

崔洪义,男,62岁,大庆天桥食品批发部。家住大庆卧里屯红旗路81—2—1—102。99年12月9日进京上访被非法关押三个半月。被抄家,抄走大法书籍及法像、录像带。2000年4月27日进京上访被非法关押一个月。2000年6月18日参加集体炼功,被非法关押,后被劳教一年。关押在龙凤看守所期间被剃光头浇冷水。坐在坐便上用破布堵住下水孔,往屁股和小便冲水,下边冲,上边浇,当时晕倒在地。在大庆市劳教所被劳头打了二十多个嘴巴子。被刘庆辉打耳光,从床上打到地上当时晕过去有十多分钟。被管教冯喜拿着电棍、托布杆威逼写不炼功的保证。如果炼功就用小绳子绑在椅子上几个小时,有时给戴手铐、加期等。99年12月被公安处的周寸兴勒索1000元罚款、10000元押金。2000年4月被龙凤看守所的李长福勒索150元;被公安处的周寸兴勒索1000元;被萨区拘留所的郭所长勒索20元。

蒲际生,男,33岁,大庆乙烯石化公司化工一厂,家住大庆乙烯兴化村。99年7月20日进京上访,在哈尔滨被非法抓捕,晚上零点送回大庆。2000年3月8日被石化公司“610”办公室强制关在乙烯技校办“洗脑班”18天。2000年6月18日参加集体炼功被非法关押在龙凤看守所40天。单位停发工资奖金五个月累计金额6450元。被石化公司强迫解除劳动合同。至今原单位还扣押3400元。2000年3月8日被乙烯石化公司的史兴武勒索550元。2000年6月被龙凤看守所的所长、乙烯石化公司的贺荣芳勒索10000元。

张碧芳,女,58岁,油建公司家属,家住大庆让胡路1—15号楼。2000年5月13日进京证实大法,在山海关被乘警抓捕送到车站刑警二队,被队长勒索300元。三天后由让胡路派出所警长马状带二人接回送到让区拘留所关押半个月。马状等三人的往返费用共计2797元由她负责。油建公司罚款1000元,同时扣发一年多的生活费及房补、气罐补助共计1500元。油建公司的副书记宣立忠在派出所扬言“该去的都去,拿她五千块钱,吃她个倾家荡产。”2000年6月18日参加集体炼功,被抓后送到大庆市看守所关押一个月。因拒绝写保证又被转到让区拘留所关押半个月。2000年12月15日再去北京证实大法,在天安门广场打横幅,被天安门警察抓捕,送到顺义县林河派出所,审问一天一夜,不让休息。后转顺义县看守所非法关押。一天后被大庆驻京办事处的人接到太阳岛宾馆,被一个姓孙的人勒索1300元。单位接回后由派出所把她送到市看守所非法关押,后转到大同看守所共计关押28天。因拒绝写保证被送到黑龙江省戒毒所非法劳教一年。油建公司接人往返的费用2294.7元。身份证被马状搜走。

蒲国维,男,62岁,油建公司,家住大庆让区楼区。2000年6月18日参加集体炼功,被抓后由当地派出所带回送交公司办“洗脑班”九天。同时因炼功被开除党籍。派出所的马状到家强行收走身份证至今未给。

宋玉莲,女,55岁,景园小学,家住大庆让区10—15—4—302。2000年12月中旬因进京证实大法在火车站被非法抓捕。在派出所让写保证,没写。先送让区拘留所非法关押半个月,到期后又因不写保证而加期二个月送到萨区拘留所。因绝食抗议第四十一天时而无条件释放。

