盘锦教养院歹徒羿秀艳等野蛮施暴 大法弟子苏莹受尽摧残坚强不屈

【明慧网2002年10月25日】苏莹学法炼功前患"萎缩性胃炎",已接近胃癌,常恶心吐,不能好好吃饭,消化不良,人消瘦,炼功后病很快就好了,人也胖了。江氏陷害法轮功后,她想向国家反映一下真实情况,2001年1月去北京上访,被绑架后被转了四个地方受尽迫害。其中有一个地方叫女犯人扒掉她的衣服,只剩乳罩裤衩,让她站外边冻,并给她泼上水,并轮流打她的嘴巴。三月份苏莹被转到盘锦市看守所拘留,4月份被判劳教三年送至盘锦教养院,2002年3月18日被转到辽宁省马三家教养院。

在盘锦教养院期间,2001年5月25日以后的暴力洗脑中,苏莹被强行拉到院招待所二楼,每天罚站"马步桩",双手抱头,大弯腰,大低头,罚站"金鸡独立"(一个脚立地上,一只脚悬空,两手学鸟飞),整天整夜不让睡觉或只让睡两个小时,规定24小时只准上三次厕所,罚蹲,蹲着在地上走。5月29日晚上苏被拉到一楼饭厅毒打,门窗用报纸糊着。羿秀艳策划指挥,刘静带王岩、蔡莉、晏丽娜4名恶警对苏先拳打脚踢,猛砸头、脸、耳朵周围、颈椎、前胸后背、腰腿等要害部位。打完后用电棍电全身,又用警棍打了三十多棍,打得浑身青紫,特别是腰及臀部紫伤连片,肿起来,色如紫色的茄子,没一块好地方。打完后把笔塞到她手中,两人强行按住,叫她在骂师父及大法的纸上签字,她不签。恶警又群起而攻之,扒掉她的裤子,只剩个裤衩,对她的脖子、腋下、小肚子、两大腿内侧乱掐乱拧,全部被掐破流血,然后又打她,当时她感到舌头嘴巴麻木,还在继续打她,以后就什么也不知道了,被打昏过去。

据恶警讲,晚9点把苏莹送到盘锦市第一人民医院急诊室抢救,一直抢救到第二天早上4点多才醒过来(七个多小时)。醒过来后又拉回教养院卫生所打了三天吊针,因伤口感染发高烧39度多不退,又把她送到市第一人民医院,住普外科治疗,据普外主任讲,因全身伤势太重,瘀血太多,影响血液循环,大脑与心脏供血不足,必须在两屁股蛋上切口放瘀血,否则后果严重。最后在她两臀部中间切开两个十字口,放出紫黑色带烂肉的瘀血500多cc,住院25天,花医药费一万多元。6月份出院后又在教养院卫生所挂了七天吊针,恶警才把苏莹偷偷拉回招待所二楼。从七月份开始,羿秀艳又开始强制她妥协,每天罚站(因为她身体没有完全恢复),从凌晨4点起床开始到半夜两点睡觉,之后也开始罚她站马步桩,一直迫害到9月下旬才让她回原队,但严格限制自由,不准讲话。从此以后她不能看书,一看书头就疼、恶心。

从2001年11月初开始,羿秀艳又把苏莹关小号定位管理。从11月17日开始羿又把她和3名同修关在一间小号,大小便解在室内,饭由别人送,门窗用报纸糊住,限制一切自由。11月20日又把苏莹强行拉到戒毒所二楼进行第3次暴力洗脑。把她与另外3名同修关在一间小黑屋里,门窗用报纸糊住,24小时用电灯烤着。4个人睡两张床,小便在室内,凌晨4点30分起床,半夜12点睡觉,共关了48天。之后她母亲和其姐姐接见时(强制洗脑期间不让与家属接见)听说她被打昏住院了(教养院一直严密封锁消息,家属一直不知道),问她有没有这回事?恶警不让说,她不配合,讲了实际情况,并让家人看了臀部上的刀口。在旁边监视的恶警刘静竟然当着她妈及姐姐的面咬牙切齿地说:打死你都不解恨,我恨不得当时把你打死就好了……

2002年1月8日上午,羿秀艳、蔡丽强迫苏莹念攻击大法的书,她不念,被羿关禁闭7天,并把她双手铐在暖气管子上,使苏背着手弯着腰蹲在地上。第4天下午苏恶心,呕吐,才被去掉手铐。

2002年3月18日苏莹被送到马三家教养院,虽然邪恶用了种种卑鄙手段都无法动摇她坚修大法的心,现在她被关押在女二所二大队。

迫害苏莹的恶警是:
张守江、羿秀艳、刘静、王岩、蔡丽、齐霞、黄亮、柳敏、晏丽娜、桐丹、罗亚兰、赵红艳、王晓梅、李洁(不打人)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2/10/25/3865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