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龙江省双城市大法弟子被非法关押、毒打、勒索的部分事实(续)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2年1月7日】关秀,女,56岁。2000年5月1日前夕,街道办事处每天打发2个人到家进行人身监护,看炼不炼功,去没去北京。在他们侵犯人权和非法监护下,在她内心发起了去北京上访和证实大法的念头,去火车站买票时被截回。她儿子和街道办事处的主管人员办理此事,据她儿子说要去北京就拿5000元。2001年春节前夕(农历腊月25日晚)6~7点多钟,三个警突然闯进她家,当家人向他们问明情况时,他们没说什么就走了。第二天她到派出所讲清真相时被一警察骗到和平街道办事处,被派出所非法扣押,办事处负责人说去北京的拿2000元,没去北京的拿1000元,否则别想回家。以上完全是事实。

赵志秋,女,54岁。2000年4月她进京上访证实大法,在双城驻京办被“610办公室”王胜利等强行搜走100多元,勒索500元。被工委负责人郭新民勒索900元。2000年12月在双城市看守所护法被恶警毒打,绝食抗议6天。看守所一天2个苞米面窝窝头,一天敲诈8元,实际2元还不值。2001年在万家劳教所因炼功被邪恶管教捆在椅子上一夜,因整天坐小凳,屁股下的肉和皮都离骨,被迫害得全身都是脓包,经常发烧,最后劳教所给她办了保外就医。她在万家绝食抗议多次,有一次近20天。

刘杰,女,34岁。2000年3月她和同修进京上访说句真话“法轮大法好”在中途被截,转至双城驻京办,被灌酒,带上手铐,后被带回双城看守所非法关押半个月,看守所张国富向家属勒索3000元后放回。2000年7月她与功友在市贸易城广场炼功被抓至第二看守所非法关押半个月,看守所张国富向家属勒索100多元后放回。

夏文维,家住双城县公正乡爱乡村。因进京正法被勒索共计1000元左右,被双城拘留所非法关押,勒索饭费125元,被刑事犯搜走110元,被白明久勒索300元,家属探望被敲诈200多元,打车25元,村罚款1000元。进京回村后被非法拘禁两次共计30多天,并被邪恶之徒用强制劳动的方法逼迫放弃对法轮功的信仰。

苏振和,40岁。2000年6月进京和平上访被双城市驻京办夏某、王某勒索100多元,后被送入双城市第二看守所非法关押5天。被勒索“保释金”1000元,其它124元,被双城市粮库主任张荣廷勒索1000元。2001年1月19日书记刘德春带领5、6个人到家将他抓入单位办的“洗脑班”长达2个多月,勒索1000元(欠据),至今不让上班,并被非法停发工资1年半计8000多元。

关淑芳,女,58岁。2000年2月5日进京上访证实大法,被双城市公安局王胜利强行搜走100多元钱。后被非法关押在双城市第二看守所55天。被勒索伙食费400多元,后被非法关押在双城新民街办事处17天。家人送饭时被城镇叶福来、刘玉华勒索900元钱才放回。2001年农历被骗到城镇非法关押70多天。被叶福来、刘玉华勒索1000元才放回。在新春佳节之际有家不能归。

李瑞清,女,56岁。2000年11月6日到北京天安门证实大法,在天安门被抓,抓上车以后被恶警劈头盖脸打了一顿,送到天安门派出所非法拘禁一天,晚上被送到崇文区派出所非法关押24小时,不让上厕所,不给饭吃,后被分到崇文拘留所非法关押16天,期间绝食抗议4天后被灌食(苞米面粥加盐水),很多同修被灌得走路都很困难了,11月20日被放回。

杨沫,女,23岁。2000年11月6日去北京天安门证实大法被抓后遭恶警酷刑拷打,逼着她说出地址,不说就用电棍电,还不说就用手铐子扣到外面大门上,11月寒冷的天气穿单衣被扣几个小时后才放回,又遭毒打,后被送至双城市第二看守所非法拘留16天。回家后腊月末被关到水泉乡敬老院洗脑班,强行洗脑,不写“保证”不放,被非法关押2个多月,越窗逃出魔掌。