王玉华,女,39岁,供电职工中专,家住大庆让胡路10—5—4—601。2000年4月进京证实大法,在旅馆被非法抓捕。由大庆石油管理局驻京办事处接回,强行索要出租车费100元。在办事处邪恶之徒让她把外衣脱下,把钱交出来。最后由单位及家人接回送大庆市看守所非法关押20天。接人的费用由家人承担。她回来后一个多月才让上班,但不让教课,而是在学生宿舍当清扫工。2000年6月中旬几百名大法弟子集体炼功,她虽未参加,但在与管理局领导谈话时表示炼功人没有错,而被单位以办班为由非法拘禁二个月。在炎热的夏天每天上午和外包工一起搬木头、拔草等干一些体力活。下午强行学习他们规定的内容。因拒不写保证,给她开除厂籍留厂察看一年的处分。规定工资只发基本工资的60%,但就这60%也从未发到她手中。2000年12月她再次进京上访证实大法。因信访局规定“不许炼法轮功的人上访”,她只好到天安门广场和平请愿,被天安门的便衣抓捕。单位接回后非法关押在让区拘留所。为抗议非法关押绝食8天,被插管粗暴灌食。后转到萨区拘留所加期二个月。在家人的努力下才得以提前释放。但因不写保证至今不让上班。她找校长谈话要求上班,否则发放基本生活费用及职工应享受的福利,并指出他们已侵犯人的基本生存权时,书记说“你进京的费用还未扣完。”并扬言说福利待遇就是不给你,愿上哪告上哪告。从2000年4月至今她已20个月没有开工资,连基本的生活费都不给,经济受到极大的损失。身心也受到极大的摧残。2000年4月被管理局驻京办勒索100元车费。扣发20个月的工资、奖金大约二万四千元。2001年1月被供电公司的陈春山勒索5000元押金。

许淑珍,女,48岁,大庆粮食局饲料公司,家住让胡路9—16—6—202。2000年12月18日进京上访被天安门广场的警察抓捕,转交大庆驻京办事处。接回大庆后被关押在大庆看守所。在此期间的一天突然休克、抽搐,被看守所送往医院抢救,并同时给她的办案单位打电话,可是她单位的领导及办案的派出所迟迟不来接,一直到一个月才来接人,却没放人而是转到让区拘留所。在这里她又一次被送进医院,拘留所的领导给办案的派出所打电话,他们仍不接人。直到第十五天,她单位的领导王国喜、邓秀成和片警合起来要钱,不给钱不放人。家人没办法只好借钱。当晚6点把钱借来交上才肯放人。给单位主任四万六千元(其中保证金三万元,罚款一万元,进京接人的费用7100元,原来家人给了1100元)。当晚又给恶警1000元。她在看守所被关押期间,家人去看她为了一张证明,单位领导王国喜勒索了1000元钱交手机费用。后来单位停发了她的工资四个月,还有二个月每月只发生活费237元。2001年10月再次进京证实大法,被天安门广场的武警非法抓捕送到天安门公安分局。在那里恶警给她带手铐一个多小时,关在铁笼子里。后来恶警把她带到一办公室拉上窗帘,拿着一个胶皮警棍对她说:“你不说话,我就打你。”说着举起警棍开始打,从头打到腿,打得她全身青一块,紫一块。她喊警察打死人了,恶警照她头上就一棍,当时就死过去了。恶警又抓着她的衣服把她扔到椅子上打嘴巴子。她不知道怎么回到笼子里的。晚上恶警又把她与其他大法弟子送到离王府井不远的一个看守所。在车上她不停地呕吐、头痛,到看守所时是一个大法弟子把她扶进去的。在那里她还是不停的呕吐,看守所里的狱医问她怎么了,有一名大法弟子说:“他们给打的。”那狱医把另一名大法弟子带到他屋里说“一会儿我把你放了,你把她带远点,那人要死了。”她正念闯出魔窟。

袁桂英,女,36岁,家住让胡路区西芬街8—01—3—501。2000年11月26日因复印大法真相资料被恶人举报,被抓捕后,先后在大庆市看守所、大同区看守所、让区拘留所及萨区拘留所共非法关押五个半月。在此期间绝食抗议非法关押,被强迫粗暴灌食迫害。在萨区拘留所因身体状况不好,管教几次打电话让派出所接人,他们都不接。

