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证佛法的伟大──休斯顿之行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2年11月6日】这次是10月18号去的休斯顿。去休斯顿一路和一位多伦多的同修同行,听她说去冰岛等地的经验,关键时刻的正念是平时学法和炼功的积累,就开始心虚,恨不得立马在机场就开始炼功,因为平时借口忙经常不炼功,偷懒偷得太多了。到了之后头两天,疲劳,有时想睡,仿佛能量接续不上的感觉。

两次难忘的经历

第三天去中领馆发正念。当时天空阴沉,但还没雨。发第二个整点正念的时候,隐隐有轻微的雷声滚动。忽然雨就下来了。平时一贯偷懒,这时因为知道是特殊时期,所以不动,旁边的同修们悉悉索索穿雨衣和收拾东西的声音传来,自己也有点犹疑。也就一两分钟,雨忽然变得小指头大,象冰雹粒一样打下来,马上感到了不正常。既然无后顾之忧了,就一门心思坚持。雷声开始变大,雨象倾盆一样。然后雷开始变得暴烈,由高空滚动变成铿锵的炸裂,闪电一下一下在紧闭的双眼前扯开,雷低低地压在头顶一声一声地炸,仿佛时刻会劈将下来。一直坚持到雷声渐渐平息,不知道多久,也许40-50分钟,也许一个多小时,起来时发现两腿浸在一片自己坐出的水洼中。

事后跟同修交流说,我让我身体内的众生都出来帮助正法,当时只感到全身毛孔一张,能量蜂拥而出。她说,我没有,我是请师父加持,请众神帮忙。确实当时承受很大,腿极疼,全身湿冷,到最后哆嗦不停,自己也知道,哪有佛道神除魔自己哆嗦的,但当时无法控制了,浑身不停地发抖。最考验人的是不知道自己坐在那到底起作用没有,那样狼狈的状态,不知道正念到底出没出来。但当时一念使我始终没动,“我什么也不知道,就凭一个“信”字,哪个层次的生命也别想动我,就凭一个“信”,我一定灭尽邪魔”。到最后状态变得无比坚定。

接着我们两人湿乎乎地又和三个美国学员一起去邪恶之首所在的旅馆清场。旅馆在一栋极高的楼旁边。当时飘着小雨,天空是一望无际的雨云,高楼的上三分之一全隐在黑灰的流动的云气里。大家在车里发正念,我因为反正全身湿透,就满不在乎地到楼后飘雨的湿地上盘腿立掌。也许有半个小时,忽然阳光洒下来了,雨还在下着。抬头一看,以头顶上方为中心,开出一个巨大的蓝色天窗。天窗周围是阴沉沉一望无际的雨云,天窗中白云在飘动,蓝盈盈的天幕中间一个圆澄澄的太阳,温柔得可以用眼睛直视,光象金水一样洒下来。因为我正在天窗的下方,所以观察得特别清楚,震撼也非常的大。当时我全身能量无穷无尽,那种佛法体现出来的伟大和震撼,涌动得厉害,师父讲的法每一个字都变成了真实可触摸的,而那一面好像瞬间冲到了一个全新的境界。

但接着雨云又开始向中间逼拢过来,最后重新合缝,又成了阴沉一片。由此对邪恶的疯狂也有了深刻的认识,感到每一刻失去都是时机,每一刻都要抓紧,发多少正念也不够呀。

一个全新的境界

从那以后,进入一种没有疲劳,没有睡意,没有杂念的状态,除了完成我的使命,我什么也不记挂,只想这么不停歇地发下去。物质身体经过一天的劳顿会有轻微的疲劳,因为仍受三界内的制约。但这种疲劳不入心,短暂的休息就会马上恢复。

通过这两个难忘的经历和自身所表现出来的状态,我悟到一个新的法理,当然“新”只是对我自己来说:

来之前潜意识里和一些同修一样有一个概念:就是这次会非常的严峻,会有承受等等。身旁的美国学员说,师父承受那么大,我们是不是也通过这种方式(指暴雨,身体的承受等)在承受?开始我也有一点迷惑,头两天的状态也确实显得磨难大。这时修过了回头看看,我想起了师父讲过的一句话:你们永远也不要把你们和我相提并论,因为你们都是修炼的人,而我不是(不是原话)。在我自己的层次上,我悟到:师父为什么会承受?师父完全可以瞬间销毁一切邪魔,所以承受,是为众生和我们在承受。师父给我们的环境已经完全开创出来了,现在我们为救度众生而战,在这种情况下,我们任何额外的承受都是干扰,而这种干扰,是以众生的生命为代价的。这是不允许的。腿疼、疲劳、暴雨,按旧宇宙的理,这些干扰会体现出我们的伟大。而破除这理,这干扰与承受不仅不能体现我们的伟大,而且是我们的羞愧。是因为我的正信与正念不足,才令这些干扰上身,而这干扰直接影响正念的发挥,影响了大量的众生无法被救度。从这一点来说,我们的承受,实际是对师父为我们所作承受的辜负。交流时同修说,如果当时雨下来的时候,我们所有的学员都能不动,也许这雨就下不来。我想,也许真的是这样。法中的生命是不灭的,只要正念达到,以不灭灭邪,结果当然是能量无穷无尽,所向披靡,什么腿疼疲劳承受自然也就没有了。