王XX,女,30岁。2000年11月8日进京证实法被抓,送回双城第二看守所非法拘留17天后放回。2001年农历正月初三被水泉乡抓去强行送到敬老院洗脑班非法拘留40多天,被勒索1200元,扣押房照两张,至今不还。公社有张“欠据”,如再进京就被勒索罚款5000元钱。主要犯罪恶人:水泉乡第二书记关文良、张波。

李洪琴,女,58岁。2000年2月9日她进京证实大法,在天安门被抓,被驻京办恶警强行搜去30多元。后被送回双城市第二看守所非法拘留45天。水泉乡政府以到北京接人的路费(坐飞机、吃、喝、住、用)为由逼家属交1235元钱,勒索伙食费300多元,向家人勒索5000元保释金才放人。2000年11月6日去北京天安门证实大法,被恶警抓上车后被恶警毒打、谩骂(脏话不堪入耳),送至派出所四、五十人被关在一个大铁笼子里,11月寒冷的天气吹换气扇,不给饭吃,不让上厕所。恶警强迫她们检查身体,不配合就打,她家孩子在驻京办交了600元钱将她放回。

那淑华,女,54岁。2000年6月进京上访证实大法被扣在沈阳,后被送入看守所非法关押15天,被勒索124元。

吕桂珍,女,55岁。2000年4月进京和平上访。在双城驻北京办事处被王胜利勒索73元,索要保释金2000元,饭费300元。被朝阳公社胜兴村村长王国梁勒索2000元,欠据2000元。2001年6月11日因讲清真相时被抓,前后被邪恶之徒勒索800元。

孙广明,男,41岁。2000年6月进京和平上访。在双城驻京办被索要38元,后送入双城市第二看守所被非法关押15天,勒索饭费124元。双城粮库至今不给发工资(一年半折算人民币8000元左右)。学员多次讨要,他们相互推托不予解决。主要犯罪恶人:张荣廷(库主任),刘德春(书记),粮食局肖书记,刘文志(局长)。2001年1月20日刘德春等人再次强行将他抓进洗脑班50多天,后其母病逝才得以脱身。他现在无住所及经济来源。

高国凤,女,45岁。2000年2月5日进京和平上访证实大法,被双城驻京办王胜利没收100多元钱,后被非法关押在双城第二看守所55天,敲诈伙食费400多元,接着被非法关押在新民街办事处17天,被勒索900元才放回。2001年农历腊月廿三城镇要非法抓人但没有任何证据,第二天城镇王江、聂元珍又将6万元房照抢走,恶徒朱青文在春节之际不让她与家人团圆。

王淑芝,女。于1999年去北京上访,被长丰村支部书记刘成江勒索1300元,因家中没钱被抽掉3亩地。2001年12月23日被骗到对面城乡,第二天被送入双城市看守所非法关押75天,被双城市公安局勒索2000元。一次因和其他功友在一起说话,被送入第二看守所非法关押45天,被韩甸镇孙继华勒索500元,看守所勒索300元。

张凤荣,男,45岁。2001年1月10日进京上访证实大法。当天被非法抓捕,后送到双城市公安局被所长毒打之后非法关押在监狱37天。由乡政府接回被非法拘禁30天,期间多次受张金国等邪恶之徒的打骂。

张树森,男,43岁。2000年6月23日进京上访证实大法,被北京分局非法抓捕,被海淀看守所非法关押15天。2001年1月19日被二工业局李庆彬带两名恶警非法抓到经委中专洗脑班一个多月,期间他父亲腿骨摔断无人照看,他要求回家看看遭恶警的无理拒绝。他为抵制洗脑,出走三个多月。他是家中主要劳动力,这期间损失4000多元。

马中丽,女,48岁。2000年12月18日进京正法,被恶警带回双城市第二看守所非法关押15天,敲诈伙食费200元,被村上勒索2000元。因坚持讲真话,在家被骗走非法送进乡政府敬老院关押25天后放回。