臧玉珍,女,48岁,家住大庆让胡路区1—23—2—502。2000年6月因炼功被抓拘留半个月。放回来后又在单位被非法拘禁21天。2000年12月进京证实大法,在天安门广场被非法抓捕,被打后送到北京顺义派出所,七小时后又送到顺义拘留所。后被接回大庆关押在市看守所。因拒绝写保证,24天后被送哈尔滨劳教一年。在看守所关押期间,单位领导把她的孩子叫去说:“为了你妈炼功的事共花了四万多元,因为你爸有病,你们没有工作就少收你们点,交一万五千元吧。”因没钱孩子借了一万三千元交了。为了还借的钱,孩子出去打工,可派出所办案的闫炳军打电话找到孩子打工的地方,把孩子整回家呆着。走几个地方都被他整回来。25岁的孩子身心受到极大的伤害。

李明,男,47岁,大庆市消防支队车队,家住大庆市让区龙南。2000年2月16日晚因去同修家串门,18日被派出所找去无辜地以“扰乱社会治安”罪行政拘留半个月。回单位又被看管14天。2000年12月25日进京上访证实大法,被北京警察抓捕。被刑讯逼供知道姓名、地址,通知当地接回大庆被刑事拘留一个月。后又被非法劳教一年送大庆劳教所。半年后得糖尿病释放。被大庆驻京办勒索3986元。被消防支队的陈志军勒索1000元。

王荣香,女,47岁,大庆石油管理局采油一厂安装公司,家住大庆让胡路区龙南。99年10月13日去北京上访,被抓后接回当地刑事拘留一个月,停发工资十八个月。2001年4月27日因粘贴资料被抓,刑事拘留一个月,又转行政拘留半个月。

卢丙森,男,38岁,大庆市消防支队六中队,家住大庆市菜库楼区2—33—2—201。2000年2月末邻居得知我要进京上访通知消防支队保卫科,他们把我抓到保卫科关押四天。2000年6月18日去北京上访证实大法,被前门分局扣下,由大庆消防支队保卫科的杨贵忠等二人接回,关押三天。2000年7月被勒索5500元做接人的费用;一万元押金后被要回。2001年发住房公积金6000多元被强行扣下。(具体多少我本人不知道)。

赵桂兰,女,53岁,实业公司管理站,家住大庆石化总厂兴化村。99年10月居民委强行给我办班,逼写不上访的保证,否则不让回家。2000年6月18日参加集体炼功被抓捕,在兴化派出所被拷问一宿,被打骂。6月20日被送到大庆看守所非法关押。21日早起来集体炼功,被赵管教拿胶皮棒把后背打成黑色。23日早炼功被罚蹶着6个小时。在看守所被关43天放回。回来后派出所经常打电话骚扰,监视居住地,我丈夫的单位也经常来人或打电话骚扰。2000年6月23日被大庆看守所的冯管教勒索150元。

杨甲运,男,55岁,大庆石油化工总厂消防支队,家住大庆石化总厂兴化村。99年7月20日以后,单位先是让写不串联的保证,有时来人到家谈话进行骚扰。8月中旬,派出所的李某到家要我的身份证扣押,以后又让写不上访的保证。2000年6月18日晚九点四名公安到我家把我带到派出所进行体罚打骂至19日晚五点送到看守所非法关押。后由别人代写一份保证、单位出面交一万元押金,关押22天放出。保证金一年后才给退回。2000年12月初,单位根据上级决定给我开除党籍降一级工资的处分。派出所也时有打电话骚扰或监视居住。2000年6月20日被看守所的管教勒索150元。2000年7月5日被公安处政保科勒索一万元押金,一年后退回。2000年7月11日被看守所的管教勒索新皮鞋一双,皮腰带一个。