来之前也看过小弟子讲述的文章说,这次宇宙中的神都不允许帮忙,要大法弟子独立作战。而我个人理解这是不能承认的。因为我在发正念中隐隐感到了自己的伟大。多长的世纪啊,我真的为众生舍尽了一切,我承受一切都是为的他们。而这一段时间我闭目就感到周身能量涌动,“威德”的“威”字,今天才体会到这个字的殊胜,众生对王的敬仰是无可比拟的。现在这无边威德在大法中修出,能参与正法,这是任何生命的荣幸,是开创生命不灭的永远的基础。宇宙中的生命都应该为这些王与主在法中修出的威德而震动,不管旧势力如何安排的,任何能看到的生命,都应该被触动,都应该想一想,什么样伟大的法才能造就这样伟大的觉者。至少对我自己境界以下的众生,都应该出来帮助正法。当然我什么也看不到,只是自己的理解。

另外一点我发现:疲劳实际是和没去掉的执著直接联系的。在这种严峻的时刻,这一点体现得特别明显。一旦人心起了波动,马上疲劳、腿疼就开始上身,而且这种疲劳很难恢复,会拖垮人的意志,除非马上有意识地消除人心,那么就会好。而物质身体的疲劳反而是最微不足道的,一天下来,手脚微微感到发麻,但一点不影响什么,正念强大,清醒。

一个最大的教训

另外这次因为自己的执著心栽个大跟头,挺不好意思的,无奈说出来对大家可能有借鉴。

因为人心有点无法承受佛法在自身体现出来的伟大,即使什么也看不到,都开始不争气地飘飘然。马上狠狠栽了个大跟头。那就好像上一刻还是天上的神,下一刻扑通掉下来摔个嘴啃泥,一看原来还是个人哪。

因为一件小事居然跟一位从没闹过意见的同修呕起气来了。如果在平时这根本不是关,瞬间就放过去了。可是在那种严峻的时刻,烂鬼的车队就随时可能出现在街上,大家都在紧张地投入战斗,而自己这边不仅耽误了战机,还动了人心,正念无法被控制地减弱。而刚才那种“伟大”的感觉更无限加大了这种反差,无限地痛恨自己不争气,居然在这么关键的时刻动愚蠢的人心,更感到自己“不可救药”。那个难开始无限的加大,弄得肚子越气越鼓,恨不得马上找个地方发泄出去,好静下心来重新发正念,最好的发泄对象当然就是那位跟我怄气的同修。当时就想,管他谁错,修理他一顿再说。但理智还约束着,知道这脾气要发出来,这一掉就到底了。所以只好气鼓鼓地憋着发正念。怒气越大,发出去的“炮弹”越小。最后开始念一句话:“一个伟大的修炼者就是能在重大考验中,放下自我,以至一切常人的思想。”(《位置》)

不停地念,不停地鞭策着自己。脑子开始发空,不去想生气的事,正念开始起作用,能量直往上冲,冲到后来重新焕发出所有的威力,刚才的人心一下就没有了。

通过这一关我又重新开始体会师父说过的一句话:“你可能因为自己对大法不能够坚定而没有过去;也可能你们对大法坚信从而走过去了,坚定地迈过去了。……其实有些执著心,给人去起来是很简单的。” (《在美国东部法会上讲法》)我因为之前佛法给我体现出来的伟大,而且是直接在人间体现出来,无限坚定了我的信念,就因这信念,才保持住清醒最终战胜自己脆弱的人心。正念冲向天空的时候,执著真的像浮沫,什么也不是。由此我也悟到:有执著并不可怕,发正念时也不是一定要完全的纯净,当然能纯净更好,但一个“信”,一个“坚定”,足以战胜一切。

但同时我还是非常的为自己难过。这次美国之行,真的使我意识到法给予我的“伟大”,我们的一思一念真的牵动着巨大的生命群落的存与灭,我为此对我的众生感到深深的愧疚。因为我的执著心不去,我辜负了大量的众生,每一刻的机会失去都不再有。虽然这一关是过了,但代价太大了,很明显的,人心使我中了旧势力的套,我的愧疚无法言说,一个人的时候,我心痛得无法抑制,我由不得为我的众生哭了。

后记

回来后我还听到不同的同修告诉我,这次在外,不同的同修都出现捉对儿闹意见的瞬间。我再次感到了警觉,师父反复强调同修之间的慈悲和包容,为什么,或许正是为了关键时刻我们能做好,否则平时我们没修好的薄弱环节会被邪恶放大和利用。

如果当时有身在其中的同修还感觉不到这个“争吵”状态带来的危害,那么我想,我的经历就是一个很大的教训,那是以自己众生的生命为代价的,你只是在这个空间看不到而已。平时不严格要求自己做好,关键时刻漏洞就会被无限放大,耽误了自己,影响了别人,还直接影响了整体。所幸,这次大家在心性考验中大都能很快意识到在过关,所以努力进行了及时、有效的自我克制,达到了相当好的整体效果。

相信经过这一场磨炼之后,我们每个大法弟子作为整体中的一员,会越来越能够放下自我,纯净、自觉地配合大局,越来越令邪恶无缝可钻。

关键时刻的正念是以平时扎实的学法炼功为基础的。但关键时刻磨难出现时,心能不能放,怎么放,放到什么程度,以何为大,这也是至关重要的,这直接会影响到修炼人层次的突破。我想这也是为什么同样学法看书,有些人修得快有些人修得慢的原因。心在难中为幻所迷的时候,深深的体会到“炼狱的火在焚烧”的滋味,如何放得下,但摆脱出来看看,付之一笑而已。

我感到时间真的不多了,除魔中天象的变化都在这个空间直接体现出来了,佛法的伟大已经开始在人间体现。每一位弟子所走的路都是一部伟大的法。

体会挺多,个人体悟不一定对,希望对大家有所借鉴。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