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冬雪腊梅(上)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2年1月6日】雪越下越大,天和地连在一起灰蒙蒙的,分不清哪是哪儿了。大脑空空的,深一脚浅一脚地在没人的崎岖山路上走着,头发湿了,摸一摸上面是一层冰,但我不觉得冷,不知不觉中戴上了“头盔”。

到现在我已经走了10个多小时了,两脚及两胯都很疼痛,两脚分别都起了大水泡,而且水泡越来越大,慢慢地扩大的范围我都能感觉到,每走一步我都觉得钻心的疼痛,但是我走的还是很快。雪一直下着,路上没有行人,只是偶尔过去一辆汽车,路几乎都被雪封住了。

现在想起昨天晚上那一幕我还心有余悸,如果不是亲身经历,我是怎么也不相信这一切会发生在二十一世纪的中国。

一个星期前准备一些简单的衣物用品后,我和丈夫及8岁的女儿一起踏上去北京上访的路,我们认为政府镇压法轮功错了,要去北京为法轮功鸣冤。

火车站控制很严,我们决定走公路,几经周折在第五天到了辽宁的一个小县城,晚上在一小旅馆里炼功被人告密,然后被抓。我和爱人被关在不同的房间里,女儿被带走。警察很凶地审讯我们。审问我的警察满嘴污言秽语。

“是不是来我们这个地方串联的?”
“我们只是路过。”
“有什么活动。”
“没有什么活动,只是路过。”
“修炼法轮功几年了?”
“五年了。”
“政府不准练法轮功,你知道吗?”
“知道。但我觉得政府要是真正了解法轮功就不会禁止人民修炼法轮功,更不会这样抓人了。所以我想用自己修炼的切身体会去向政府说明真相。”

接着他用一些不堪入耳的话开始辱骂,我善意的解释和回答换来的是不住的耳光,最后我把嘴闭住了,任他问什么、说什么我都不再回答。

“为什么不说话了?”
“如果对法轮功不了解,我会一一解答;与此无关的我拒绝回答!”

三个警察开始强行搜身,把我身上的所有的衣袋搜了个干净,钱和随身物品都搜走了,我发现我与功友的联系电话落入到他们的手上,我不顾一切地抢到手里,迅速塞入口中,一个警察恼怒地捏着我的腮,让我吐出来,我一声不吭地、平静地嚼着,任凭他不住的耳光落下来,就是不吐出来。他恼羞成怒揪着我的头发打我的脸。让我跪下,我坚决不从。

他恐吓我说:“你再不说话就把你拉出去活埋。”

这是一个流氓警察,他再次对我大打出手,左右开弓抽我耳光。然后他让我坐在椅子上,他搬来另一把椅子坐在我对面吸烟,流氓习气地向我喷烟,抽剩的烟头往我嘴里塞。我被呛得直咳。

“你说不说。”
我不语。
他说:“好吧,你可别后悔!”

就把我弄到铁笼子前,这是里面关着一个30岁左右的男子。恶警说是今天刚抓来的,因为打架。

接着邪恶地说:“马三家不就把女大法弟子关进男牢房吗!今天就把你交给他,让他收拾你。”

我宁死不肯进去,这个恶警看我不肯进去,好像嗅出了什么,把我带到一间空屋子里,回手把门锁上,灯一关就向我扑上来,猛然我被按倒在地,邪恶的爪子在我前胸狠狠地掐捏。

这时另两名警察在外面猛敲门,让他别乱来,这个无耻之徒才放了我。

我质问他:“你还是人吗!你也有父母兄弟妻子儿女,如果这件事发生在你的亲人身上,你会怎么想?”

这个恶警竟然大言不惭地对我说:“对,我不是人,我是流氓,我穿警服是人,脱了警服就是流氓,你恨我呀!”

接着失去理智的恶警又一次把我打翻在地,揪着我的头发,把我从地上拎起来,用手猛抽我的脸,并且还恶狠狠的说:“我还整不了你了,宁可剥了这身皮,我也整明白你!”

我宁死不屈,他没了办法。我非常难过,无论如何也想象不到“人民警察”竟如此下流。

三个警察轮番地打着,不停地骂着,我望着他们,没有一丝怨恨,心里只有对无知生命的慈悲与怜惜。修炼法轮功五年了,我只有从大法里修炼出来的善心。我一言不发,只感到这些人太可怜。泪水不由自主流了下来。

两个多小时后,也许他们打累了,他们骂着、叫着,只留下一个人看着我,其他人都到别的房间里去了。一会儿留下来的这个警察也边骂边走了。屋里只剩下我一个人,我想这地方我不能呆,我没有犯任何罪,于是心里什么也没想,大大方方地从派出所的正门走了出来。

我不知道路,但心里只想到北京去,我想我就是要饭、就是走也要走到北京去,从我自己的这次经历看,明慧网上的那些对法轮功弟子的迫害案例看来都是真的,如果是这样我更得去北京上访,法轮功太冤了。

我不知道丈夫及女儿怎么样,想着女儿那可爱的笑脸,我的眼泪止不住地流,但是我不能回头,我必须去北京。

我知道北京在西南方向,就朝西南走去。这时警车在街上叫着,跑来跑去的。我躲着他们,从右边的山路上山了。刚到山上,前面是一片大大的坟地,有的坟基还修的很漂亮,我笑了:人啊,就是这么苦!忙忙碌碌地活了一生,到老了,也就是如此!

渐渐地山上的路没有了,我只好走上了盘山的公路。天一直下着雪,天黑黑的,只隐隐的可看到脚下的路,但我一直朝前走着,走到了天亮,走过了晌午,渴了吃一口雪,根本找不到吃的,离开那个小城后走到现在我也没有看到一户人家。

在这样的风雪天地里走着,有时也能看到一点赏心悦目的东西。在那右边的山坡上有时会看到一丛丛枝条灰白、没有一片绿叶的腊梅树,碎金一般黄灿灿的花朵开得正繁。那无数的花朵仿佛一个个灿烂的笑脸,有一次我忍不住走近那串串黄花,我嗅到了一股凛冽的清香,这花在这冰天雪地里竞开的如此娇艳动人,我心中涌上一种莫名的感动。

五年前刚开始修炼时,我是不会想到有一天我自己会有这么大的承受力和吃苦能力的,我自己都对我目前的状态吃惊。但是我知道我的坚强的意志和这种对生命的大慈悲心完全是在大法的修炼中得到的。修炼的味道,真是“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昨日之我和今日之我,几乎经常不同,在飞逝的时光中,无暇去感觉是苦还是乐。常常是《转法轮》里的每一句话,每一个字,都是这样深深地让我落泪叹息。得了大法的生命是一个光明快乐、幸福美好的生命,不再忧虑、不再彷徨,找到了生命的最终的答案,生命有了一种实实在在的安全感。

现在是下午四点多钟了,我终于看到了一户人家,我实在是饿了,怎么办呢?去向人家要饭吗?虽然有思想准备,但还是难以启齿,快四十的人了,从来没有去求过别人,结婚前在家里父母护着,结婚后丈夫宠着……但是现在我别无选择,我终于鼓足勇气走进了院门。女主人脸色冷冷。(待续)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