左万容,女,40岁,家住大庆让区乘风8—13—2—102。2000年10月4日到北京上访,途中经山海关被乘警查身份证时截住,被带到山海关站前派出所,提审后被带到山海关刑警大队,关了四天四夜,不给饭吃,不给水喝,还要看押费500元。后被当地派出所接回后非法关押15天。2000年12月3日到天安门证实大法,被天安门警察带到天安门站前派出所,后又把我送到门头沟看守所。后被大庆驻京办事处接到太阳岛宾馆,被山松勒索2000元罚款、300元看押费、335元工作经费。被当地派出所接回后非法关押半个月后又转到萨区拘留所非法关押33天,于2001年1月8日送哈尔滨黑龙江省戒毒所劳教一年。到戒毒所体检时因心脏不好而拒收。带回大庆又被派出所送到让区拘留所。因吐血三天后被派出所接回后无条件释放。

袁再韵,女,62岁,家住乙烯兴化村926—1—1—1。99年7月22日派出所的警察到家里收大法书籍,不让炼功学法。逢年过节经常往家里打电话骚扰,影响家庭和睦。99年末,同修带着“法轮大法好”的条幅进京上访,我在条幅上面签了名。派出所的谢庆利让我说出签名的原因,并逼我写保证、按手印。

陈丽华,女,32岁,大庆石化公司化工二厂丁辛醇,家住乙烯兴化村214—3—602。2000年11月底进京上访被非法关押在龙凤拘留所。乙烯公安处刑警队二人提审时,其中一人对我踢打。在龙凤拘留所关押到第十天时被转到大庆市看守所二十多天后于2000年12月底转至萨区看守所,被管教阎俊峰摔伤右臂,手臂不能抬起近一个月才好。2001年2月又被转回大庆市看守所,直到2001年2月13日才释放,先后共关押二个半月。2001年5月29日因在家属区发资料,被乙烯公安处政保科跟踪,被抓后送到大庆市看守所一个月后转至萨区拘留所,关押近一个月。因身体状况不好才被放回家。2000年11月27日家中的电脑被乙烯兴化派出所的邹向前、王长慧拿走。2001年3月被石化公司化工二厂丁辛醇车间及大庆驻京办事处共勒索4300余元。(其中的2100元是进京接人的费用)

唐淑芝,女,58岁,家住乙烯兴化村644—5—5—2。2000年2月末进京上访,还没到天安门广场就被一个便衣抓捕强行押上警车,后被乙烯公安处接回。经提审、抄家并录相在总厂电视台播放。又被强行送到大庆看守所非法关押一个月才放回。2000年11月28日再次进京上访,没到天安门广场被一公安拦住让骂大法,我不骂而被强行押上警车。被乙烯公安处接回后送大庆看守所关押22天后又转到龙凤看守所直到2001年2月13日才放回。2000年3月3日被石化总厂李静斌勒索2000元、被兴化工程处的书记勒索3000元(没给收据)、被乙烯公安处的周寸兴勒索10000元押金。(押金在2001年11月份退回9500元,余下的500元,周寸兴说做他们的费用。)2001年11月份被石化总厂派出所的刘洋、兴化工程处的陈东荣勒索2900多元。

葛卫国,男,34岁,大庆石化总厂机修厂,家住大庆乙烯兴化村304—3—4—3。自大法受到迫害以来,我的身份证被无理扣押,王建还经常往家里打电话进行骚扰。被迫去派出所写保证。单位经常不让休息,别人休息我必须上班。

