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拿大居民自述在北京被13次非法关押的遭遇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2年10月3日】我叫郭玉淑,今年59岁。来到加拿大半年多了,之前一直在北京居住。我是北京电子管厂207检验科的一名女退休工人,从前曾是远近闻名的药罐子,患有心脏病、气管炎、子宫肌瘤等多种疾病,经常浑身浮肿。每季度都要花药费1500-1600元。自从93年9月开始修炼法轮功之后,上述病症都很快痊愈,身体健康,9年没吃过一片药。为单位节省了大量医药费,退休办领导们都很高兴。看到我炼功前后的巨大变化,我父亲、亲家母、妹妹、大女儿及外孙女都纷纷开始修炼法轮功。由于大家都按照法轮功倡导的真善忍行事,大家庭也变得和睦。

我由于自己及家人都从法轮功中受益,当法轮功被无理镇压之后,为了向政府说句公道话、表达自己的心声而被非法抓捕、关押达13次之多。具体经历如下:

99年11月15日,我来到天安门广场,询问警车里的公安信访办在哪儿。公安问我是不是炼法轮功的,回答:“是”。公安让我回家去,我说不回去,只是想去说句心里话。公安便将我拉上警车,带到天安门派出所。后由户口所在地的九仙桥派出所领走。之后被5个警察绑架到朝阳区看守所,关押了28天。在看守所里,我被强制干脏活、累活、冲墙头朝下站立等。

99年大年三十晚上,我和女儿、外孙女一家三口同去天安门广场打法轮图形横幅、炼功,被抓到天安门派出所,在里面挨打,关了2天2夜后,送到朝阳区看守所。女儿被判了一年劳教,外孙女被强行让家属送回福建老家。我在里面绝食4天4夜抗议非法关押,被一直戴背铐。共关了18天。

被放回家之后,我因早上在户外炼功,第二天又与另外四人一同被抓进朝阳看守所,关押数日。

因为坚持炼法轮功,我先后分别被朝阳看守所关押7次、九仙桥派出所关押4次,天安门派出所关押2次。

其中,有一次被以谈话为由骗到九仙桥派出所,与刑事犯一同在铁笼子里关了3天3夜。

有一次因去天安门金水桥炼功被抓上警车扇耳光、踹心窝,送到朝阳区看守所后,因绝食抗议而遭躺死人床、灌食等折磨。

2001年过完年之后,我为避免再次遭到非法关押等迫害,而被迫只身离家出走,之后流离失所达半年之久。

2001年9月6日,得知小女儿从国外回国,我想该回家看看女儿。不料家中电话早被监听,我进了家门后发现家已被包围,后我被抓到了洗脑班。在里面我仅因和人聊了法轮功的真相而被610的两个恶警连续毒打及踹了一个晚上。于关押的第11天被放。

我的大女儿也因炼法轮功而两次被非法判劳教,第一次是与我及小外孙女去天安门广场打横幅而被判劳教一年。第二次是因贴法轮功真相标语被判劳教一年,在劳教所曾受酷刑,且被强制超量劳动。现在大女儿解教后行踪仍被监视,我给女儿寄的信件均被扣留。

不少人知道我的经历后都问我为何这样做,为何一次次地走向天安门而不害怕,心里是怎么想的?其实我没想太多,也不害怕。我就是想去说个公道话。我全家都从修炼法轮功中受益,大法和师父这样被人冤枉,我自己怎能袖手旁观呢?

来到加拿大之后,我才算彻底结束了漫长的被监禁的生活,过上了一个退休老人本应该过的日子:平时在家帮小女儿看外孙,帮女儿操持家务,周末出去和炼法轮功的朋友一起炼功、交流。虽然我自己脱离了痛苦的迫害,但心里还老想着那些在中国的和我一起炼功的朋友们,惦记着她们(他们)的安全,现在我最大的愿望就是这场迫害早点结束,我也好回国去看那些许许多多的朋友们。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