刘建威,男,29岁。2000年6月进京上访证实大法,在信访局因和同修说话被恶警毒打,后多名炼功人被送到一个派出所。他因拒绝回答问题被恶警毒打两次,后被口宜武区看守所非法关押10天左右,带回双城后被非法关押半个月;恶警向他家属勒索100多元后将他放回。2000年12月和几名同修再次进京上访,在火车上被截回后非法关押在双城市看守所10天左右。后恶警将15名炼功人非法关押在平房看守所25天。期间犯人对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经常打骂、迫害,后他们被送到万家劳教所。刘建威被非法判一年劳教,后又转到长林子劳教所四大队,被邪恶管教逼迫放弃修炼。例如背不下来所里的守则和规范的一些东西就被邪恶管教罚站到11点多钟,没等吃完饭就得走,没方便完就得走,四个多月时身心备受折磨。邪恶队长还将他们身体不方便的往上铺安排进行迫害,逼迫放弃修炼;邪恶管教还不让大法弟子和家人见面。大法弟子们绝食抗议,不配合邪恶。大法弟子刘建威绝食抗议12天后被释放。

李树涛,男,31岁。1999年7月22日到省政府和平请愿,下午2:30被强行带到省公安处遭受3个多小时的非人折磨。恶警们使用橡胶棒猛烈的打其背部、肩部、用“拐子”踢后腰,抓住头发猛打耳光,将他打昏并罚跪逼供。2000年春进京上访被非法抓捕,被双城市原万龙乡政府勒索5000元,被双市公安局615驻京办勒索1000元。在拘留所里受到非人折磨,警察指使犯人对大法弟子进行肉体摧残,刚进去他就受到犯人的“开飞机”酷刑。犯人还用脚后跟刨人,猛踢背部,然后用拳头打两腮,名叫“腮泡”,大法弟子被打昏在地。后又有犯人弹眼珠,被弹的大法弟子直冒金星,不停的淌眼泪。一犯人把他眼皮咬破,晚上睡觉用针刺脚趾头,这些非人的折磨每天都在进行着。被双城市615办公室勒索1000元,敲诈饭费130元。2000年秋警察强行将他带走,他至死不从,硬将他拖到警车上,他再次被非法关押,期间遭受非人虐待,被双城市615办公室勒索1000元,敲诈饭费大约160元。

赵凤霞,女,48岁。2000年2月9日进京证实大法。被恶警抓住押回双城市第二看守所被非法拘留45天,勒索伙食费480多元,又被水泉乡敬老院非法拘留三个月,敲诈400多元伙食费。2000年11月6日在北京天安门打开横幅被抓,被派出所张连玉、王伟东送到双城610办公室判处15天拘留,结果被非法拘禁45天,后被送到万家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每天被逼迫坐板凳,和犯人一样除草干活。大法弟子配合邪恶的迫害,邪恶的管教就开始迫害大法弟子,超期关押不放。为这件事大法弟子开始正法,很多人开始绝食抗议。一同修要被管教提出去毒打,她上去往回拖,结果被管教毒打得不省人事,小便失禁。回来后她不配合邪恶的“法规队纪”,恶警张波、杨艳把她狠狠的打了一顿,将她绑在床腿上,站不起来、蹲不下的姿势共绑了五天五夜。一天天气闷热,忽打响雷,她觉得大法弟子又要遭难了,结果恶警王敏把40多名大法弟子“飞机”式的绑起来,吊的很高脚不沾地。在万家全身都长满了疮疥(干疥、脓疥),生活不能自理,非常痛苦的四个多月,11月13日被无条件释放。

张晶艳,女,38岁。99年7月25日进京上访证实大法、说句真话,被北京警察非法抓捕,后被双城市第二看守所非法关押20多天,被勒索130多元才放人。2000年1月再次进京证实大法被北京警察抓捕,在驻京办时被一不法官员搜走200元,被双城市第二看守所非法关押45天,哈尔滨第二看守所非法关押45天,双城看守所又押5天,敲诈伙食费650元。被双城镇非法关押在新民街道办事处20多天,被刘玉华勒索1000元,被永治村朱万福强行扣4564元才放回。2000年7月1日进京证实大法,在牡丹江至北京的火车上,乘警强迫每一位乘客骂大法、骂师父,不骂就被强行关押山海关的二刑警队。在那她被三恶警毒打,身上的钱被强行搜走,被双城市站前派出所勒索500元。被第二看守所非法关押了75天,被张国富勒索800元,看守所敲诈800多元,永治村强行扣1200元才放回。在镇乡政府及派出所的逼迫下她被迫离家出走,家中仅剩60多岁婆母和一十几岁的孩子。就这样邪恶之徒还到处抓人,扬言:活要见人,死要见尸,让你家过不好日子。家中老少各个心酸,给家人造成巨大的伤害。

(英文版: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2/1/18/17892.html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