闫俊莲,女,50岁,石化总厂塑料厂,家住兴化村130—3—402。2000年5月10日在去北京的火车上被乘警强行赶下车,通知当地派出所把我接回。回来后被送到大庆看守所非法关押一个月。在此期间二次被体罚,第一次是戴手铐、脚镣在大厅里走了将近三个小时,然后又蹶着15个小时。第二次又是蹶着一个多小时。2000年6月17日因炼功被化祥派出所关押二天一夜后强行送到大庆看守所,随后又转到萨区看守所关押50天。在此期间罚站、打嘴巴是常有的事。2000年11月29日在路上被警察强扭到警车上在化祥派出所关押24小时,然后被抄家,把大法书全部拿走。2000年12月7日警察又闯入我家,把我骗到派出所审问期间打骂、电手、让蹶着等,非法关押24小时。2000年4月被化祥派出所的徐广宇勒索2000元,2001年11月退回。2001年11月被化祥派出所的孟白石勒索1000元。2000年7月被塑料厂的张本启勒索2000元。

郭宏梅,女,37岁,让胡路车辆段,家住大庆乙烯兴化村。2000年11月份因上访被关押在北京朝阳看守所。在看守所里受到非人的待遇,因没报姓名被关押六天释放。释放回来后,因单位已知我去北京上访,被单位押送到齐齐哈尔铁路分局非法关押半个月。回到单位后,单位的领导又对进行精神上的打压:必须写保证、写揭批材料,组织学习并下岗两个月。没有开一分钱。现在我仍被单位和公安局等监视,不准随时外出,如果有事出门要随时向他们请假,完全没有人身自由。2000年11月被北京朝阳看守所勒索960元。被本单位的段党委勒索2400元(扣发的二个月工资及年终奖金)。

李艳皎,女,28岁,大庆石化总厂计算机开发公司,家住卧里屯大街33号—5—103。99年7月20日上北京上访回来,在家中被抓到乙烯公安处,扣押十几个小时,最后威逼下写了保证,又到家中抄走大法书才放回。2000年3月末的某天,我正在父母家,又被抓到卧里屯派出所,说是怕进京上访,在留置室关押24小时之多,强行威逼拿出一万元保证金才放人。否则要送看守所,并到家里和单位抄走大法书籍。2000年6月18日参加集体炼功,先被抓到怡园派出所,后送到让区分局非法审讯二天,送大庆看守所关押46天,后被非法劳教一年。2001年6月20日才放回。劳教期间单位把我开除厂籍。2000年3月被乙烯公安处政保科的周科长勒索一万元。2000年6月被大庆市看守所的冯管教勒索100元及一双白皮鞋。

关中文,男,35岁,大庆石化总厂公安处经警三大队,家住卧里屯81—1—4—301。99年10月因进京上访被关押在龙凤拘留所半个月。2000年2月再次进京上访被关押在北京东城区看守所34天。2000年3月被关押在大庆龙凤看守所一个月,同时被抄家。99年10月份,经警三大队扣发一个月的工资、1800元进京接人的费用、2000元罚款。单位给开除厂籍留厂察看二年的处分。2000年10月份解除劳动合同。2000年2月份乙烯公安处勒索4000元去北京接人的费用,10000元押金。2001年解除工作后在家,经警三大队去肇东以找人为由,在存折上扣100元的饭费。

张延年,男,37岁,大庆石化总厂公安处经警三大队,家住卧里屯81—3—1—503。2000年2月因进京证大法,被非法关押在大庆龙凤看守所一个月。2000年12月末第二次进京上访在龙凤看守所被非法关押67天,后被送到大庆劳教所非法劳教10个月。2000年2月被经警三大队扣一个月的工资、进京接人的费用1500元、2000元罚款。单位给予开除厂籍留厂察看二年的处分,只发生活费。2000年2月被非法抄家,搜走大法书籍。

徐向东,男,31岁,大庆石化总厂化肥厂,家住大庆卧里屯大街33号81—1—5—403。99年7月20日进京上访回来在家中被抓到乙烯公安处扣押十几个小时。最后被威逼下写保证书,又到家中搜走大法书籍才放回。2000年3月末某天在外边饭店正准备吃饭时,又被抓到卧里屯派出所,在留置室关押24个多小时,强行逼迫交一万元保证金,否则送看守所。并去家里和单位抄书。2000年6月18日参加集体炼功,被抓到卧里屯派出所审讯二天后送龙凤看守所非法关押43天。在此期间大庆公安局又来人抄家,家里交出1000元押金才放回。在关押期间七月份没开一分钱的工资,并在2000年9月份以后被单位给开除厂籍留厂察看一年的处分。接着到乙烯技校,每月只发500元的生活费。工作岗位被调离,2001年11月、12月每月只开180元的工资。

