录像:还我自由的天空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2年11月7日】下载方法:按鼠标器右键,在弹出菜单中选择“目标文件保存为…”(Save Target As...)。

Real低清晰度(国语)在线观看(10分20秒)下载观看(2.6MB)-
Real高清晰度(国语)在线观看(10分20秒)下载观看(16.8MB)分段下载
Real低清晰度(粤语)在线观看(10分20秒)下载观看(2.6MB)-
Real高清晰度(粤语)在线观看(10分20秒)下载观看(16.8MB)分段下载

1997年7月1日香港回归的那一刻,六百万香港同胞都期盼着明天会更好。然而风云色变,当中国大陆的极权者抡起棍子打压无辜民众时,香港这片原来尚算自由的天空,还会是同样的颜色吗?

【字幕:还我自由的天空】

99年7月,江泽民政府全面镇压法轮功。在那段风云骤变的日子里,30多名香港法轮功学员先后回大陆上访和请愿,土生土长的陈惜玉就是其中一人。2000年2月的严寒日子,她踏进北京的信访部门,没想到当天就被遣返。

【字幕:陈惜玉】

他问我为什么来,我就同他讲。我要讲句公道说话,法轮大法其实是好的。
上访当然没有错,等于我们香港人觉得有什么不公平,我们都可以向政府讲句,或者去请愿,去同政府反映一下。那个意思都是一样的。
在不公平的对待之下,都应该允许人讲一句说话。

周胜,这位嫁来香港的贵州女子,靠炼法轮功脱了缠身多年的癫痫病。为了说句公道话,99年底,她决意去天安门广场证实法轮大法好。当她一踏上北京的土地,就被四、五个公安贴身跟踪三天三夜。

【字幕:周胜】

走到天安门的时候,我就看到一个朋友,以前在深圳认识的一个朋友,我就跟她打了个招呼,笑了一下。一下子就蜂拥上来十几个穿制服的警察。他首先把我手袋抢去了,几个男公安就把我手扭起来,我就问他,请问我犯了什么罪。他们就指着我鼻子说,你没有权力讲话。然后就把我押上了警车。

两个女警察把我的衣服使劲扒下来了以后,看什么也没有搜到。把我送到公安五处,不给我吃饭,不给我睡觉,在那里整个晚上坐着。第二天早上他们又没收了我的回乡证,所以就把我送回香港了。

随着国内对法轮功镇压的不断升级,即使那些去大陆正常工作和探亲的香港学员,也随时会身陷牢狱之中。陈旭涛和吕柏凤分别于2001年7月和2002年春节,在中国工作和探亲时被关押了一个月。

原籍北京的陈旭涛,在镇压开始时还是个刚入门的修炼者。2001年初,他重返北京工作,一直只是在家中炼功。7月12日晚上,公安突然将他从家中带走。

【字幕:陈旭涛】

他们说是要搜查,那我就问他,你们有没有什么法律依据啊。后来那个便衣就从他那个包里面,拿出一搭纸,给我晃了一下看。我记忆当中,上面隐约写的是搜查令,下面有公安局的,好像是北京市朝阳区公安局的,有一个印盖上,但内容全都是空白的。

【字幕:刘玉玲】

陈旭涛应该感谢在香港的母亲。在家人想方设法营救无效后,刘玉玲终于向香港入境处求助,并与其他法轮功学员一道,发起了一连三天的徒步请愿活动。陈旭涛在看守所恶劣而拥挤的环境中捱过了三十天,于8月13日回到了香港。

(陈旭涛)那里的生活条件很差。而且在那里,一个月里面我只是见过一次阳光。

吕柏凤是一位家庭主妇,两个孩子的母亲。2002年春节,一家四口返回广西老家过年。年初三准备转飞她丈夫的老家福州。他们坐上出租车,司机原来是专门处理法轮功的610特务系统的便衣乔装的。

【字幕:吕柏凤大女儿婷婷】

那个出租车说我要去那里拿一些东西,之后把我们全部人送进公安局。之后我就见到好多辆车,十多、二十多个警察在那里。
他要我讲妈咪的朋友的名。

婷婷和家人很快被放出来,唯独妈妈被拘留在一间招待所里十二天。610专案组每天十几小时不停审问她。

【字幕:吕柏凤】

他要达到他目的,如果他问不完他的话,他不给你睡觉。
如果那日不审讯,他就叫我去看那些反宣传图片,去洗脑。
(被拘留)十二日那段期间,对我和我家人很大打击。特别我家人,他们是无辜的。

吕柏凤随后被软禁在广西的家中,罪名是携带法轮功资料。本来好端端的一家人团圆,却给搅得上下哭声一片。吕柏凤的丈夫无奈之下,带同两个年幼的女儿返回香港,向各界求援。三个星期后,家人终于盼着了吕柏凤的归来。但广西的610人员仍不时骚扰她和她的家人。

他有打电话来骚扰我丈夫,恐吓他,说你太太又在香港做好多事,又出去炼功。如果她回来,我们还要她洗脑。之后我就同她讲,你别再拨电来了,我在香港做什么,这里是合法的。

自由,在边界的那一边,在高墙的里面,却是那么遥不可及。香港法轮功学员张雨苍和孙先生今年5月先后在罗湖过关时,因查出身上携带法轮功真相资料而被关押在深圳,至今仍未释放。

更为迫切需要关注的是朱柯明先生,2000年他因在北京正式起诉江泽民、曾庆红和罗干镇压法轮功,而被秘密判刑五年,身心备受折磨。最近更升格为特级监视,不让家人探望和通信。后期探望过他的人表示,朱柯明面容消瘦,形色呆滞。

【字幕:段巍(朱柯明生意伙伴)】

本来她妈妈想通过香港驻京办事处,想求援,去了两次。但香港政府办公室那边的办公室负责人都说,我们听中央政府的,我们不能决定,而且让她妈别告,越告越厉害。

朱柯明作为原告非但未受到法律的保障,反而变为被告被秘密判刑。在中国,法律何在?公理又何在?

维护正义,也是维护您自己的生存空间。香港不能再沉默,世界不能再沉默。

(刘玉玲)如果大家都不讲话,任着他去造谣诬蔑,任着他随意地去迫害、去屠杀,那我觉得这个迫害还要持续很长的时间。对整个国家,对这个民族都没有好处。

【音乐:为你而来】

面对暴力危险,
我一次又一次为你而来,
我因为爱你而来。
可贵的中国人啊,
你可知道全世界都说,
法轮大法好啊,
法轮大法好!
切莫相信那欺世的谎言!

(记者)以后应不应该抓法轮功学员?
(婷婷摇头示意)
(记者)为什么?
(婷婷)他们都没有做错。

【完】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