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小弟子:即使被迫失学也不写假保证


【明慧网2002年10月7日】我是一名大法小弟子,今年15岁,家中有爸爸、妈妈还有一个21岁的姐姐,他们也都是大法弟子。现在的家已被江独裁迫害得四分五裂:爸爸被判刑4年,现被非法关押在莱西看守所,姐姐现被押在青岛大山看守所,我也在2001年的年底被学校开除在家,家中的妈妈一个人看管着1.5亩地的果园还有八、九亩地农田。

从99年7.20江独裁迫害法轮功后,看到学校中的老师、同学受蒙骗而侮辱大法师父、诽谤大法,我心中很难过,我就趁休息时间给同学讲真相,拿真相资料给他们看,使好多同学消除了误解。在2001年12月23日学校以我散发大法真相资料为由开除了我的学籍,在这之前八、九天的时间,妈妈也因到外地发法轮功真相资料而被关押。由于学法不深,我没有认识到这是邪恶对我的迫害,也就很平静地接受了这一事实。事后与其他同修切磋,认识到应该给学校领导讲真相,便到学校找老师给他们讲真相,由于心态不纯,没有收到好的效果。以后的几次讲真相也不理想,所以学校给了一个不置可否的答复:只要写个“保证”不炼法轮功,哪怕是假的也行,就可以重返学校读书。

也就在我被学校开除的前一天,恶警强行抄家,抓走了我的爸爸和姐姐,并收走了家中所有与大法有关的东西,这些强盗还抢走了我家中最值钱的电视机和录音机。寒冷的深夜,面对冷冷清清的四间房,孤零零的我真有些不知所措。此时我真有师父在《洪吟》中所说的“百苦一齐降”的感觉。这时亲戚、朋友、同学都来劝我写“保证”回校读书,虽然我学法不深,但我明白,我的选择没有错,我坚持的是真理,我原本温馨的家被邪恶迫害得如此凄惨,我怎么能配合邪恶迫害大法对不起师父呢?所以无论别人怎么劝说,都没有动了我的心,即使不让我回校念书,我也绝不会给邪恶任何“保证”。就这样我便被逼呆在家中。

面对着学校的开除,家中所有亲人的被抓,亲戚朋友的不理解,我时刻默念着师父的“难忍能忍,难行能行。”以平静的心态走过了那段孤寂的时光。从中我也真正体悟到师父时刻在我们大法弟子身边保护着我们。精进吧,同修们,“走好自己的路。不管怎么样,最美好的一切在等待着大法弟子”(《在2002年华盛顿DC法会上的讲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