刘艳梅,女,37岁,中国石化公司大庆分公司晴纶厂成品车间。家住130—1—1—1。2000年11月29日进京上访的途中被天津铁路派出所截下,经黑龙江驻津办事处、大庆公安局驻京办事处、石化总厂驻京办事处等,最后由单位接回大庆送到大庆看守所非法关押,后又转到萨区看守所,又转回市看守所共关押七十天才放回。身份证被扣押。2000年11月29日被大庆公安局驻京办事处勒索1500元,无收据。被晴纶厂成品车间的王建华、候旭国勒索696元,被大庆龙凤区治安管理处的庞书亭勒索500元,补买断工龄人一个月的工资被扣发。

刘淑琴,女,44岁,家住大庆乙烯兴化村。2000年11月21日进京上访证实大法,22上午在天安门广场只因不骂大法、不骂师父而被警察所抓,强行带上警车送到前门派出所,关进铁笼子里。最后经大庆驻京办事处接回交大庆乙烯公安处等人带回大庆,送到拘留所非法关押七天(因丈夫找人把我要出)。关押期间每天吃的是盐水汤上面漂着几根萝卜条,喂猪的玉米面蒸的发糕一大半是生的,还有沙子。我的丈夫也受到下岗的威胁,并且扣了他一个月的奖金。当年不许他评选先进个人。2000年11月21日被大庆驻京办事处的左科等人勒索1230元,被大庆龙凤拘留所勒索150元。

李秀香,女,53岁,大庆石化总厂工会退休工人,家住大庆乙烯兴化村712—3—1—3。2000年正月十五我进京上访,还没到天安门就被警察拦住送回当地拘留40天。2000年11月19日第二次进京上访,因没有身份证,在去天安门的路上又被抓进前门派出所,下午分流到平谷县看守所。一天没给饭吃,一直审到半夜。因不说姓名、地址被关到一间废旧的库房里,没有暖气没有厕所,玻璃破碎,四处透风,睡在光板床上。一次因我大声背“大法”被戴上死刑犯的脚镣,双手扣在背后,警察还派六个派人两人一伙轮换着一人架一个胳膊强迫我挽起裤腿、光着脚在看守所的院子里来回跑。脚脖了被卡得血肉模糊,鲜血直流。我绝食抗议他们的残酷迫害,第八天晚上九点用囚车把我送到河北省之河车站。因我脚伤不能走路被当地大法弟子救回家。第十天又无辜在家被抓进宋庄派出所,拳打脚踢折磨了一天一夜,转到通洲看守所。12月24日又转到津南看守所。第五天被骗回大庆看守所非法关押56天,天天威逼写保证,不写就劳教一年。2000年正月十五被大庆石化公安处的周科长勒索500元,被大庆石化工会的董兆林勒索5800元。2000年11月19日至2001年1月被大庆石化工会的丁吉林勒索1759元。

张庆玲,女,28岁,待业,家住大庆乙烯208—5—4—1。99年12月初因在条幅“法轮大法好”上签名并上网,被当地派出所知道,警察三番五次找我谈话,让写保证。第一次配合他们的要求写了。第二次没按他们的要求做,他们就让家人逼迫我,但没达到目的,最后勒索5000元押金才放我。2000年6月18日参加集体炼功,被抓后在当地派出所扣留了一天一夜,第二天送进看守所。在看守所里炼功被管教用电棍打、用手打脸、拉出去罚站不让吃饭等。在此期间不让家人见面,要见得交200元钱。我被非法关押了51天。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