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西山坪劳教农场恶警把大法弟子打伤打残

关注度:
【明慧网2002年10月10日】西山坪劳教农场位于北碚缙云山之西。自从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后,很多大法弟子被非法关押于此。笔者亲历其中很久很多,现将自己所见所闻披露一二,揭露邪恶的迫害

2000年一月,在整训队11中队,法轮功弟子只因早上起来炼功,被恶警们用手铐铐在铁窗上三天三夜。被铐的大法弟子有谢锦、易春华、张志虎、雷绍全、莆元胜等,他们的脚都因为长时间站着肿得很大。

2000年8月,在严管队,恶警们无端体罚我们。罚站,从早上6点30起床站到晚上10点。他们用吸毒犯轮流监督我们。

2000年8月的一天下午,法轮功弟子借着集合的机会集体炼功。气急败坏的恶警拿起警棍向大家劈头盖脸的打来,疯狂地大打出手,专打头部,脸部。周建脸被打掉很大一块肉皮,顿时血流满面;孟雪涛脚被打残,伤势较重;亢宏、李向东、李春元等法轮功弟子都被打伤。打过后,恶警又用警绳等酷刑迫害法轮功弟子。被警绳扎伤的法轮功弟子有李向东(被警绳扎过两次)、陈建华、李春元、孟雪涛(手被警绳扎残)等。

2000年12月,在教育大队,法轮功弟子抵制邪恶的迫害,吃饭前拒绝唱歌(劳教所规定唱的歌),恶警们就将他们罚站,一直站到深夜,又冷又饿。特别是法轮功弟子张齐勇、林得才,他俩被罚站了一整夜。第二天早上,实在太累了,他俩就上床休息一下。刚上床就被恶警李忠全发现,他俩又被拉出来罚站。

2001年5月,法轮功弟子抵制邪恶,拒绝唱歌,恶警将教育大队劫持的全体法轮功弟子拉出来迫害。在太阳坝罚站,酷热难忍。由于时间太长,天太热,肖泽巨、能慧晕倒了。

2001年4月30日,教育大队开“奖惩”大会。会上恶警们诬蔑、诽谤大法,这时法轮功弟子前仆后继地抵制邪恶对大法的诽谤,恶警们拿着电棍、警棍乱打乱电,被打伤的有张勇军、陈建华、谭洪义、康易等。

2001年5月初的一天早上,集合时法轮功弟子集体炼功,恶警以田晓海为首,还有李勇,高忠,李春伦,李忠全,李其玉,王静,王玲等十几名恶警手拿警棍,电棍等,向法轮功弟子大打出手,其状之惨不忍目睹。被打伤的法轮功弟子有廖联海、曹贤露、王泽新、陈昌均、张齐勇、蒋安明、林得才、刘茂、康易、陈建华、易春华、张志虎、袁志强、雪涛等十几人。

从2001年9月18日起,法轮功弟子全体以不穿囚服,不报数,不蹲下,不答到等方式抵制邪恶,一直持续到12月19日。

2001年12月,西山坪各大队所有的恶警都集中在教育大队,所长龙xx和田鑫一手策划了对法轮功弟子新一轮全面迫害。从12月19日开始,每个舍房由13个吸毒劳教人员来监督4名功友。每次开饭集合都由两个吸毒劳教挟持1个功友,强迫蹲下,如不蹲下,就被拳打脚踢,一直打得功友站不起来,然后由两个劳教人员将功友拖回舍房。就是60岁的老人,如李根良、吴宗英、江里龙、颜新培、肖泽巨等都同样被如此迫害。

在舍房里,吸毒人员在恶警的指示下逼迫功友写“三书”,不写的功友就被罚站、正坐、叩起等。叩起就是身子弯腰成九十度成直角,头上被放一杯水,如果水倒出来了,就是一顿拳打脚踢,在那里随时都能听见舍房内劳教暴打功友的声音。建军因为叩不起了,就被一劳教用鞋子把脸都打烂了。这样被打伤的有李洪福、王正荣、费明彥、林得才、贾贤露、谭洪义、唐进明、张胜全、张全良、刘吉兵、甘树林等。

另外,恶警不准大法弟子睡觉,由劳教人员轮流跟功友进行所谓的“谈心”,实际是逼写“三书”。如,邓嘉陵被劳教人员逼得晚上不准睡觉,被逼“谈心” 、 写“三书”,白天又要走操,晚上不准睡觉,几天下来邓嘉陵瘦得皮包骨。

2002年1月18日下午1点多钟,刘吉兵被吸毒劳教人员打得实在是受不了时,向管教人员报告,这时中队长刘华、恶警李忠全说什么你是不是在说梦话,是不是觉睡多了。吸毒劳教人员说,我们打你们法轮功人员不会被惩罚。他们还说,如果是象打法轮功人员那样去打一个吸毒人员的话,起码要被判刑。

以上事实仅为笔者一人所见所闻,写出来的也只是一点点而已。恶人想尽一切办法想来摧残我们法轮功弟子的意志,妄想改变我们的信仰。但是,坚如磐石的法轮功弟子一次又一次的擦干血迹,顽强地抵制邪恶。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