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旅顺一部队精神病院遭受的摧残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2年10月22日】自99年7.20以后,我和众多法轮功学员一样,坚修法轮大法,按真、善、忍做好人,坚持维护真理,讲清真相,向政府部门反映自己受益于大法的真实情况。然而我却遭到残酷的迫害,恶人采取各种手段折磨我,不让讲真话,妄图强行改变人心。他们达不到目的,就把我送往精神病院迫害。

我是95年7月末修炼法轮大法的,99年10月下旬进京上访,被拘留25天。绝食3天后,被居住区派出所带回。回家后我又被单位看管起来,他们逼我写保证不进京上访,不公开炼功。整整一个月,他们没达到目的,又把我骗到旅顺一部队精神病院,然后他们就全都溜走了。

第二天就有人叫我吃药。我说,我没有病,找你们领导来。她们找来5-6个人把我按在床上,用钢板撬我的嘴、掐我的鼻子,使我喘不上气来。由于当时我对大法的法理也没有更深的理解,一气之下,心想吃药也没什么可怕的。把药吃了,事后发现两颗牙已有一颗松动。牙裂缝,口腔吐出许多血块。

之后,每天有人看着我吃药,每次由2片增加到12片,每天打一针。住在重病房,每天24小时有人看着,不准出屋,不准炼功,不准看书。连朋友给我的一本书也被她们翻去了。午饭后就得上床睡觉,连坐着都不行。就连精神病人搞娱乐活动也不让我参加(据说出院结账还交了活动费)。

在精神病院十几天期间,所谓的医生叫我做过各种身体检验。我的身体逐渐肿胀,反应迟钝,睡觉时浑身难受。醒来时抽搐,有电解感,很难说清楚的一种感觉。我起来炼功后躺下就没事了。鼻孔肿胀,到后来连炼功都透不过来气,只能张着嘴炼。后来,回家一段时间后,发现还有脏物堵塞。

家里人来看我,我把被迫害的情况向他们说了。几天后,正好赶上过年,家人带我回家了。在精神病医院总共被折磨25天。现在回想那段日子还很心酸。一个健康的人如果不修炼,在那里肯定是会被逼疯、被搞残疾的。因为我是炼功人,师父保护了我,我没有倒下。我现在健康地生活,我深深体会到法轮大法的威严,更加坚信法轮大法。

2000年末,恶人又把我送往大连戒毒所。我绝食抗议,8天后,我被带回家。2001年春节过后不久,恶警又到我家问我简历,我无意中发现他是在填写一份精神病调查表。我告诫他,“单位、街道搞过几次了,我们打过交道,你明知道我没病硬这样搞,不是知法犯法吗?”他说,“犯法你可以上诉。公检法是一家,上诉也没用。”然后又问我母亲。我说找我的事不必找我妈。

后来他们找到我哥哥,单位里的恶头目决定再次送我去医院搞什么鉴定。我知道后走脱。他们找我哥哥逼他交了800元钱的“检查费”。至今恶警还常上我家来骚扰没完。连亲属都不得安宁。

我把这段经历写出来让人民从大陆喉舌媒体的谎言的欺骗中看清真相,也供国际社会有关人士调查了解。希望善良的人们和社会团体能帮助制止江氏独裁政权这种无法无天的行径。

2002年9月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