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潍坊市坊子区凶犯王全峰毒打杀害大法弟子的事实


【明慧网2002年10月11日】王全峰,男,38岁左右,原籍坊子区穆村镇泊庄人,是坊子区公安局国安大队迫害法轮功的首犯。该犯在坊子区公安刑警大队任职时就因打人凶残而臭名昭著。因其身材矮小,自己练就用鞭子抽打人的“本领”。也因其本性凶残、贪婪,才被江氏独裁政权看好,升至国安大队任队长后更是变本加厉。三年来,他疯狂迫害大法弟子,犯下重罪。

1999年“7·20”期间,恶警王全峰曾到各乡镇督办、胁迫各镇公安派出所加大对大法弟子的迫害,将各乡镇辅导站负责人非法关押坊子区长城宾馆,强制大法弟子看诽谤大法的媒体宣传,进行精神洗脑,同时对大法弟子进行财产掠夺。

2000年3月“两会期间”,王全峰又借机为自己捞取政治资本,胁迫各乡镇毒打各镇大法弟子;非法拘留、劳教大法弟子13余人。与其一丘之貉的坊子区委书记黄潍连诱导他:“王全峰,你想往上爬就得狠打法轮功。”该犯听后就更加嚣张,以至于2000年国庆期间再次大面积迫害大法弟子,仅车留镇一镇就非法抓捕17名大法弟子,关押在镇公路站进行非人折磨;穆村大法弟子孟庆锡被迫害致死;沟西镇大法弟子王益新被迫害致死;潍坊棉纺厂大法弟子王爱娟在坊子看守所被迫害致死;凤凰街办葛家村29岁的年轻母亲、大法弟子吴敬霞被迫害致死,死相惨不忍睹,她的仅15个月大的孩子永远失去了母爱。眉村镇的赵文明被用刀、螺丝刀捅伤肩部后被非法劳教,此镇的另两名大法弟子也被非法劳教。穆村镇大法弟子袁坤夫妇因坚修大法进京上访,王全峰将他俩视为眼中钉,用各种手段迫害他们全家,一年前袁坤夫妇俩被迫流离失所。恶警王全峰至今还不放过他们,四处搜捕他俩。

2000年5月,潍坊发电厂的大法弟子李益堂因进京为法轮功说句公道话,遭到王全峰的残酷殴打,致使其长期无法蹲坐,并被王全峰非法高额罚款。

2000年10月,凶残的王全峰将坚修大法的丁利多次打昏过去。丁利被非法劳教三年,至今还关押在昌乐劳教所遭受迫害。

2001年底,坊子区原法轮功辅导站站长杜济群被绑架到潍坊洗脑班,王全峰与另一恶警赵成林从杜的家人手中一次就勒索现金一万元,二犯私吞。

沟西镇大法弟子王益新被迫害致死后,王全峰又疯狂地抓捕王益新的儿子儿媳(大法弟子),他们夫妻俩被逼的流离失所,家中仅剩年迈的老母和未成年的孩子相依为命。

2002年正月,该犯非法闯入车留镇大法弟子朱天富、张希美家,将朱天富强行抓走,其妻张希美被迫流离失所。朱天富在看守所受尽非人折磨,在没经过任何法律手续,也没通知家人的情况下,朱天富被非法判刑五年。朱天富的一家也被迫害的妻离子散。

2002年春,王全峰及其走卒又一轮疯狂迫害车留镇大法弟子,多人被无辜抄家抓捕,许多大法弟子被迫流离失所。王犯得知眉村一大法弟子家中有真相光盘,就领人扑去非法抄家,结果什么也没找到,就对该大法弟子高额讹诈现款私吞。

王犯,这只披着人皮的豺狼,对其高中的同学也不放过,2002年3月曾与其同学的中学教师赵雪梅,因坚修大法被绑架到洗脑班迫害,王全峰与赵成林二恶人借机向她的家人勒索钱财,因敲诈未成欲对她进行再一轮迫害,赵雪梅被逼流离失所。

2002年6月,王率众歹徒,深夜闯入一大法弟子家中,竟下流无耻地将女大法弟子的内裤扯断,并抄走现金。这种强盗加流氓的行为充份体现了其邪恶的本性。

2002年6月,王犯在无任何证据的情况下,非法将大法弟子张传正抓走,并押送到昌乐劳教所洗脑班进行迫害,其妻被迫流离在外。

凶犯王全峰对坊子区大法弟子的迫害,罄竹难书。区区弹丸之地,仅有8个乡镇的坊子区就迫害致死四名大法弟子,10多名大法弟子被判刑、劳教,近20名大法弟子被迫流离失所。王全峰的双手沾满了大法弟子的鲜血。此凶犯是继坊子区公安局副局长──迫害大法弟子的凶手董建华(已遭恶报)之后,迫害大法弟子的另一主犯。天理昭昭,善恶必报,王全峰犯下的罪行必将受到法律的制裁和天理的严惩。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2/10/11/3788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